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求赐教

“我天道圣院学生,青城界主秦问天。”神音界主走到秦问天身旁,担心秦问天感受到太大压力,开口回应道,毕竟眼前,是一位绝世天骄,天神人物。
秦荡天却径直从秦问天身边走过,秦问天心中微有波动,深吸口气。
神女霓裳没有回头,仿佛这天下,没有谁是值得她多看一眼,她走到哪,天下人,似乎都只能成为陪衬。
“天道感悟,本在于心,即便我天道圣院天神,同样有不同见解,天选之子不能认同我之言语,不足为奇。”老者淡淡说道。
“你既自称后学晚辈,此言未免太过倨傲了些,目中无人。”右边那边中年天神也开口说道,语气透着几分不悦,虽然天神涵养极好,却不代表不会动怒。
就在这时,只见秦荡天脚步一顿,竟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朝着秦问天看了一眼,那双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摄人心魄的光芒。
秦荡天步入神道台,在三位天神对面坐下,神女霓裳,则并未进入神道台,而是站在外面,安静无比,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这不可能,他身上并未血脉力量,对方感知不到。
“这天下,有几人配姓秦。”秦荡天淡淡的说了声,目光便转过,步入天道圣院之中,秦问天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根本走进不了他的世界,根无法让他的心境有任何的波澜。
“两位远道而来,请入座。hetushu.com”神道台上,三位天神的对面有两个位置,在天神面前,界主是没有资格入座的,但鉴于神女霓裳的特殊身份,以及她是随秦荡天一起而来,是客,天道圣院天神,也同样赐座。
神道台之外,秦问天等人皆都目露锋芒,今日,天神论道之战,他们,将亲眼见证,就在他们面前。
秦荡天和神女霓裳,一起步入了天道圣院之中,天道阶梯之上,圣院弟子纷纷跟随走入圣院之内,他们想要看看,秦荡天来天道圣院拜访,究竟所为何事。
神女霓裳如九天神女般站在那,衣袂飘动,不发一言,仿佛今日她来,只是看客。
“天道圣院为传道之地,然而今日之言,让我有些不敢苟同,见面不如闻名。”秦荡天直言说道,三位天神这一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天道圣院是传道之地,秦荡天这句话,已有几分羞辱意味了。
秦问天瞳孔微微收缩,盯着看来的秦荡天,莫非,他看出了什么?
“师兄,看来我看不到了。”君梦尘看到那片区域,低声道,秦荡天和神女霓裳已经迈入了其中。
“你是谁?”秦荡天问道,天神的直觉何等的敏锐,他感觉到,秦问天看他的目光,和所有人都不一样,那种感觉很奇怪,但他却真真切切的能够感受得到。
独孤天神,应战。
三位天神面露沉吟之意,并没有因为秦荡天的狂妄言m•hetushu.com语就怒目而对,而是思考,他们都是天神,即便对方话语狂妄,但其所言,不无思考之处,从某种意义而言,也是对的,天神,他们站在那,就代表了天道力量。
“世间万物,皆有规律,人力皆可触及,所谓天道,不过力量,同样可触及,否则,诸位前辈又如何会有今日成就,我又如何能够坐在这里,既有规律可寻,有何不可测,前辈之言,我不能信服。”秦荡天开口,质疑天道圣院天神之言。
“请入圣院。”天道圣院中,声音传出,秦荡天脚步迈出,跨过天道阶梯,迈入圣院,两旁天道圣院诸强尽皆让步,看着那两道是身影从身边走过。
秦荡天黑发如墨,眼眸深邃,看向天道圣院之中,开口道:“天道圣院传道授业无数岁月,世人仰慕,对天道必有非凡见解,今日我来拜访,是为问道。”
天下最年轻的天神,一入天神便击败天谕天神的人物,被誉为天选之子,天道圣院,不能不重视。
“天道即为人道,人可胜天,我为神明,我之道,就是天道,而非领悟天道。”秦荡天缓缓开口:“我之一生之追求,皆都是追求自我,突破自我束缚,如今已为天神,我的道本身,就代表了所谓天道,人之本身,凌驾于天道之上。”
今日前来,是秦荡天问道天神。
天道圣院诸多弟子跟随身后,一路往深处而行,然而,走到天道www•hetushu•com圣院极深的地方,已不是寻常天道圣院修行弟子能够入内的了,那片区域,是神道台区域,天神有时会在那里讲道,能够有资格踏足里面的人,唯有天神门下学生。
“回头,我告诉你。”秦问天说道,他是独孤天神的学生,有资格入内,神音师兄自然也能,他们跟随着一起,走入前方区域,大多数天道圣院学生,则留在外面,和天道圣院之外的人一样,迫切的想要知道那里究竟会发生什么。
“我虽称诸位一声前辈,然而闻道有先后,领悟却不一定低语诸位,既然见解不同,唯有以道论道,求赐教。”秦荡天开口,三位天神目光凝视对方。
“姓秦?”比起青城界主之名,他似乎更关注秦问天的姓氏,因为,和他同姓。
“久闻天选之子之名,今日一见,比传闻更出众。”坐在中间的那位天神开口说道,那是一位身穿星辰长袍的老者,他身上透着出尘气质。
“后学后辈,还请诸位前辈指教,我仰慕天道圣院之名已久,今日前来问道,想请教诸位前辈,天道为何,何为天道。”秦荡天看似谦逊,但其语气却透着孤傲之意,开口便邀诸天神指教,问出何为天道。
唯有秦族,才是秦之姓氏的巅峰。
秦问天很想看到,这位宿命之地,他究竟强大何种地步!
今日,来者不善,并非简单的前来问道。
神道台,有三道身影并排而坐,hetushu.com独孤天神,赫然正在其中,她坐在左边位置。
天道圣院之外,无数人看到秦荡天和神女霓裳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皆都感觉怅然若失,但他们依旧没有离去,而是就在外面等待,恨不得也成为圣院弟子,能够入圣院一观。
这意味着什么秦问天自然明白,这三人,皆为天道圣院天神人物,他们,同时在神道台迎接天选之子秦荡天,这已经是极高的规格了,可见对秦荡天的重视。
秦问天就站在秦荡天的身旁,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秦荡天,他这位宿命之地,此刻的他,是如此的不凡,光芒堪比日月。
秦荡天面无表情,青城界主,他没有听说过,秦问天的名声虽然很大,许多大势力关注到,玄域成名,然而那又如何,他是何人,天选之子,绝代天神,他从来不关注那些比自己弱的人,如今他的眼里,只有那些站在太古之巅的人物。
秦荡天来天道圣院,天下皆知,世人瞩目,圣院之外,无数人围观,如今,秦荡天以论道为理由邀战,天道圣院,不得不应战。
“既然如此,你对天道有何见解?”独孤天神开口问道,她风姿绝代,其美貌虽略逊色于神女霓裳,然而其气质,却丝毫不差,她是真正的神明。
“或许如此吧,感悟不同,你认为我错,我便是错了,但我自己,依旧认同我自己的感悟。”中间天神开口,每个人的领悟,本身就不一样,尤其是走到了最和*图*书高的境界,不能说谁绝对正确,谁绝对错误。
神女霓裳也从他身前迈过,那绝色身影,她神女般圣洁的容颜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却掩盖不了她的绝世风姿,天域第一美女,无人比肩。
这天下,若是提到秦之姓氏,所有人第一想到的,就是秦族。
秦问天等人也都站在神道台外,凝视在三位天神对面坐下的身影,秦荡天,独面圣院三位天神,气质依旧,卓尔不群,绝世风采。
秦荡天和神女霓裳踏入圣院之后,一路往前迈步,圣院深处,有无形的气息在指引着他们,那是天神发出的邀请,让他们前往,秦荡天当然明白。
果然,天选之子,像天道圣院天神发起邀战。
“并非在于见解不同,而是前辈之言,本就为谬论,是错的。”秦荡天淡淡开口,其狂妄之言使得天道圣院弟子皆都目露锋芒,这位天选之子,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同为天神,他又有何资格口出狂言。
三位天神凝视秦荡天,只见独孤天神开口道:“既天选之子有兴趣以道论道,那么,我愿领教天选之道。”
“天道即神道,悟之为天神,天道缥缈不可测,只可意会,又如何能说得清楚。”中间天神开口说道。
天下姓秦者何其之多,就说天道圣院之外,便有许多人都是这一姓氏,然而秦荡天却说,这天下,有几人配姓秦,这是何等的傲然,然而,身为天选之子,仙域最年轻的天神,他似乎有这样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