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秦钟,洛神墓

毕竟,洛神氏和秦族,双方恩怨由来已久,本为仇敌。
洛神墓安静的看着那几人掌嘴,随后又望向秦问天道:“你自己也说了,你来洛神氏,是看望舅舅,和洛神氏并无瓜葛,如今,他们为他们所做之事付出了一些代价,而你侮辱洛神氏之人,甚至剑指咽喉,剑锋染血,此事,又该如何解?”
若是秦问天在此处,必然会认得此人,在他父亲的记忆中,曾数次出现。
……
“是的。”秦问天点头。
两名洛神氏天骄界主见秦问天矛头指向自己,神色顿时射出强烈冷光。
如若秦远峰真的还活着,那么,拿下秦问天,他应该会出现吧。
“恩。”秦政点了点头:“洛神氏传讯来,秦远峰之子如今正在洛神氏中,你前去洛神氏,将他带来秦族。”
“钟叔,有件事情要麻烦你走一趟。”秦政开口道,秦钟,是他的族叔。
洛神墓沉吟片刻,立即明白了秦问天意思,他淡淡笑道:“当然。”
这洛神墓的声音不带一丝火气,仿佛只是对族中的晚辈说话般,哪里像是要针对秦问天,倒不愧是天神人物,养气功夫炉火纯青。
“此话便有些不对了,当年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一些,我洛神氏因为你父母的事情,和秦族发生过多次冲突,如今,许多后辈的人物,他们的长辈、父母,都因此而亡命,痛不欲生,而千雪,她可以一走了之,将一切的事情抛和图书给家族,你是千雪的儿子,你难道还认为,你和洛神氏没有关系?”洛神墓平静说道,语气中依旧不带丝毫火气。
“前辈要辩理,我便讲理,如今,道理讲不赢,又恼羞成怒出言羞辱,这等行径……”秦问天淡淡摇头,讽刺之意味毫不掩饰。
“放肆。”一人呵斥出声。
“有人侮辱我,辱我舅舅,我自然要反击,前辈若是要为后辈人物出手对付我的话,我也无话可说。”秦问天淡淡一笑,天神出手,对方若是做的出来,他外公这位洛神氏的家主,可不是摆设。
“我的话,没有听到吗?”洛神墓声音更冷,那几人纷纷走了出来,脸色难堪,但他们也明白洛神墓是为了对付秦问天才这么做,便真的当众给自己掌嘴。
“好,我这就出发。”秦钟点头。
秦问天笑容越发灿烂,道:“既然如此,有想要为之前之事讨债的人,尽可出手对付我便是,若能剑封我喉,我便认了,若是不能,反被封喉,莫要怪我。”
“没想到秦远峰的儿子,却是个如此牙尖嘴利之人。”一位老者讽刺说道。
他站在石阶之上,负手而立,站在那,便宛若天地之主。
“家主找我?”这位天神名为秦钟,已经踏入这一境多年,但在秦政面前,依旧要保持应有的尊重,哪怕他是秦政的长辈。
“尽量快点,用最快的方式前往。”秦政说了声,秦钟转身离去http://m.hetushu.com,迟则生变,自然要快速前往洛神氏,以免秦问天离开。
“晚辈想请教前辈,如若前辈子嗣和其他大势力发生冲突,被欺压,洛神氏插手吗?”秦问天问道。
巍峨古殿,耸入云天,星辰石阶之上,一道身影头戴紫金冠,身披锦袍,似集天地之威严于一身。
“好。”秦钟点了点头,也没有问何事。
秦钟目光一闪,好奇道:“家主,洛神氏那边竟然将消息传来秦族?”
“狂妄。”洛神墓那边的强者皆都露出愤怒之色,这秦远峰的儿子,不是一般的狂,目中无人,简直不将他洛神氏的强者放在眼里!
甚至,洛神氏的诸强者都已经开始明确的站队了,将斗争放在了明面上,已经毫不掩饰。
“所以我前往洛神氏的话,只需要以秦族的名义拿秦族叛逆之子,洛神墓自会配合?”秦钟道。
“你说的有些道理。”洛神墓轻轻点头,不过他身边的许多人看向秦问天的目光却极为不善,尤其是之前降临洛神谕住处后来狼狈离开的强者,他们可是知道秦问天此人极其狂妄,目中无人,根本不将他们洛神氏的人放在眼里。
“你说的很有道理。”洛神墓含笑点头:“之前一战,一剑欲封喉,此等风采,倒是有你父亲当年的天赋,你刚才所言说的很对,道理二字,难以辨清,孰对孰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洛神氏和_图_书若是连族人受辱都无法保护,那么,也不配为洛神氏了,因此,对于你之前对洛神氏族人的羞辱,是否应该给个交代?”
洛神墓的目光一眼便将秦问天锁定,当他落座之后,便对着秦问天问道:“你就是千雪的儿子吧,没想到,一晃眼竟这么大了,而且有着一身修为,能够轻易碾压强大界主,还记得当年千雪在族中成长的日子,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优秀,可惜,走了岔路。”
身处洛神氏的秦问天并不知道天域秦族发生之事,他也没想到洛神氏的人竟然会向秦族传递消息。
“这件事我本该让荡天前往的,不过荡天当年在天道圣院受到了一些挫折,闭关至今依旧不曾出关,只能麻烦钟叔走一趟了。”秦政平静说道,秦钟不在意的道:“家主你说便是。”
秦问天看到这一幕神色极冷,这是,要找对付自己的借口呢。
“洛神氏如今内斗严重,洛神墓想要夺权,他手中掌控的力量已经能够和洛神川分庭抗礼了,只是还需要几个老家伙的支持,因而需要一次契机,他的态度是,执掌洛神氏之后,将会和我秦族化解恩怨。”秦政淡淡道。
“不过,我听闻之前你和洛神氏的人爆发了一些冲突,说你来洛神氏,只是看望你的舅舅,你的妹妹,和洛神氏并无瓜葛,对吗?”洛神墓问道。
洛神墓的身后,强者如云,汇聚的强者数量,比之洛神川这边只多不少和图书,而且,秦问天还看到了昔日随同洛神泪一道踏入轮回世界的两位界主人物,他的眸子中,有冷光一闪而逝,这两人,在轮回世界出卖了洛神泪,正因为那次事件,导致后续的百年,洛神氏内部的矛盾已经激化到如今的地步。
“该,之前,有谁侮辱了谕儿的,自己站出来,侮辱了一句,自己掌嘴一次。”洛神墓声音忽然间冷了几分,变得极为威严,之前诸强者脸色一僵,他们不少人可都是界主人物,让他们自己掌嘴?
一道身影忽然间出现在石阶下方,这出现的身影同样气质超然,宛若与天地相融,忽然一体,似代表了天地本身,此人,乃是秦族的一位天神。
此时的秦问天,来到了洛神山上的一座巨型广场,不仅仅他到了,洛神氏各脉强者,汇聚了许多人物在此,都是在洛神氏中有些地位的派系人物,而此时,秦问天显然感觉到了洛神氏如今的派系之争,巨型广场分为两大阵营,其中一个阵营,便是以如今洛神氏的家主洛神川为主,而在广场的对面,则出现了一位极为威严的天神人物,洛神墓。
“那么他们之前出言侮辱我父亲,侮辱我兄长,是否也该给个交代?”洛神泪冷漠说道,反倒是洛神氏的家主洛神川一直没有开口,看着秦问天如何应对。
“无论对错,若洛神氏连自己族人都不能保护,反责难族人,那么洛神氏还有何存在的必要呢?”秦问天淡淡和_图_书讽刺道:“前辈如此在意对错,那么当年轮回世界中,洛神氏两位界主出卖自己同族之人,甚至不惜出手对付,要将之送入仇敌手中,如此耻辱卑鄙的行径,为何那两人还能出现在洛神氏的人群之中,而不是逐出洛神氏?”
秦政,如今秦族掌舵者,天选之子秦荡天之父。
天域,秦族。
洛神墓摆了摆手,笑看着秦问天:“你所言,不无道理,然而,当年你父母婚事,是洛神氏所不允,而你母亲一意孤行,最后酿成了一些后果,这和你所说的例子,可不同。”
“我自然不会出手。”洛神墓道。
“若因此洛神氏蒙受了损失,洛神氏是否将责任归咎于被欺压的前辈子嗣呢?”秦问天淡淡道:“不思对付仇敌,却责难族中之人,若是洛神氏这样行事,怕是会贻笑大方,说出去,为人耻笑。”
“请教一声,哪句话放肆了?”秦问天看向那呵斥之人,淡淡问道。
“晚辈秦问天见过前辈,不过前辈之言恕我不能认同,据我所知,我母亲从未走过过路,前辈所认为的错,不代表就是错的。”秦问天淡淡回应,不卑不亢。
洛神川的眼瞳微微一凝,这洛神墓,好狠的手段,这是准备要下狠手吗?
“只要他牵制住洛神川那边就够了,洛神氏的几个老家伙,早已消磨了锐气,不想再和我秦族继续斗下去,洛神川强行干涉的话,距离下位已经不远了。”秦政随意说道,仿佛洞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