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血祭

那边的情形,秦问天和洛神泪似乎没有看到般,他们本就都受了伤,又受毒法侵蚀,洛神氏甚至已经难以坚持住了,月长空和秦族的强者,依旧还在虎视眈眈,不过还好身边有神音界主以及神女霓裳,再加上这天地间的毒法,这才让他们没有轻易动手,不然,哪里会一直等。
月长空和秦族的强者神色极冷,盯着秦问天,只见月长空迈步而出,想要动手,秦问天张口一吸,漫天血光疯狂没入,瞬间吞人,顷刻间,他感受到了那股力量,来自邪法的力量,他终于知道为何月长空能够这么强,这轮回世界的邪法,根本违背了修行界的常理。
秦问天虽然这样安慰,但洛神泪眼睛依旧通红,隐隐有泪痕浮现,血毒不断侵蚀着身体,本就受重伤的她渐渐生出了一股无力感。
車族,太古第一炼器世家,炼器手段通天,能以血为器、以人为器,这里的人,都是绝顶天骄人物,若能以这些人炼制成器,那会诞生什么神兵出来?
若重来一次轮回,他会毫不犹豫的修行邪法,快速强大。
虽然她的命已注定,但依旧,希望以邪法,能够让秦问天活下去,只要能活下去,哪怕修行邪法又如何,活着,才是第一。
秦问天眼眸中透着血光,他的眼神中有着疯狂之意,透着邪芒,他贪婪的吸收着那股天地间的血气,那是泪儿所化,他仿佛着魔了般,控制着极度痛苦的心,去吸和图书收这股力量,他现在,只想要力量。
“泪儿,你做什么,停下来。”秦问天怒斥道,想要阻止洛神泪,但如何阻止得了,洛神泪在血雾之中,她那绝色容颜都仿佛在渐渐变得模糊,但笑颜依旧,灿烂无比。
上次的聚会平平淡淡,只有无命界主一人殒命,而这一次诸强齐聚古城,血雨腥风,掀起狂澜,他们来轮回世界中,隐忍多年,终于都失去耐心,爆发今日之战,各路强者不再隐藏,走出来战斗。
不仅她伤势很重,秦问天自己,也受了伤。
不过,这里无一弱者,想要以人为器,绝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車鹰。”林萧目光望向車族绝世界主車鹰,只见車鹰面含微笑,迈步而出,手中托着霞光,和神鼎交相辉映。
但洛神泪,她和其他人不一样,当年,她修行邪法,本就是被逼无奈,如今,濒临死亡之时,她问秦问天,是否愿意修行邪法,秦问天回应,若知今日之局,他早已修行,也不愿看到洛神泪这样。
他是那样的残忍,对每一个人都这样残忍,将所有人的本性都暴露得淋漓尽致,邪恶者修邪法,越来越邪,贪婪者贪婪,欲者欲,他们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的本性,他们,都在轮回世界中暴露真实的自我,当没有力量约束的时候,这,就是本来的他们。
月长空不折手段,秦族的强者连神女霓裳、九天玄女都和-图-书敢动,除非了本性贪婪之外,必然还因为受到了邪功的影响,将他们的贪婪,彻底的释放,他们忍不住,控制不了那股贪念,忘乎所有。
秦问天身边的神音界主和神女霓裳都微有些动容,神音界主暗暗叹息,他也没想到,秦问天竟然是洛神泪的哥哥,天谕之女,以身为祭,将她修行的邪法,将她的力量,传给了秦问天。
此刻的秦问天,他甚至渴望以他的人血来炼邪功,有强烈的渴望,邪功,影响着一个人的心智,他也终于明白,泪儿没有拿人来炼邪功,有多不容易。
月长空和秦族的人,都还在,牛神族的强者也虎视眈眈,怎么走?
为何会如何,早知这样,他宁可自己万劫不复,也不要这样的结局。
得到力量,然后,杀光那些人,报仇。
“哥,我虽修行血之邪法,但从没有用人之生命来炼邪法。”洛神泪最后的声音传入秦问天的耳中,秦问天终于明白为何会在妖兽山脉中看到那样可怕的情形,洛神泪她控制着自己,宁可以妖来炼邪法,也不肯杀人。
“我要去找无命爷爷了。”洛神泪道:“哥,可是,我连累了你。”
看着那美丽容颜上闪露的黑气,宛若死亡的气息,秦问天只感觉心中很痛,非常的痛,他伸出手,抓着洛神泪的手掌道:“泪儿,坚持住,我们冲出去。”
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洛神泪,秦问天心如刀绞,他目光望向月长空和*图*书,望向天地间的毒气,冰冷的道:“若知有今日,哪怕身化邪魔,万劫不复,我也在所不惜。”
“轮回,这样,你便满意了吗?”秦问天抬头看天,这就是传说之地,轮回世界的试炼吗?
“哥,泪儿对不起你,你一定要活着出去,替我照顾父亲。”洛神泪美眸中泪水滑落,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颜,她身上的血雾疯狂的翻滚,越来越浓,将她整个人包裹在里面,仿佛那血雾,要将她吞噬掉来。
一位秦族的强者直接轰出一道极强的拳芒,击穿天地,毁灭虚空,秦问天没有躲避,竟然直接冲了上去,轰隆一声巨响,手臂仿佛直接穿透了秦问天的身体,这一刻的秦问天化作了血魄之身,犹如一尊血色身躯般,任由对方的拳头穿透胸膛,他的瞳孔,透着嗜血之光。
秦族三大强者目光冷漠,此时的秦问天给他们的感觉,比洛神泪可怕多了,他本就极强,又得到了洛神泪修行的邪法力量,自然更可怕,而且,他们还需要防备隐藏在暗中的灭神宫强者制造的血毒。
秦问天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无尽的血光疯狂的没入了他的体内,他身上血气翻滚,疯狂的壮大,变得强大起来,受到的创伤也极快的恢复,体内血液都仿佛要沸腾。
“我炼神兵,向来有什么炼什么,诸君于此,道法无穷,若能将尔等道法一齐炼化,不知能成就怎样的一种力量。”車鹰开口道。
和_图_书洛神泪摇了摇头:“走不掉了。”
“轰。”滔天的血光绽放,秦问天的身体直接冲了出去,犹如一道闪电惊雷,杀向了本就准备要向他出手的秦族强者。
“轮回世界,为何会有邪法存在,若是没有这种存在,月长空这样的小人,怎能有得志之时。”洛神泪心中有着怨念,她望向秦问天,道:“哥,如果要你修行邪法,你会愿意吗?”
“若世间真有轮回,下一世,我希望还能做你的妹妹,不再如同今世般短暂。”洛神泪的声音飘入秦问天的耳中,随即,血雾滔天,铺洒于天地之间,浓郁到了极致。
“傻丫头,不要再说了。”秦问天感觉心很痛,他内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恨意,以及杀念。
“轰。”一股可怕的血雾直接将这位秦族的强者淹没掉,同时,时空静止生命静止的力量爆发出来,他无视对方的攻击,不惧伤势,也要击杀对手,宛若真正化身了疯狂的邪魔,不惜一切也要对方死!
“诸位齐聚一次大战,我自然要凑凑热闹。”車鹰淡淡开口,血色毒物都仿佛不断被吸入他的神鼎之中,被炼化在内。
“泪儿。”秦问天大吼一声,声颤天地,洛神泪,竟然以自身发起血祭。
修行,需要一步步来领悟,但轮回世界中的邪法,却能够一蹴而就,无视一切规则,霸道,强大,邪恶。
轮回世界中的邪法极为可怕,而洛神泪修行的邪法,可以以身体为祭,发起血祭www•hetushu•com禁术,将自身修行的一切力量,传承给他人,然而修行邪法之人本就极为自私,又岂会愿意牺牲自我成全他人,哪怕是自己宁愿死亡,也不会便宜别人。
“若以我等之身来炼,想必效果会更好吧。”林萧开口道,車鹰只是一笑,没有回应,像是默认了般。
“这又是什么?”许多强者目光凝固,林萧神色冷漠到了极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如今的局面,可谓极其微妙,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哥,我怕是支撑不住了,将会殒命于此。”洛神泪忽然间对着秦问天展颜一笑,她的脸上出现了黑气,血毒侵蚀入体,正蚕食着她的生机。
在这时候,天地苍穹之上出现一尊巨大无边的神鼎,从中释放无尽霞光,神鼎笼罩天地,霞光刺在所有人的身上,疯狂的吸收着一切的力量,甚至,诸人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吸入其中。
“你这是想要炼什么?”林萧冷漠问道。
“以血为引,以身为祭,我愿燃我之血,焚我之躯,禁术,血祭。”洛神泪声音肃穆,传遍于天地之间,她那模糊的身躯化作无比庞大的虚影,宛若一尊血之邪魔,以她的身体为祭,化作为血,随即,疯狂的涌入到秦问天的体内。
说着,她的眼泪又要流下,她死便算了,但今天这种局面,秦问天,恐怕也危险,九死一生,都是她的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且,不仅仅只有一位黄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