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上苍之手

他这一生,传奇之一生,成长至今,何其辉煌,不曾有任何污点,被誉为天选,但今日这一幕,将被史书记下,是他抹之不掉的耻辱!
终于,出来了吗,如今,终于可以知道,天道圣院的传说之地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了。
“谁?”秦荡天吐出一道冰冷声音,另一位秦族强者目光望向秦问天,手指指向他:“青城界主秦问天,秦远峰之子,传说之地轮回世界,洛神泪称他为哥,他是秦远峰和洛神氏那位妖女之子。”
“秦族后人,这么没有家教吗?”此时,虚无之中,有一道声音降临而来,听到这声音,三大天神目光一闪,随即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神色,他老人家既然到了,那么,一切问题,自然不再是问题。
“既然秦族的人没有家教,那么,我替你长辈教教你。”又一道声音落下,随后,天地轰鸣,天穹颤抖,人群抬头望天,一股不可一世的天威从天穹落下,诸人看到了一只大手印,这只大手印仿佛是上苍之手,他横穿虚空而来,朝着秦荡天的身体压下。
“秦族后辈,如此没有家教,从此以后,凡秦族子弟,不允许踏足天道圣院半步,天道圣院虽说有教无类,但不教没有家教之人。”苍穹之上,声音滚滚而落,透着强势之音,随即上苍之手甩出,顷刻间,秦荡天身体被甩出了不知多远,早已被甩离天道圣院。
秦荡天愣了下,随即眼神遽然间射出极致锋锐的光芒,他身为秦政之子,对秦远峰这个名字当然是再熟悉不过,当年,被秦族诛杀的秦远峰,和_图_书他还有子嗣?
其余诸天神,目光望向自己门内或家族中的弟子,有人直言不讳的开口询问,也有人暗中传音,仙念交流。
一时间,诸强者的注意力瞬间被传说之地转移,目光纷纷落在秦问天的身上,对于天神人物而言,他们当然是知道秦远峰的,秦族的那段故事,可是非常之精彩,曾经在太古仙域引起不小的关注。
天道圣院三位天神没有说话,同样爆发天威,一时间,整片天地,都隐隐在颤抖,圣院之内,若爆发神战,会是何等局面?
“几位刚才没有听到吗,此人自己也承认,他乃是我秦族叛逆之子,我自当带回,莫非,天道圣院要干涉我家事?”秦荡天强硬说道,似乎,人他要定了。
周围各大势力的天神看到这一幕都安静的围观,秦族,要和天道圣院对上吗?
“你们几个,没有听到吗,以后秦族之地,不允许踏足天道圣院半步。”司命天神看向秦族几名弟子,冰冷开口,秦族强者只感觉受到极强烈的羞辱,都转身离开,天道圣院之人看到这一幕,心中痛快,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将秦族带给他们天道圣院的,加倍还给他们。
秦荡天察觉不对,身体往后退,一步千里,然而那上苍之手如影随形,直接落下,降临他的身体之上,直接在天道圣院的另一片上空将他扣住,随即握在上苍之手的掌心。
秦荡天神色一凝,寒光更为强烈,一股天道威压降临。
“天道圣院不如何,但天道圣院,决不允许有人在此撒野。”hetushu.com司命天神冰冷道,秦荡天,太放肆了。
“今日之耻,我秦荡天记住了,他日必再临天道圣院,十倍讨还。”一道愤怒无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震颤于天地之间,那是秦荡天的声音,他屈辱、不甘,他堂堂秦族天神,被当做蝼蚁一般扔出天道圣院,奇耻大辱。
秦荡天眼神中射出神华,浑身天道光环闪耀不可一世之威,每一道光环,都仿佛是一个古字,代表了一种天道力量,这些古字朝着虚空大掌印轰去,然而那苍天大掌印以不可抗衡的力量降临,所有碰撞的天道力量,尽皆碾压毁灭,古字崩灭,上苍之手,直接朝着秦荡天的身体拍打而去。
但他依旧想要知道,这天道圣院的传说之地,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
天道圣院三位天神,皆都已经承认不如他。
走出来的强者都默默的朝着自己一方的天神方向走去,各有不同的心思,天道圣院三大天神都在,他看向一位位出现的天道圣院弟子,然而从这些人的眼神中,什么都无法看出。
而且,洛神泪已经知道,在万界大会扬名的青城界主秦问天,体内流淌着秦族和洛神氏的血脉?
“放肆。”秦荡天抬头,一眼穿透虚空,朝着天穹望去:“何方鼠辈,敢辱我秦族。”
“他是我哥,我父亲也知道这件事,而且已经见过哥哥了,只是还没有公布。”洛神泪道,那位天神目光闪烁夺目之光,站在秦问天身旁,回过头,扫向秦荡天,无论他们洛神氏对秦问天是何种态度,但二小姐的子嗣,绝对不能m.hetushu.com在这里被秦族的人击杀。
秦问天不知道二小姐是何意,但洛神泪却知道,这位天神口中的二小姐,便是秦问天的母亲,她的姑姑。
“怎么样?”秦荡天率先开口问道,他目光望向秦族三大强者,他自身也想要踏入传说之地当中,但因入口之地有恐怖力量,要灭他之道,因而他才没有入内。
秦荡天疯狂挣扎,却无力挣脱。
“秦远峰,他有子嗣。”秦族一位强者忽然间开口说道,没有回应传说之地怎么样,而是,直接说出这句话。
但秦问天知道,在天道圣院,秦荡天杀不了自己,不为其他,只因为,他进入了传说之地,而那位传说之地的白衣青年,天道圣院,是他所创造。
“咚。”秦荡天脚步轻轻往前一迈,只一步,仿佛有天道降临,一股窒息威压,落在秦问天身上,不过几乎在同一时刻,天道圣院三大天神同时迈步而出,站在了秦问天身前,看着秦荡天,司命天神道:“这里是天道圣院。”
这不但是为了保秦问天,同样,是为了保天道圣院。
此刻,只见又一位天神脚步一迈,走到了秦问天身前,他目光凝视秦问天,问道:“你真的是二小姐的儿子?”
“我听闻如今秦政为秦族之主,败军之将,也为秦族之主,而手下败将之子,却在此侮辱我父,如此趾高气昂,如你父子般厚颜无耻之人,倒不多见,还有,我之姓氏,为我父所授,我和秦族之间,没有半点关系。”秦问天继续讽刺道,那笔仇恨,他忘不了,如今身份暴露,秦族、秦荡天,对他的和_图_书杀意,是必然的,不会因任何事物而改变。
秦问天抬头,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向秦荡天,双拳紧握,洛神泪站在他身边,目光警惕的看着秦荡天,她暗怪自己当时一时心急,看到秦问天身陷险境竟然喊出了哥,暴露了秦问天的身份,以至于面临这样的局面,秦荡天,眼中有杀意,秦族的人,也不会放过哥哥。
当然,即便这样,秦问天依旧感觉耻辱,他现在,竟然只能依靠天道圣院保命,而非是堂堂正正的和秦荡天站在对面,站在秦族之外讨债,他的心,隐隐有些刺痛,提升实力的渴望,再次攀升。
天道圣院,轮回世界入口之地,那些降临圣院的天神并未离去,对于他们而言,一次坐悟便可能是百年时光,而从诸人踏入传说之地到现在,根本没有过去多久的时间,里面的时光流速和外界不同。
秦荡天目光落在秦问天的身上,那漠然的眼神透着一抹睥睨的蔑视之意,他淡淡开口:“难怪你看我的眼神不同,原来,你的姓氏,竟来自我秦族,只可惜,被秦族逐出的孽种,你不配拥有这姓氏。”
“放肆。”洛神氏的天神怒斥一声,此人,竟敢说当年洛神氏二小姐为妖女,然而此时他内心中同样震撼,二小姐和秦远峰,竟然有子嗣?
“逐出?”秦问天冰冷的盯着秦荡天:“你父亲当年所行卑鄙之事,你知道吗?当年你父亲实力不如我父亲,而后秦族强者齐出,围剿我父,你,知道吗?”
“若在你秦族,自然随你处置,但秦问天乃是我天道圣院弟子,在圣院之中,便是我圣院之事。和-图-书”司命天神自然不能妥协,让秦荡天将秦问天拿下,他天道圣院,还有何面目在天下人面前传道,门内学生,被人直接强势带走,那就已经不仅仅用羞辱两个字能够概括了。
当一道道身影出来的刹那,那些天神眼眸睁开,锋芒闪耀,刹那间,这片天地,诞生一股无形威压,那是来自天神人物的气场。
在场的天神都想起了一个人,除了天道圣院那位未知的神秘院长之外,恐怕没有人拥有这样的力量了。
“我若说,人,我要定了呢?”秦荡天身上光环环绕,一股道威爆发,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周围诸强者纷纷后退让开位置,这秦荡天还真是够嚣张,竟然,要在天道圣院拿人,和天道圣院天神开战。
看来传说之地的事情,稍后了解也不迟,这段秦族恩怨,也颇有趣。
他虽然有些吃惊,但片刻便恢复如常,秦远峰有子嗣又如何,蝼蚁人物,抬手能够诛杀,秦远峰,倒是隐忍够深,竟还留有孽种。
一位天神,而且,是绝顶天神人物,天选之子秦荡天,就这样,像是蝼蚁一般,被甩了出去,天道圣院之内,诸天神无不心颤,眼眸中有着一抹敬畏,能够矗立太古无数年岁月的传道之地,不可轻辱。
“那又如何?”秦荡天冷道,他的声音依旧是如此的傲然,狂妄不可一世,天道圣院,又如何?
“轰!”秦荡天身体冲天而起,浑身血脉力量仿佛也在此刻爆发而出,古字爆发惊世神光,刺破天穹,疯狂的朝着那拍打而来的上苍之手轰去,但没有用,所有古字,尽皆沦陷,万法皆灭,万道皆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