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天神到来

“当局者迷,洛神墓所做之事,本就没有什么破绽,更何况,即便事后有人看出来了,他们既然支持洛神墓,当然只会默默配合。”有大能界主淡淡的开口。
许多人听到洛神墓的话更加仇视的看着秦问天,甚至,他们冰冷的目光还望向了洛神川。
“我明白。”秦问天点了点头,很多事情,他心中有数,如今的他,早已不是懵懂少年,而是接近巅峰的人物,一步往上,便能迈入神境。
他让秦问天移开,是以防万一,但内心中实则依旧不认为消息会传出去的,洛神氏的人应该知道分寸,但显然,他错了!
“秦族秦钟,前来洛神氏拜访。”此时,一道滚滚音浪传遍虚空,使得秦问天和洛神谕他们心头一颤。
洛神川当然也明白秦问天所说的话,默默没有回应,随后也迈步离开这边。
“没什么,随意聊聊。”洛神谕笑着道,不想在他父亲面前提及妹妹洛神千雪,怕让老人伤感。
此言一出,更多人愤怒的看着洛神川,显然这些人用户洛神墓是有原因的,他们认为洛神川所做的一切,导致了家族的衰弱,他们希望洛神氏有新的家主上位。
说着,他挥了挥手道:“今日到此为止吧。”
“爷爷。”洛神泪也喊了声,秦问天看着洛神川,这几日他都没有出现,不知今日怎的来了这里,应该是找自己的。
“你们,难道希望继续看着我洛神氏之人去送死?”洛神墓冷冰冰的说道:“走,回和图书去安排烈的后事吧。”
洛神墓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寒光,道:“放心吧,烈的死,会有价值的。”
“恩。”洛神泪点头,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自己了。
她不明白,为何爷爷就要赶哥哥离开洛神氏,她能够感觉到,爷爷心中是有这外孙的,否则,不会召他来洛神氏相见。
“罢手?家主真是好气度,我洛神氏一位大能强者陨落于此,洛神氏子孙悲愤,家主却称就此罢手,看来家主还是和当年一样,为了一己之私,可以陪上整个洛神氏。”有人开口说道,直言指责洛神川。
……
他,自然是指秦问天。
“我知道。”洛神川淡淡的回应,他怎么会看不懂,他这位族弟,手段高明的很,否则不会有这么多簇拥支持者,这一战,无论结局如何,最终受益者,都只会是洛神墓。
青年目光闪过一抹锋锐之意,看向自己的父亲,心中暗叹,看来父亲心中有数,他说,烈伯的死,会有价值,这价值二字,显得有些冷漠,然而,有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不是吗?
“不要再和人发生冲突了。”洛神川提醒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去,洛神谕见父亲离去,叹道:“问天,不要怪你外公,如今洛神氏的局面你也看到了,他很难。”
“呜呜,我也会想你的。”小混蛋跳入洛神泪的怀中在里面蹭着,秦问天提着他的尾巴抓了回来,这家伙还是这么无耻啊,不能纵容他。
“还没想好呢,或许就http://m.hetushu.com在荒域闯荡一番。”秦问天洒然一笑道。
“闭嘴。”洛神墓呵斥一声,道:“你们想要我如何做?兄长要护其外孙,我当如何,继续让你们出战,去送死吗?兄长的外孙,他对道法的领悟,怕是我洛神族,找不到一个界主能够击败了。”
“哥。”洛神泪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失落之意,才几天时间而已,哥哥又要走了吗。
这声音犹如雷霆,震颤在洛神山上,响彻千万里,将洛神氏的人惊醒,纷纷露出震惊之色,这是在提醒诸人,可见闯入的人实力非凡。
秦问天在洛神氏住了下来,就住在千雪宫,他母亲洛神千雪以前居住的地方,在这里,仿佛能够感受到母亲的存在。
“那些人难道就看不出来吗?”身后有人愤怒道。
“恩。”洛神泪虽然也伤感,但依旧展颜一笑,非常美。
“泪儿,以后常有机会见面。”秦问天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道。
洛神墓周围诸人听到洛神川说罢手,许多人都露出愤怒之色。
然而,秦问天在洛神氏的消息,只有洛神氏的人知道,这意味着,洛神氏上的事情,竟然有人,通知了洛神氏的仇敌秦族。
“咚。”天地空间仿佛为之颤了下,秦钟在洛神山上迈步,好似有一股天威降临。
显然,久经历练的他们,也都隐隐看出来这是洛神墓在给洛神川下套。
然而就在他脚步刚迈出的刹那,只听一道声音传出,道:“何人和-图-书强闯我洛神氏?”
秦远峰和洛神千雪所生的子嗣,果然继承了他们的天赋,甚至隐有青出于蓝的趋势。
……
秦问天看着洛神川,心中隐隐猜测到了原因,随即点头道:“好,我这就离开。”
她是洛神氏的天之骄女,被誉为神女,洛神氏家主女儿,拥有无双容颜,拥有惊世天赋,曾经偶遇在外历练的秦远峰,他父亲是死缠烂打才追上他母亲的,后来,她母亲倾心于他父亲秦远峰,不顾一切反对的声音。
诸强者散去,离开,看着那一派系之人离去之时的眼神,洛神川身后,有老人走上前来,提醒道:“家主,这件事,怕是洛神墓的手段。”
“父亲。”洛神谕喊道。
洛神川的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上,他目光极冷,浑身都透着一股寒气,秦族的天神降临洛神氏,其意不言而喻。
许多人纷纷看向洛神墓,道:“难道就这样放过他?”
“那好,到了地方之后联系我,我去找你。”洛神泪露出一抹俏皮的笑容,秦问天白了她一眼,如今跟在他身边,已经不那么安全了。
“走了。”秦问天有些伤感,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自己的舅舅,妹妹,舍不得就此离开。
洛神川无言,他依旧没有辩驳什么,一家之主,有很多事情,自然要他承担在身上,然而,他若是连自己的女儿,至亲骨血都无法保护,为她付出,何谈守护整个洛神氏。
“泪儿,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秦问天背上的小混蛋奶http://www•hetushu•com声奶气的说道,本有些伤感的洛神泪被这家伙一句话给逗乐了,笑着道:“当然会。”
“又在聊什么?”此时,洛神谕的院落中,一道声音传来,随后洛神川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秦问天安静的站在那,内心中却一片冰冷,这洛神墓,好手段,挑起洛神氏诸人的怒火,对他外公的仇视,他甚至生出一种感觉,这场风波,分明就是洛神墓刻意为之,无论洛神烈诛杀他还是被他所诛杀,最后的赢家,都只会是他洛神墓。
如今的局面,也并非他想要看到。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出,朝着虚空而去,秦问天迈出的脚步停下,洛神泪和洛神谕也都皱眉。
如今,他身份已经大白于天下,外公洛神川让他离开,实则也是迫不得已。
“好好照顾自己,小心点。”洛神谕嘱咐一声,秦问天转身,迈步而出。
诸人目光一闪,那些人都有些不甘心,同时,内心微有震撼,他们看不出,但天神当然能够看出来,既然洛神墓说秦问天有那么强,自然就有那么强,洛神氏,竟然找不到和他抗衡的界主。
秦族秦钟,天神强者,拜访洛神氏。
“你可不必杀他的,毕竟,那也是我洛神氏的子弟。”洛神川看向秦问天道。
另一方,洛神墓他们离去之后,身后跟随着洛神墓的一些后辈,一位青年开口问道:“父亲,就这么放过他了?我洛神氏之人的死,难道白死了吗?”
洛神墓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走到洛神烈的尸和-图-书体旁,随即抬头,冰冷凝视秦问天:“既然兄长有个好外孙,而且要守护他,那么,我洛神氏子弟,怕是只有白死了。”
“也不必急于一时,明早再离去吧,让泪儿陪你在洛神氏好好走走。”洛神川说道,秦问天看着他那波澜不惊的眼眸,随即轻轻的点头。
“墓叔。”有人不甘心的喊道。
“爷爷。”洛神泪美眸一僵,道:“哥才住了几天而已。”
几日来,秦问天时常前去洛神谕那边,陪伴在舅舅身旁,聊聊往事,许多都是关于他母亲的往事,洛神泪当然也在,随着舅舅的讲述,秦问天对母亲的印象也越来越深刻了。
那段往事,想必是轰轰烈烈,其经历的挫折磨难,恐怕比自己和倾城更甚。
“哥,离开后你准备去哪里?”洛神泪问道。
第二天清晨,洛神山上,微风徐徐,非常舒适,秦问天来到洛神谕这边辞行,正准备离开了,洛神泪也在这里,洛神川没有来。
“如若他顾念我体内有洛神氏的血,顾及我是洛神氏家主的外孙,就不会对我动杀机了,既然他动了杀机,意味着根本没有想过你,更没想过我体内的洛神氏血脉,只想着维护自身或者洛神墓,既然如此,将来也就自然会坚定不移的对外公你这一方的人出手,不会仁慈。”秦问天淡淡回应,权力之争,从来都是残酷冷漠的,仁慈,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洛神川没有追问,他的目光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开口道:“你来了也有数日,该离开洛神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