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彼岸

恐惧和绝望,足以将人彻底摧毁。
“好。”秦问天点头,两人一道往前而行,继续在血海中漫步,但依然还是走不出去,在行走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许多危机,不断抵抗着邪灵的入侵。
神女霓裳美眸一闪,随后仿佛从中挣脱出来,她的灵魂颤了颤,随后美眸望向秦问天:“谢谢,我们一起走吧。”
“我们是否会永远留在此地,无法走出去。”神女霓裳美眸凝视着秦问天。
华太虚竟然也做到了以如此快的速度到达彼岸,他修轮回,那些虚妄,根本挡不住他!
“以血化海,以骨为舟,诸般邪灵,尽皆邪念,这天窟,不会是……”七戒大师喃喃低语,心中想到一种可能,波澜不惊的内心,忍不住颤了颤!
这些黑色气流所化的邪灵,并非真正能够毁灭他的灵魂,抹掉他的意识,它本身,仿佛就是一种意识体,是虚无的,带来恐惧,若在恐惧中丧失意识,那么恐怕就真的要彻底魂飞魄散于此了,在这片血海之中,永世沉沦。
过了很久很久,秦问天感到到了一阵微风吹来,他睁开眼睛,只感觉浑身舒畅无比,他来到了一处海岸边,脚步往前而行,他踏向前往,灵魂完好、肉身也在,仿佛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妄,但身后那片血海,又是那么的真实。
他相信,终究有一天,他会走出这片血海。
但绝望,是永恒的,他hetushu.com能够一点点的摧毁你的信念,又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他还在血海中走着,这样的话,哪怕终有一天他能够走出血海,恐怕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的岁月。
“既如此,我便以灵魂为舟,以意志为海,血海,挡不住我前行的路。”秦问天喃喃低语,他的灵魂,仿佛化作了一叶扁舟,强大的意志,在血海中行驶往前,他的强大意志,仿佛和血海相融,护灵魂之舟前行,任由滔天邪念侵蚀,不为所动,他不借血海而行,只凭自身意志前行。
秦问天累了,他感觉自己真的累了,想要放弃,让自己沉沦于此。
神女霓裳被无尽邪灵缠绕身躯,身上依旧涌现圣洁之光,她同样为虚无之体,然而虚无之体的眼角却仿佛有虚无之泪痕,但她的脚步,却依旧往前迈。
他的意识还飘去了妖神山,他看到外公,看到了泪儿,当得知自己的死讯之后,泪儿哭了,外公仰天而叹,舅舅黯然神伤,一切,都结束了,父母之仇,无人报,他的妻子,无人照顾,留在世间受苦,这种恐惧,让他绝望,让他的意识不断变弱,仿佛不想再看下去,即将涣散消失。
秦问天身体沉入血海,他感觉自己的躯体正渐渐的消失,化作虚无,当他完全进入血海之中,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了血肉之躯,只有一具虚无之魂。
“我既http://m.hetushu.com然能够看到这一切,意味着,我的意识还存在于世间,我并未完全死去。”秦问天即将涣散的意识忽然间又重新归位,将他拉回了血海之中,无尽的邪灵继续侵蚀着他的灵魂,但这一刻,秦问天的意念无比的坚定,灵魂朝着前方飘去,任由邪灵侵蚀,却丝毫不为所动。
彼岸上,有着寥寥数人,和血海的那一端相比,形成强烈的反差。
一次次升起的希望,一次次又失望,直至,化作绝望。
“是你?”神女霓裳美眸看着秦问天。
“不会的。”秦问天摇头,就在此时,神女霓裳她伸出纤细的手掌,拉着秦问天的手,道:“我累了,想放弃了。”
秦问天手颤了下,看着神女霓裳道:“哪怕这血海真的无涯,我们依旧会走出去。”
黑色气流所化的邪灵从来没有停止过入侵,带着各类负面的情绪,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秦问天感觉在血海中已经走了太久太久,但是,血海,依旧没有边,他总是在告诉自己,坚守本心,不为所动,终究有一天是能走出去的,或许,就在明天。
“我真的累了,你能在这里陪我吗?”神女霓裳身体朝着秦问天靠来,想要依偎在秦问天身上,看着这一幕,秦问天闭上了眼睛,他叹息道:“究竟,我何时能够经历真实,难道这些邪灵,能够无休止的将我带入虚幻境吗hetushu.com?”
神女霓裳乃是天域第一美女,和秦问天又有过一段交集,若说秦问天没有一点欲念和贪婪,那是绝无可能的,每一个人的心底,都存在着欲望贪婪,只是是否强烈而已,秦问天自问他对神女霓裳并无什么想法,但心底,竟然还是存在欲念,被邪灵挖掘出来。
眼眸睁开之时,神女霓裳根本不在,一切,都是假的,之前是绝望、是恐惧,这又是什么,他内心中的欲念和贪婪吗?
秦问天的灵魂继续往前而行,顺着这片血海,不断有邪灵入侵而来,他有了第一次的经历,不再有动摇,坚定无比的往前走着。
血海之中,秦问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踏入了这里面,他也顾不上其他人了,如今的他,只能凭借强大的意志去对抗这一切。
他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青儿,想起了倾城,每当自己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便想一想她们,他还能走下去。
秦问天灵魂有光辉释放,是星魂之光,想要挡住邪灵的入侵,然而当那些邪灵扑来之时,瞬间将星魂之光淹没掉,无数黑色的邪灵扑向了他的灵魂,这一刻,秦问天只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一点点的遭到蚕食,他忽然间生出一股恐惧,这些邪灵,给他带来的恐惧,他的意识仿佛即将涣散消失。
前方,血海之中,一道黑色的气流朝着秦问天的虚无之魂飘来,正是之前血海之上侵蚀诸强者防御力量之http://m.hetushu.com物,这黑色的气流竟然化作了一道人形身影,眼睛漆黑,邪恶无比,像是邪灵,随后,秦问天不仅看到一尊邪灵,而是有许多,这些黑色气流所化的邪灵直接扑向他的魂体。
邪灵,不仅能够带来恐惧,还能带来绝望,这些血海中邪灵,蕴藏各类负面情绪,目的却只有一个,让人崩溃。
“我死了吗?”秦问天感觉意识渐渐模糊,随即像是回到了古青玄中,漂浮在古青玄的上空。
但无论如何,他到达了彼岸。
白骨舟不断下沉,直至沉入血海无尽深处,秦问天之魂也在往下沉,同时往前飘动着,哪怕是只有灵魂在,他也要横渡这片血海。
“是我,血海中的邪灵拥有蛊惑人心之力,能够制造一切负面情绪,让人绝望、恐惧。”秦问天说道;“不要为其所动。”
“血海能腐蚀人的躯体,灵魂却还在吗?”秦问天自问,只有灵魂还在,肉身可再生,灵魂不死,即不灭。
他看到了青儿、看到了倾城、看到了夜千羽、看到了幽皇和晴丫头,她们都在等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他始终没有回去。
秦问天继续往前而行,他看到了前方一道绝美虚无身影,那是神女霓裳之魂,她正在挣扎着,仿佛也陷入了绝望和恐惧之中,秦问天的灵魂往前飘动,他的一缕魂力仿佛进入了神女霓裳恐惧绝望的世界,两人的灵魂相连。
在这寥寥数人当中,就有剑http://m•hetushu•com之君主剑君来、七戒大师、华太虚。
他的意识一点点的消散,仿佛无法再坚持下去,不过就在这时候,他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灵魂都一阵冰凉,顷刻间,一切的幻象仿佛消失不见,他从那绝望中挣脱出来,身体正在被诸多邪灵入侵,那几十年数百年的绝望,像是只是一场梦般。
天窟之地,能吸引天神冒险,必有其秘,然而如今,却还什么都没有接触到。
“太可怕了。”秦问天感觉一阵寒冷,在不知不觉中,就让你沦陷其中无法自拔,你以为刚走出虚幻,踏入真实,随后却发现,那片真实,依旧还是虚幻。
然而,秦问天的坚定信念在一段时间以后便动摇了,随着时光的流逝,他感觉在血海中渡过了几个世纪般漫长,但是,血海像是无边无际,像是永远无法走出去,他到达不了彼岸。
不仅是秦问天,所有踏入血海中的人都遭遇着邪灵的侵蚀。
“以血化海,以骨为舟。”秦问天喃喃低语,他不再想着继续往前而行,有这无穷尽的邪灵在,他连虚幻和真实都快无法分清了。
他仿佛看到青儿剪断了满头白发,心如死灰,她看到了倾城伤心欲绝。
血海依旧还是那片血海,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动过,仿佛他一直都在原地徘徊,然而时间,却仿佛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他就这样一直往前走,走了几十年岁月,那有多么的绝望,只有自己知道,更何况,还有恐惧不断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