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一剑光寒天地冷

秦问天倒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他没有回头去看来人,依旧安静的坐在洛神谕的对面,倒是肩膀上的小混蛋脑袋打量着这些到来的洛神氏强者。
“你敢?”周围强者眼神都极其的寒冷,一个个释放极致的冷意,将秦问天围住,太放肆了,简直目空一切,当年秦远峰都没有这么狂妄放肆。
“无命。”洛神谕喊了一声,阻止了他。
“你刚才说谁是孽种?”秦问天平静问道,然而这平静的话音中,却蕴藏一抹极致的冷漠,让人感觉到冷。
这,就是他为他侮辱话语所付出的代价。
他的话音落下,空间瞬间冷了下来,此人之话语,比之刚才可谓更加不客气了,甚至直接出言侮辱秦问天。
“孽畜你敢?”那些来人见到秦问天直接拔剑顿时怒喝一声,强大的气息纷纷爆发而出,但在秦问天拔剑的那一刻,天地时空都仿佛为之凝固,他们的动作仿佛都变得无比的迟缓,甚至要静止下来。
秦问天脚步朝着对方迈出,一股无形的威压降临,顿时诸人目光纷纷盯着秦问天,虽然他们说话毫不客气,但听说秦问天的实力可是非常厉害,当年在天道圣院传说之地,表现非凡。
洛神谕即便被废,但他也曾为天神人物,就算抛开修为,他身份是洛神氏家主的子嗣,对方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直言废人,这几乎算是撕破脸了。
秦问天是孽种和*图*书,这相当于将他的父母也一并侮辱了,而当年,秦问天的母亲洛神千雪,可是洛神氏的二小姐。
“辱我舅,辱我,辱我父母,我只再问你一句,谁是孽种,是你自己,还是我?”秦问天继续道,剑光继续往前而行,一点点的往对方喉咙而去,那界主只感觉从头凉到脚,这样下去,那道剑光,真能夺他之命。
“他体内,流淌着一半洛神氏的血脉,他来洛神氏,有何问题?”洛神谕盯着对方道。
这一击,击垮了他的道心,他的灵魂。
其余诸人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虚空中瞬间变得安静,他们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一道剑光,拥有让时空都静止力量的剑光,这道剑光,就那样的停下,其威,却丝毫不减。
只见秦问天缓缓站起身来,随即转身,目光望向了那说话之人。
感受到秦问天眼眸中的寒光,那人竟生出一抹危险的感觉,瞳孔收缩了下,露出一丝警惕之意。
洛神泪眼睛微红,洛神谕看着那道并不伟岸的背影,满脸皱纹的脸上却浮现温热的笑容,那双略显苍老的眼眸,此刻微有些湿润,这是他妹妹的儿子,他的外甥,他一定,会超越他的父母,撑起这片天地!
周围诸人看向秦问天的神色都有些变了,目光略显复杂,秦问天一剑震慑诸人,而且,他并非如同他们想象中的那样,轻狂骄傲,他狂而www•hetushu.com不失理智,他强而胸有担当。
无命界主听到此话身上有寒意直接释放而出,脚步往前迈出。
“你就是秦远峰之子秦问天?”只见一人盯着秦问天开口说道,秦问天依旧背对着对方,道:“有事吗?”
既然洛神氏的派系之争已经激化到这样的地步,既然对方能够直接侮辱他舅舅废物,侮辱他为孽种,那么,他做出反击,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人进一步,你退,对方只会更得寸进尺。
出手,只一剑,便欲封喉。
“当年你妹妹洛神千雪和秦远峰连累洛神氏还不够么,你自己也因此沦为废人,如今,又将此子招来,是何用意?”那位界主又开口道,语气非常不客气,秦问天听到对方说洛神谕为废物,目光冷漠,同时心中暗暗感慨,没想到如今洛神氏中的内斗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严重的地步了吗。
“嗤……”剑光往前,穿入喉中,有鲜血渗透而出,那界主清晰的感觉到了凉意,喉咙处,鲜血不断流出。
“既然知道自己是孽种,还不快滚。”剑光依旧,秦问天冰冷说道,那人身体往后退,果然,剑光没有继续往前,那界主大喝一声,转身离去,那一声大喝,仿佛透着无尽屈辱,他没脸继续留下。
“我说我自己。”那界主闭上眼睛,痛苦的说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都在颤抖,这一刻洛神谕知道hetushu.com,他的道心,算是毁了,秦问天这一击,将让他永生难忘,永远折磨他。
洛神谕抬头,冷漠的看向眼前诸人,不过如今的他,显然并没有太强的威慑力,那些人的目光,却是盯着秦问天。
秦问天表态,他和洛神氏无关,他交往的,只是他的舅舅,他的妹妹,洛神氏,当然也没有资格决定他的命运。
年少当轻狂,秦问天如此天赋如此实力,他人侮辱他,辱其父母,怎能不出手?
“当然有问题,他的体内,同样流淌着一半秦族的血,当年的事情,本就不为我洛神氏所承认,为了他父母,洛神氏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如今,你又召他来此,洛神谕,你是有意想要祸害我洛神氏不成?”那界主冰冷道。
周围诸强者目光纷纷盯着秦问天,但此刻,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很安静,刚才那一幕,太过惊心,没有人想再让秦问天拔剑。
一声轻吟,剑出,一剑光寒天地冷,整片空间,好似在刹那间凝固。
剑光现,这一剑之光,仿佛将时光都为之静止,刹那降临,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那位出言侮辱秦问天孽种的界主只感觉他浑身都僵硬静止,一股寒意席卷全身,看着那道剑光仿佛横穿虚空而至,这一刹那,寒意侵袭全身,冰凉一片,背上有冷汗渗出。
剑光封喉,随时可能穿喉而过,然而那位界主的神色却变得极其的寒冷,秦问天,他和-图-书初来洛神氏,竟然敢对他如此的放肆。
“我声明一点,我来洛神氏,不是要和洛神氏攀附什么关系,只是来看看我舅舅,我妹妹,洛神氏若愿接纳我,我可将洛神氏当做亲人对待,若不愿,我便和洛神氏没有瓜葛,我的事情,无需诸位为我担心,当然,更轮不到洛神氏将我交出去,我是我,秦问天,谁若敢再对我不敬,剑不留情。”秦问天话音落下,妖剑归鞘。
“洛神谕,洛神氏不是你一脉的洛神氏,当年他父母祸害还不够,如今又要让这孽障继续祸害洛神氏吗?”另一人同样冰冷的开口:“我洛神氏,不会再为一个孽种背负什么,既然他在此,便直接送去秦族好了,了结这段恩怨。”
“还有,我若再听到有人说出废人两个字,我会让他成为废人。”秦问天补充一声,这句话,当然是为了他舅舅洛神谕所说。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那界主冰冷道,他不信,秦问天敢杀他。
洛神谕抬头看向问话之人,旁边的无命界主以及洛神泪的眼神都格外的寒冷,这些人,是洛神氏中另一派系的强者,势力很大,在洛神氏有很强的话语权,如今已经能够和如今的洛神氏家主洛神川分庭抗礼,甚至,有想要迫洛神川退位的趋势。
“是,又如何?”洛神谕淡淡的问道。
见秦问天头都不会,一位界主强者冷笑道:“果然和当年的他一样骄傲,目中和_图_书无人,有其父必有其子。”
他来洛神氏,不为依附于人,而是,来看自己的亲人,仅此而已!
“洛神谕,他是你召来洛神氏的?”
当年,舅舅是为了他的父母,被秦荡天所废,被人羞辱,他的父母不在,那么,他的舅舅,他来守护。
但他毕竟是洛神氏的界主人物,让他承认他自己是孽种,这是何等的羞辱,他依旧在挣扎着,鲜血在脖子上流淌,渗入自己脖子以下,凉凉的,他的喉咙甚至感觉很难发出声音了,死神,正在一步步靠近,空间仿佛为之凝固了,没有人想到秦问天敢如此霸道,而且,实力如此的强。
无命界主看着秦问天,目光中流露出赞赏之意,主人为了秦远峰父母付出毕生代价,能见到他的子嗣如此,也算是安慰吧。
这些人强闯而入,丝毫不客气,他自然也没有必要对对方客气。
洛神谕和无命天神目光也都凝视着这一幕,他们内心有些不平静,他们也没有想到,秦问天会这么果决出手,但这一幕,却并没有让洛神谕感觉到了害怕,相反,他感到有些痛快,如今,他已经是个废人,洛神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看到妹妹的儿子能够有如此风华,他心中高兴。
“嗤……”一声极其轻微的细响声传出,那人只感觉脖子一凉,一道璀璨的剑光直接落在他的眼前,他的脖子前,停在了那里,但只要秦问天一缕念头,这一抹剑光便将直接穿喉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