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哥

想到这,他们甚至生出一股荒谬的感觉,竟然,会如此的戏剧化,这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她的哥哥,不姓洛神,却姓秦。
秦问天的身体,却已经降临月长空的身前,被可怕邪魔法身包裹在内的月长空面前,两人四目相对,月长空的眼眸中透着极致的寒冷,隐隐有着邪光,秦问天的眼瞳之中,则有着冰凉的杀伐之意,至强杀机。
“洛神氏,天谕天神之女洛神泪,喊他哥。”
这一击,仿佛是搏命一击,月长空修行邪魔之法,本性早已在一点点的沦陷,但秦问天仿佛也跟随着他一起疯魔了般,不要命的发出绝命一击。
那位秦族的叛徒,那位强大的绝世叛徒。
周围诸人皆都目光一闪,纷纷望向秦族之人,他们刚才也听到了洛神泪那一声哥。
这一幕太过可怕,秦问天所在的空间,仿佛要被彻底的埋葬,月长空他不打算慢慢和秦问天玩,他要用最为狂暴的手段,将之镇压,随后虐杀,让他痛不欲生。
“时空,静止。”秦问天身上宝光释放,道骨的威力绽放到极致,天地间的时光之力都仿佛从无形化有形,弥漫在天地之间,秦问天仿佛能够感知到周围一切的时光流速,将这股力量控制到极致,但他依旧无法做到绝对的静止,月长空的攻击何等的狂暴可怕,整片天穹都仿佛只剩下了那www•hetushu•com巨大无边的头颅,时空静止的力量都无法完全将之打断来,但依旧,减缓了其吞噬而下的速度。
然而如今,秦远峰之子,还未向秦族复仇,还没有崛起到足够强大的程度,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的儿子,就在他们面前,在天道圣院修行,进入了轮回世界。
昔日,她害死了无命爷爷,今天,她又要连累哥哥丧命了。
然而这一刻,秦问天的身体不仅没有停下或者减慢速度,而是变得更快了,仿佛时光的流速都改变了,而月长空的周围的时光流速,却仿佛被放慢来,一快一慢之下,落在诸人的眼眸,只感觉秦问天犹如一道闪电、一道光,冲向了月长空的身体,无所畏惧。
洛神泪,称呼秦问天为哥。
她和秦问天之间,并非是月长空所想的那样,有着苟且的关系。
此刻,洛神泪喊一位秦氏之人为哥哥,他这位哥哥,为青城界主,有着非凡的天赋,万界大会得神王认可,被天道圣院收走,将他列入天道榜上。
秦,这可是他们秦族的姓氏啊。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他身体冲天而起,大地都为之颤抖碎裂,牛魔速度奇快无比,几乎在眨眼间冲入了秦问天和月长空两人僵持的战场前。
“生命,静止。”秦问天吐出一道声音,他体内的无http://www.hetushu.com穷力量逆流,道骨爆发出更为璀璨的光辉,无尽的力量流入到牛魔的躯体之中,这一刻,牛魔也和月长空陷入了同样的境地,他感觉他的生命,仿佛要停止流动,就这样死亡。
人群之中,牛魔一直都在观望着战斗,当看到此刻这一幕的时候,他的眼眸中爆发出一道璀璨到极致的光芒。
秦族三人目光纷纷望向秦问天,其中一人开口道:“没想到我秦族当年的叛徒,那位绝顶人物,他竟然,有儿子,而且,已经这么强了,这是要来向秦族复仇的啊。”
此时,许多人对秦问天的看法都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前那些不了解他的人,这一刻,仿佛对青城界主秦问天,有了一个比较深的印象。
这青城界主,未免也太疯狂了,出手就是搏命一击,甚至可能以命换命。
“道骨是我的。”牛魔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疯狂的神色,欲夺取秦问天体内道骨,这机会,千载难逢啊。
“他干什么?”诸人看到这突如其来冲过去的身影都愣了下,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见牛魔一声大吼,手掌化作最为锋利的利刃,直接从秦问天身体背后穿透而入,切入秦问天的身体之中。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指向一个终点。
“哥……”一道惊恐无比的惊叫声回荡在天地间,洛神泪注意着那边hetushu.com的战场,当看到牛魔的攻击直接切入秦问天体内,穿透秦问天的身体的刹那,她整个人都露出了无比恐惧的神色,内心在疯狂的颤抖,本正在和秦族强者大战的这一刻哪里还有心思,一道恐怖的掌印直接轰落在她的娇躯之上,将她身体震飞出去,恐怖的血气翻滚震荡,洛神泪的口中大口吐出鲜血,但她那双血色的美眸依旧死死的盯着秦问天那边。
“找死。”月长空大吼一声,无尽头颅仿佛凝聚为一尊巨大无边的邪魔头颅,随即朝着犹如一道光般射来的秦问天吞噬而去。
机会,终于来了。
“秦问天,你竟然是秦远峰的儿子,哈哈,你竟然是他的儿子。”秦族强者大笑道,周围所有人尽皆心头一颤,秦族,已经出现了一位天选之子,如今,曾经秦族那位叛逆之人,他的儿子,回来了。
青城界主秦问天,这位疯狂的家伙,他是,秦族叛徒秦远峰和当年洛神氏神女之子。
那位女子,是天谕天神的妹妹,是洛神泪的姑姑。
浩瀚无尽的空间,犹如末日般,那些头颅发出恐怖的吼声,每一道吼声都带着惊人的怨念,拥有法术之威,远处观望之人意志不坚定者,直接沦陷其中,有人甚至七窍流血而亡,也有人瞬间变得疯癫,疯狂大吼。
“他也感受到了吗?”另一方空间,狱神族的绝世界主人物鬼宸心中暗道,和图书显然,这击入月长空体内的一击,比刚才击在他身上的攻击更可怕,那种力量,无论对任何人而言,都绝对不愿意承受,太诡异可怕了。
而洛神泪和他们秦族之间,可是有着一段极深的渊源,曾经,他秦族的一位叛徒,那位让秦族都为之颤动的绝世人物,他娶过一位妻子,是洛神泪的女子,她姓洛神。
秦远峰,他有儿子。
两人,都没有任何的耐心慢慢战斗下去,仿佛,都要一击决战。
这,还真是梦幻啊!
这样的一击,必杀的一击,竟然,会遭到秦问天这种可怕的力量的反噬,这是牛魔没有想到的,那三道身影,仿佛都静止在了虚空之中,空间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
此刻再听到秦族强者的话,他们瞬间也想起了一个人,在各大顶级势力的古籍卷宗中曾经记载过的一个秦族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人,秦远峰。
那力量,是对生命的封印吗?
月长空见秦问天冲向自己,他的眼神极其的妖邪,天穹咆哮翻滚了起来,无穷无尽的头颅从遮天蔽日的黑雾中出现,这一刻,全部爆发绽放,即便是之前和林萧的战斗,威势都没有这般恐怖。
然而这一刻,秦族的三位强者目光却死死的盯着洛神泪,刚才,当牛魔的攻击刺入秦问天身体当中的时候,洛神泪喊出了一个字,哥。
这一刻,秦问天感觉躯体的力量都要被吸食吞噬掉来,和*图*书他的身体、他的血肉,都要沦陷,但月长空情况似乎并不比他好,这一刻的月长空,他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一具生命体,那种感觉很奇特,让他很久没有感觉到恐惧的之心再一次恐惧了,他修行邪魔之法后变得何等的强大,吞食了无数强者的力量,成就了如今堪比神境之下无敌的战斗力。
他认为,再次面对秦问天,将灵魂都出卖的他,将会碾压性的击败秦问天,但事实上却并没有,他无法确切的说出攻击进入他体内的是何种力量,但确确实实的存在着,而且,莫名的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生命都要停留下来,不会继续前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死亡,生命都不在流动了,或许这比死亡还要可怕。
他们的反应何等的快,在极短暂的刹那,便联想到了这一切,之前他们从没有想过,只因为姓秦的人,太多太多,一个秦问天出现,又怎么可能想到自己的族人,但天下姓秦的人,能被洛神泪称为哥的人,似乎,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去死吧。”月长空大吼一声,惊天动地,那颗巨大的头颅中涌现一股惊天的吞食力量,秦问天只感觉无法抵抗,身体直接和月长空接触了,月长空的双手,直接扣杀在他的身上,疯狂的汲取着他的力量,然而几乎在同一时刻,蓄势之后的秦问天双手同时射杀出夺命之光,刺破了月长空的法身,冲入他的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