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噬神

哪怕是在师尊出现之后,他依旧跪地求饶,因为不求饶,他没有机会进入师尊的灵魂中,施展他领悟的道,他不可能杀得了他师尊这位天神存在。
“早知今日,当年就该取你性命,没想到我一念仁慈,造成如此恶果。”紫微神庭的天神冰冷说道,只见天穹似有星宿之光降临,犹如可怕的星宿大阵,笼罩着月长空的身体,无尽的星宿之光瞬间没入到月长空的躯体之中,一股可怕的帝王威势从那紫微神庭的天神身上爆发而出。
“轰咔!”天穹之上,忽然间想起一道惊雷之声,惊天动地,仿佛劈开了天穹,只见天穹之上,出现一道光,一道神明身影,沐浴无尽光辉,从天而降,东皇英看到这一幕愣住了,她随即露出狂喜之色,用力叩头:“天神。”
下空,无数人看到这一幕,只感觉浑身一阵寒冷,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一个是天神弟子,他们的对话,让无数人都感觉到刺骨的寒意,很冷。
“孽畜,从我体内滚出去?”紫微神庭的天神冰冷道。
“天神,这些年月长空在东皇天无恶不作,残杀东皇氏族人,顺他者生,逆着亡,而且,他残暴无比,以天下生灵的性命修行他的邪恶手段,不知多少人为此丧命,许多城池沦为死城。”东皇英流着泪控诉道,紫微神庭天神神色越来越寒,他看着月长空道:“没想到你这孽畜竟然在此犯下如此滔天罪恶,孽畜,你该不该死?”
这就是修行的世界吗,竟然如此的残酷,如此的可怕,天神如此,天http://www.hetushu.com神弟子亦是如此。
这一刻,她脑海中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年在万界大会中看到的那阳光的面容,那曾提醒她小心月长空的人,为何当年,她没有听他的呢,此时的东皇英,心如死灰,哪怕是虚空中月长空和天神的惊天争斗,她都仿佛没有一丝兴趣,无论谁胜谁负,于她而言,有何意义?
而且,她听到月长空的话,露出深深的绝望,难道这一切,都是天神所默许的吗?高高在上的天神,那那么看着月长空在东皇天肆虐,只为成就月长空,随后,夺取他的一切。
她心已死。
只是转眼之间,月长空的身体便从天地间消失不见,看到这一幕,东皇英坐在地上,泪流满面,那恶魔,终于死了吗,一切终于都要结束了。
这,真的是高贵的天神吗?
如今,天神降临,降罪月长空,那魔鬼,终于要得到报应了。
仿佛过了很久般,天穹中的可怕战斗终于结束,月长空的灰色身影消失了,紫微神庭的天神傲然立于虚空之上,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眼中露出一抹极邪恶的狞笑,口中吐出一道放肆的声音:“终于,成功了。”
“师尊,弟子以后绝不再犯,求师尊饶命。”月长空身体颤抖,匍匐求饶。
东皇英同样感觉身体凉飕飕的,天神,原来一直都知道,看着东皇天所发生的一切,只为了培养月长空,随后据为己有,而月长空,则早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可笑,她求了这么多年的天神,和月长和-图-书空之间,有何区别?同样是东皇天噩梦的罪魁祸首。
月长空的声音很轻,但却格外的诡异,整个世界,都仿佛处于极度诡异的氛围下,东皇英在听到月长空声音的那一刻,脸色又变得苍白,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还没有死?
“你现在还是人吗?”东皇英屈辱的看着月长空,语气冰寒刺骨,但月长空不在乎,他笑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有回应,随即转身离去。
“连肉身都可舍弃的孽畜,也敢痴心妄想。”天神冰冷开口,无尽的紫微神光从天而降,化作璀璨无比的光辉,照亮了天穹,犹如神术,穿透他自身的身体,进入灵魂之中,月长空虚幻的面孔颤抖了起来,仿佛不稳的颤抖着。
东皇英穿起衣服,随即朝着外面而去,她来到了东皇宫的祭台,那是祭拜紫微神庭天神的地方,她每天都会来此跪拜,今日依旧不例外,她跪拜在祭台前,露出虔诚之意,虽然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用,但她不会放弃,这是唯一的希望。
月长空站起身来,看着床榻之上白玉般的酮体,邪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美妙的滋味,而东皇英的眼神则空洞,仇视的目光盯着月长空,这些年,她过得生不如死,她曾经无数次想要杀死月长空,甚至付诸行动,然而,她却根本做不到,月长空太强了,一次次的尝试,换来一次次的蹂躏。
“师尊,你故意将我留到今天才杀我,你是以为弟子不知道你的目的吗?所谓紫微神术,同样也可以是披着神意的邪法,你得知我在轮回世界中得和_图_书到的邪法,同样想要得到,于是放我来东皇天,任由我领悟至今,在我即将领悟神意之前,才前来夺取我的一切,据为己有,师尊,弟子说的对吗?”
“还敢嘴硬。”天神神色冰冷,他随即看向东皇英问道:“看来我疏忽大意,才造成如此恶果,这些年东皇天发生了什么?”
“自从当年师尊对我的惩罚之后,我已将身体献给魔鬼,如今,这东皇天的所有冤魂,皆可为我所用,既然我走到了这一步,就不可能失败。”月长空张口咆哮,东皇天中,无尽魂灵疯狂朝着这边飞来,不断稳固月长空的面孔,侵蚀着紫微神庭的天神灵魂。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美。”月长空气质比之当年又变了,变得更邪,脸色苍白,面无血色,他的指尖在眼前那具白皙的躯体上一点点滑过,感受到那种美妙的触感,他露出陶醉之意,真是美啊。
“师尊,弟子这些年一直努力治理好东皇天。”月长空匍匐在那说道。
东皇英三跪九叩,在祭台前祈祷,虔诚道:“若天神能够听到我的声音,便请下界看看,如今的东皇天,被祸害成何等模样。”
天神下凡,天地翻滚,降临东皇宫上空,这一刻,东皇宫无数人颤抖,那些被奴役的人,露出狂喜,生出希望,那些追随月长空的掌权之人,眼中有淡淡的恐惧,显然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些年做了什么事情。
这道声音,竟像是月长空的语气,随后,那容颜,渐渐扭曲变化,化作了月长空的脸,师尊想要夺取他的一http://www.hetushu•com切,他,何尝不是一样。
“哈哈哈……”极其邪恶的笑声传遍天地,从东皇天无尽地域飞来无数鬼魂般的灰色气流,疯狂的钻入紫微神庭天神体内,渐渐的,在紫微神庭那尊天神的身躯之上,他的脑袋背后,竟然出现了一巨大的面孔,赫然乃是月长空的面孔,灰色的邪恶面孔。
“师尊,今日弟子舍身求道,为大道真意,多谢师尊来成全弟子最后一步了。”那漂浮在紫微神庭天神身后的邪恶面孔竟张开嘴吐出人音,月长空肉身已毁,的确可以称之为舍身求道,他的目的就是进入他师尊的灵魂中,他早已经对他师尊修行的手段有过了解,他也早已经猜测到师尊会如何对他,他疯狂修行,为的就是在师尊对他下手之前有搏命机会。
“师尊饶命。”月长空惊恐道,然而紫微神庭的天神眼中只有冷漠,星宿之光侵蚀入他的身体,月长空的身体渐渐被分解涣散,仿佛要没入到那星宿之光中,顺着那光束,甚至进入到紫微神庭那尊天神的体内。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今正在东皇宫的一座精致寝宫中,享受着美人的滋味。
“你问我是不是人,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是人,是神!”月长空盯着下空的东皇英,笑容极邪,他那可悲的师尊,自以为是,如今,他为他曾经做过的一切,付出了代价!
紫微神庭的天神,终于降临了吗?
若是紫微神庭的天神会来,就不会等到今天了,这一切,都是紫微神庭所默许的,至于为何默许?月长空每念及此,心中便寒冷和_图_书无比。
“月长空。”一道声音从天而降,神威降临而下,只见月长空身形一闪,来到了虚空之上,仰视着下凡的天神,他跪拜在虚空中,双手和脚齐平,匍匐在那,无比的虔诚恭敬,道:“弟子月长空,拜见师尊。”
月长空知道她每天都会来,但从不曾阻止,紫微神庭?
“何方妖孽。”紫微神庭天神大喝一声。
紫微神庭统御的东皇天,如今多年过去,早已经是生灵涂炭,不知多少人莫名其妙的丧命。
“我会派人下界,整顿东皇天。”紫微神庭的天神开口说道,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脸色陡然间变了变,随即,苍穹之上出现一片灰暗的天地,东皇天无尽空间,涌来一缕缕灰色的气流,犹如死气般,这些灰色的气流疯狂的朝着紫微神庭天神的身体中涌去。
“师尊,你怎能如此对待你的弟子。”虚无中似有一道声音传来,紫微神庭的天神脸色陡然间变了,变得格外的难看,这怎么可能,被他神术击中,月长空怎么还可能存活于世。
“月长空,你说你会治理好东皇天,这,就是你治理好的东皇天?”虚空中的天神冷漠说道,他的声音犹如天威般降临下方,响彻在诸人的耳膜中,东皇英这一刻流出了泪水,天神,终于看到了吗?
她每天都活在悔恨之中,当年招惹了这恶魔,他不仅侮辱自己,同样,侮辱了东皇宫中的许多美人,而反对他的男子,都陨落,如今的东皇宫,月长空永远绝对的权威,只有顺应他的人,才能身居高位,如今东皇宫掌权者,都是他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