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无涯海岸

九天玄女宫的人听到林萧的话都怒目而视,瞪着他,玄女是九天玄女的继承人,绝不外嫁,当然,林萧此人的性情他们是了解的,而且为人坦荡,九天玄女宫的人也都并不讨厌他,但想要让玄女下嫁绝无可能。
他身边跟随的强者,尽皆界主层次。
“果然人不人鬼不鬼,此人之邪,已经没有人性了,才会造成那样的大罪孽,终究会遭到天谴。”有人在下面低声骂道,看不惯月长空的为人。
无数人都羡慕,不过也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天选之子和天域第一美人,太般配了,又是一对神仙眷侣,令人心生羡慕,也有很多人失落,神女霓裳,神圣不可亵渎的神女,终究也是要嫁人的吗,虽然失落,但无涯城的许多天骄也只能认了,他们自问永远不可能比得上秦荡天,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天赋实力,都不可能。
“玄域大魔神宫的人到了,天神亲自降临。”有人惊叹,问道:“对面和他对峙的人是谁,竟然有人敢和大魔神宫对抗?”
不过,他此刻并非是用本来面貌,即便君梦尘和齐羽,也都各自用特殊的手段改变了相貌,秦问天他倒没有考虑月长空,但是他来的地方可是天域,是秦族的地方,他以本来面貌出现,嫌命长吗?
天窟,神都会陨落,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依旧可见天窟的危险,界主,也才勉强能够踏入天窟之中,再弱的人进去,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别谈什么机缘了。
“轰。”天m.hetushu•com穹之上,传来一道惊雷,恐怖的炸裂声震荡在诸人的耳膜之中,一股恐怖的天威从天而降,笼罩无涯海岸,随后,有两行身影从天而降,其中一方之人,身上魔威滚滚,气势滔天,尤其是为首之人,像是一尊魔神,犹如雕像般矗立在那,魔意凌天。
“世间之事皆有因果,月长空,你造下如此大罪孽,将来必然应劫。”僧人淡淡开口。
在无涯城的一家顶级客栈中,九天玄女宫的强者也到了,玄女,亲自前来,因为她到了,所以林萧也到了,而且来这里找到了她,来到此处便笑称道:“神女霓裳点头同意了和秦荡天的亲事,将会下嫁秦族,你何时能同意嫁给我。”
如今,已经身在无涯城的秦问天,同样听说了这一消息,神女霓裳定亲之事,在无涯城中引起轰动,想不知道都难,这次他身边还带了齐羽和君梦尘,他们二人也想要一起入天窟闯荡。
七戒大师双手合十,没有再看月长空,他金身消失,朝着前方的天窟方向而去,他来此,并非是和月长空争辩什么,而是为了天窟而来。
站在无涯海岸朝着前方的无涯海域眺望,会发现前方翻滚的海浪之中,四处皆有人,从无涯海岸一直延伸到天窟之下的海域,都有人影,他们悬浮在海面之上,踏浪而行,显然,都是冲着天窟而来的强者。
秦问天内心有些复杂,三人一起来到了无涯海岸。
当然,虽然来的人很多,但和图书真正有勇气踏入天窟的人,怕是只有界主和天神境界的人才敢。
“七戒大师说有因果,若真有因果,我有今日之果,便是他当年种下之因,我当然要了结这段因果。”月长空的笑略显冷漠,他知道,天窟开启,他要等的人,一定会来,这是他的预感。
“不急,看看会有多少强者入天窟。”秦问天开口说道,他准备在无涯海岸等一段时间。
“还有谁对我有意见的,可以一起提出来。”月长空狞笑着道,目光一扫下方海域,诸人噤若寒蝉,内心震颤。
“月长空。”那人喃喃低语,那位让东皇天生灵涂炭,炼化亿万生灵早就大罪孽的妖孽人物,到了,而且竟然和大魔神宫的人同来,一来就爆发冲突,可想而知如今玄域两大势力间的斗争有多激烈。
“谁?”大魔神宫的魔神问道。
在秦问天的目光注视下,秦荡天、神女霓裳以及秦族的人,一并前往了天窟入口。
天选之子秦荡天和天域第一美人神女霓裳定亲的消息很快在无涯城传开,毕竟神女霓裳就住在无涯城。
无涯海,真正无涯,海域之地,海浪不断翻滚着,然而天穹之上,却出现绚丽奇景,海天相接之地,仿佛出现了上苍之眼,那上苍之眼像是天穹开的一条裂缝,出现了一个上苍入口,那里,便是天窟,天之窟窿。
“无需你关心了,我还要等一个人。”月长空面含笑容,只不过他的笑,怎么看都邪。
毋庸置疑,当秦问天的http://m.hetushu.com真实身份暴露之后,君梦尘显然不会对秦族有任何好感,尤其是知道了当年发生在秦问天父亲身上的事情,那就像是他自己的仇恨一样,而秦荡天,可以说是师兄的杀父仇人之子,生来之敌,他对秦荡天的态度可想而知。
得知消息之后,君梦尘低骂道:“真是可惜了天下第一美女,竟然嫁给那混账。”
看到所有人闭嘴,月长空露出邪笑,邪修?那又如何,若能够得到至强力量,他愿献出一切,当有一天他称霸仙域的时候,谁敢对他有半分不敬?强大的力量,代表了一切,他不需要世人的崇敬,他更喜欢世人恐惧他,恐惧,才是最可怕的,就如同此刻下方之人,谁敢说话?
“天神,你都敢辱。”月长空邪恶一笑,那强者看到了月长空的笑容,瞬间吓得脸色苍白,没想到月长空竟然注意到他,因为一句话,目光锁定而来,而且笑容如此的邪恶,像是魔鬼般。
事实上,他要等的人,此刻就在无涯海岸,秦问天抬头看着虚空中的月长空,神色略冷,没想到,如今月长空夺舍证道,至于他要等的人,显然是他秦问天。
“师兄,我们出发吗?”君梦尘对秦问天传音道,月长空这样的人竟然夺舍证道,让他很不爽,这不过是师兄的手下败将而已,还厚颜无耻冒充师兄得到神王传承。
“人真多。”君梦尘开口说道,海有多辽阔,天窟可是在海天相接之地,虽然看起来很近,但实则不知有多远,这么辽阔和_图_书的一片海域,却仿佛能看到每一处海面上都有人,可想而知,如今无涯海上出现了多少强者。
可惜了,无涯城无数天骄心中的神女,终究要嫁入秦族。
魔神拂袖,脚步往前方迈出,不准备继续争辩什么,带着大魔神宫的强者朝着天窟而行,从月长空身边走过之时他问道:“你不入天窟?”
“善哉。”此时,天地间忽然间诞生一道宝光,随后,金色宝光从天穹洒落而下,无尽的金光降临一处地方,那些金光渐渐汇聚成一道人影,乃是一尊佛门大师,宝相庄严,法身横跨虚空而来。
“那好。”君梦尘点了点头,他们便一直在无涯海岸,期间,他们看到了秦荡天,他邀了神女霓裳一起而来,当他们出现的时候,引发大动静,无数人羡慕的看着那对神仙眷侣,如今,他们已经定亲。
接下来的时间,他看到了一些熟人,在轮回世界中见过的一些人,有一天,他又看到一位熟悉的身影,很久没有见到的人,当看到他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出现在无涯海上空之时,秦问天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啊,竟然在这里遇到他,他依旧记得当年他离开时对自己说过的话,我在仙域之巅等你!
月长空的脸上露出妖异无比的邪笑,他目光扫向下空,随即那双邪异的眼眸看向了那刚才出言侮辱他的人。
只见天穹之上,一道道的灰色气流扫荡而过,犹如一根根灰线般扫荡而过,疯狂的贯穿那说话之人的身体,他口中发出惨叫之音,很快,他整和_图_书个人就只剩下了一具枯骨在那,身上的血肉都消失不见,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
如若神女霓裳真的嫁给了他的敌人秦荡天,而他将来,和秦荡天之间绝对是有一场宿命之战的,那时,他该如何面对神女霓裳?
“能吸引天神踏入其中的地方,怎么可能人不多。”秦问天低声道,能够吸引天神,意味着能够吸引太古绝大多数强者,境界低的人可能不会从太远赶来,但那些天赋出众的人,恐怕有许多都会选择跨域而来,更别说天域这片土地上的强者了。
“滔天邪威,和大魔神宫为敌,难道你猜不出来是谁到了吗?”旁边有人轻声说道,目光盯着虚空中那道肤色苍白的妖异青年身影,刚才说话之人神色一颤,想到了一人,内心中掀起一阵波澜。
“月长空,你迟早会食恶果。”大魔神宫的魔神冷淡开口,月长空大笑了起来:“魔修何时改性子了,竟然信佛了?”
那上苍之眼,便是天窟入口。
秦问天心中也隐隐有些不舒服,在轮回世界中,他和神女霓裳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然而,她救了自己,而且,有过一段经历,他如今依旧记得那场雷雨风暴之后的绚丽美景,那站在山巅,彩虹映照下的绝色身影,他在心中已经将神女霓裳当做自己朋友了,哪怕是离开轮回世界之后他们不曾有过交流。
“七戒大师真是悲天悯人,若世间真有因果,还要修行做什么,等因果循环便是了。”月长空邪笑着道:“至于应劫,谁来让我应劫?大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