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血海骨舟

秦问天露出一抹异色,不过片刻之后,星辰小人又沉寂了下去,没有了任何的气息释放,轰鸣声传出,通天石柱上的雕像再次动了,犹如天神般压迫而来。
秦问天内心颤动着,以血为海,一个人的血液,化作了一片血海,以骨为舟,血海中漂浮的孤舟,是骨所化。
天窟,似乎并不那么好闯,若不量力而行,很可能就是死。
他的身后,有光辉闪耀而现,在秦问天的头顶之上,仿佛漂浮出现一个个古字,环绕于那,竟化作一片空间光幕,犹如大道阵图,朝着上空而去,顷刻间,那无比恐怖的攻击仿佛全部没入空间光幕之中,随后消散于无形,仿佛再可怕的力量,都无法接触到他的身体,秦问天脚步往前迈出,潇洒无比,直接踏过哪条古路,走过通天石柱区域。
当年秦天罡夫妇在这天窟陨落的时候,据父亲所说,修为境界并不比他今日地。
“斗字符?”后面诸人看着齐羽往前离开,目光却露出一抹思索之意,太古中以字符中融入道法力量攻击的人很多,斗字符,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呢?
“诸位怎么不继续前行?”秦问天来到这边,对着旁边一人开口问道,那人看了秦问天一眼,他比秦问天早来不少,也想渡海,然而看到几天前发生的一幕,他有些犹豫了。
“这片血海,沾之即化,沉沦于血海之中,你的血脉,便也将会成为血海的一部分。”那强者淡漠说道,秦和*图*书问天神色颤了下,问道:“之前已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形?”
有时候,他挺佩服他那位族弟的,父母丧命多年之后,天窟再次开启,他一定要入天窟一窥究竟。
很多人并不急于前行,想要看看秦荡天和神女霓裳会遭遇什么,不过在这时候,剑意呼啸,剑君来身后的剑出鞘,落在一孤舟之上,他脚步一踏,站在古剑之上,而古剑,则是在骨舟之上,血海中,唯有骨舟,能够前行。
“秦荡天既能前行,我有何不可。”不少太古绝世人物,见到有人带头,他们不再犹豫,纷纷踏出,驾驭骨舟。
秦问天走过之后,君梦尘跃跃欲试,同样也跟随着秦问天的脚步,从那一石柱前走过,面对的攻击,自然也一样。
一股强盛到极致的战意仿佛要破体而出,后方诸强者都能够感受到他体内积蓄的那股狂暴力量。
这是一片血海,鲜艳到刺目。
“这是什么能力?”诸人目光一闪,凝视君梦尘,此人宛若天神转世般,他身上的光华,耀眼到刺目,只见他抬起拳头,怒喝一声,朝着虚空攻击而来的巨斧砸去,拳芒贯穿天地,势如破竹,摧毁一切,巨斧崩灭破碎,那巨大的雕像身躯直接炸裂粉碎。
秦问天有种感觉,他所在的空间,全部要被巨斧撕裂,无处可逃。
天窟,究竟是怎样的地方?
说着,他往前迈步而出,走上了一骨舟之上,朝着前方而行,骨舟,驶入http://www.hetushu.com血海,两人并肩而行,犹如神仙眷侣。
见神女霓裳摇头,秦荡天看着她的美眸,随即点头道:“也好,那我们一起前行,若有危险,我送你返回。”
“好,既如此,你去吧,为父便回家族等你好消息。”秦政说道,他不想入血海,对于他而言,如今修行已经到了一个极超高的境界,又是秦族之主,没必要深入天窟冒险。
“我们走。”秦问天听到了秦政的话,他口中的你们,是指谁?他的爷爷奶奶来过,他的父亲呢。是否也踏入过天窟?
“荡天,你有决定了吗?”此时,秦族强者那边,秦政也来了,他对着身旁的秦荡天开口问道。
以血为海,又是何意?
秦问天他们走过这片石柱区域,往前而行,很快,他们看到了前面的很多人,都站在那,凝视前方,不敢轻易继续前行,而是在那里驻足停留,但秦问天看到前方的场景之时,同样忍不住心头颤了颤,天窟之内,还真是一步一世界,之前犹如荒古之地,有十跟通天石柱阻拦在那,而迈过那里,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片海,鲜艳的海,血红色的海。
“恩,我愿前往继续闯荡。”秦荡天点头,哪怕是血海有如何,当年,秦族有人曾经做到过的事情,他怎么能退缩,他乃是天选之子。
终于,齐羽一声大吼,天地惊,吼声之中,似出现一个个字符,斗字符,这斗字符承接天地战意之力量和图书,斗灭诸天,轰在斩来的巨斧之上时,斗字符直接将之碾压粉碎,随后击打在虚空雕像身影的庞大躯体之上,将之击穿。
“又一个大能者。”后面看着的诸人感觉隐隐有些麻木了,剑之君主剑君来,神秘强大的华太虚,如今,又出现一位,轻易便阻挡了那强横无比的攻击,仿佛已经快要接近天道之力了,然而,竟然没有人认识那人。
他脚步一踏,顷刻间,仿佛天地万物之力皆要为他所用,一瞬间,君梦尘犹如人间帝王,他伸出手,只见他手掌之下,好似有一个世界,随即拳头猛然一握,顷刻间,一股股恐怖光华穿透他的身体,宛若神之光华,耀眼之光直冲云霄,他整个人的威势,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没有哪里,是我不能去的。”秦荡天目光锋锐,他望向身旁的神女霓裳,目光中闪过一抹柔和之意,道:“霓裳,血海危险,你不要前往了,等我回来,如何?”
神陨,绝非是虚言,而是真正的历史。
说罢,他转身,竟然径直离开,朝外而去。
来不及多想,苍穹之上,那尊如同神明般的雕像从天而降,他手持一柄巨斧,可开天辟地,那巨斧斩下,天地空间都仿佛要被斩裂,直奔秦问天身体而来,站在古路上的秦问天像是格外的渺小,他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整个人,仿佛被巨斧之意笼罩,天穹似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裂缝,要将他的身体劈开一分为hetushu.com二。
君梦尘和齐羽也都走来了这边,他们在远处就听到秦问天和对方的对话,两人心头颤动着,君梦尘开口道:“这么说,这才刚踏入天窟,就遇到了有能威胁到天神的未知力量?天神都退缩了,有几人敢往血海而行?”
但他儿子想闯,他依旧支持。
之后,诸强者陆续尝试闯过去,然而,似乎只有非常厉害的界主人物才能跨越过去,寻常界主来到天窟,这第一扇阻碍他们的关卡,就无法通过,甚至有好几位界主强者命丧于此。
“天神强者呢?会如何?”秦问天问道,那人倒也愿告诉秦问天,继续又道:“踏入血海,天神一样遭到压制,之前已经有一位天神尝试,但他刚走不远,半途而返,有人问他经历了什么,他闭口不言,过了一段时间,转身离开了这里,不想继续冒险。”
“出现过。”那人缓缓点头,神色凝重:“有大能界主人物,踏入血海之后,乘舟而行,不知遭遇了什么,骨舟倾覆,他葬生血海,直接化作鲜血,尸骨无存,身陨其中。”
君梦尘早在多年前万界大会的时候,便领悟非凡界心,成就非凡界主,如今多年过去,又在古青玄灭世战场修行,有天神人物为师指点,这么多年过去,实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师兄轻易就过去了,华太虚也一样,一眼使强大的雕像湮灭,他也不能太丢面子才是。
在海岸边,有着骨舟,漂浮在那,秦问天看到了一面石碑矗立在血海边和-图-书缘,血色的石碑,上面刻有字迹:以血化海,以骨为舟。
“还不错。”君梦尘一笑,他修行的手段和很多人都不一样,脚步一踏,同样走出了这片区域,最后,齐羽跟上,他深吸口气,传承斗战圣骨之后,修行多年,在灭世战场虽和诸人时有切磋,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出来战斗。
看到这一幕,秦问天瞳孔微微收缩,星辰小人中弥漫而出的气息,竟然能够让雕像归位,是因为星辰小人是奇异至宝?还是因为星辰小人和天窟有关联?
这让秦问天对天窟的兴趣越发的浓郁了,爷爷神陨于此,星辰小人于此地发生异动,这一切,究竟是否存在联系。
神女霓裳轻轻的摇了摇头,天窟,她父亲陨落的地方,她要看看,这天窟究竟有何秘密。
秦问天看了一眼血海边缘的秦政,只听秦政喃喃低语道:“当年,你们曾经做到过的事情,我没有去做,但我儿子,会为我完成。”
齐羽身上,一股惊世战意弥漫而出,扶摇而上,虽然他身躯没有变大,但他身上的威势,比之虚空重新凝聚而生的雕像丝毫不弱。
秦问天心头猛烈一颤,血海,竟然如此可怕,如若是天神乘坐骨舟倾覆,被血海侵蚀,会如何?
“天神已经修行到了那样的境界,有着滔天权势,自然不愿去冒险。”那人淡淡一笑,秦问天明白,这也是实话,都已经踏足神境,何必太过冒险,如果这片血海真有葬灭天神的能力,一定会有很多天神选择退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