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宿命之战

秦荡天是天选之子,他入天神境之后被人所知的第一战就战胜了天谕天神,可见其天资,时至今日,他只会更强,在天道圣院之时,他周身古字环绕,每一个古字,都是一种天道力量,让天道圣院三大天神自叹不如。
秦问天身躯之上笼罩无尽剑域,将被定字符锁定的他包裹,这片剑域仿佛拖着他的身体旋转着,随后,斗转星移,秦问天的身体仿佛凭空消失不见了,打破了定之符纹锁定,下一瞬间,秦荡天身前,秦问天的身影忽然间降临,斩出一剑。
越来越多的强者赶往这边,凝视前方的身影,只感觉非常有趣,甚至,还有几分期待。
这是秦荡天,然而他,刚刚领悟剑道,可想而知,此刻他需要面临的压力,然而,他依旧无所畏惧,这一战,不可避免。
“当年,你舅舅洛神谕就是在这一击前被废的。”秦荡天对着秦问天开口说道,使得秦问天眼神中闪过极冷的寒芒,天神,高高在上的神明,被废掉修为。
那一段秦族的传奇,由秦政的完胜而告终,但诸人没想到的是,秦族的恩怨,还在延续,秦远峰可能没有死,他的儿子成长于粒子世界,却一路走来太古仙域,而且,千年得道。
如今,秦问天和秦荡天战,哪怕是他正面对秦政,但依旧关心着秦问天这边的战斗,他不放心,虽然秦问天天赋绝顶,但目前而http://m.hetushu.com言,想要战胜秦荡天,太难了,天选之子,初入天神就已经足够强大,更何况如今,秦问天还需要完全踏入神境之后,再将道法完善,才有机会抗衡秦荡天。
如今,到了天神层次,同样的境界,不同的领悟之间,差距只会比界主境更大。
“希望你的实力也能有你表现的这样厉害,否则,这些话语,岂不显得无比讽刺。”秦问淡淡回应,然而,他心中却不敢轻敌,修行到今天的岁月他当然明白,越是到了高的境界,境界差距就越大,当年他踏足界主境界的时候,就明白界主和界主之间的差距何止一点点,他一入界主便为非凡,寻常界主在他面前不堪一击,但是,那时的他在大能界主面前又什么都不算。
“如你所言,当年在天道圣院,我便曾对你说过,你不懂天道,如今,你认为自己懂了,然而,我会告诉你,你依旧不懂。”秦荡天傲气无双,他是天选之子,他生来注定非凡,他领悟天道多年,他就是天道本身,他的道,何止一种。
“不陪你玩了,和你战斗,并没多少乐趣,你还不够资格。”秦荡天继续说道,一股更强的威压从他身上爆发而出,似乎,之前的战斗只是陪秦问天玩,此刻,才准备认真对待,结束这场对决。
“继续。”秦荡天淡淡开口,风轻云淡和*图*书,仿佛秦问天的攻击对他而言,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秦问天目视前方,妖剑出鞘,落在手中,顷刻间,化身巨剑,横亘于星空中,这一瞬间,秦问天周身时空变幻,他拖着巨剑往前而行,仿佛星空都要被斩开,那股气势,哪怕是天神强者,都能感觉到其可怕!
此时诸多光环环绕的秦荡天,犹如不可战胜的神明,他能俯瞰世界一切,只见他迈步而出,随后朝着秦问天一指,顷刻间,只一古字杀伐而出,快到极限,横款虚空,打在秦问天身前,这一刻,秦问天周身浩瀚无尽的空间都被一股束缚天地的威压笼罩,仿佛要定身万物万法,包裹他的身体。
秦问天心如止水,看着那杀来的定之古字,他身后剑域绽放,随后同样有古字凝现,剑之古字遽然间射出,横穿虚空,在星空中留下一道璀璨的剑芒。
“不过,我倒想要看看,你就的道行,能否让我发挥出一成实力。”秦荡天话音落下,诸多古字同时爆发,朝着秦问天所在的天地射出,顷刻间,大道之法笼罩整片星空,一个巨大无边的定字符直接横亘于天地之间,锁定着秦问天的身体,那无尽定之古字漂浮于那巨大字符周围,化作锁天之力。
那是一个定字,要封禁时空,定住秦问天。
秦问天听到洛神川的声音目光一闪,随后只见秦荡天嘴角闪过一抹讽刺的www•hetushu•com冷笑,即便提醒又能如何,他手掌朝着前方击出,这一刹那,神墙之上的无尽古字豁然间爆发出夺目无比的光辉,这一瞬间,之前秦问天攻击而出的诸多剑法之力,忽然间随同神墙中蕴藏的古字光辉一切爆发反击秦问天,秦问天要承受的不仅仅是秦荡天的攻击,还有他之前释放的诸多攻击力量,他的攻击越强,他受到的反噬力量也就越强。
秦荡天抬头,看着身体周围杀来的无尽剑威,目光依旧平静,他双手印出,古字随之一道爆发,一道道古字道法之印击在身体周围,这一刻秦荡天身体周围出现了神之墙壁,万道不侵,那神之墙壁中,蕴藏无尽古字,任由剑域撕裂而来,却无法撕开这一层防御,秦荡天站在里面,无比的坦然。
后来,秦荡天被天道圣院未知的上苍之手直接拍走,受到羞辱,回去之后闭关修行,传闻出关之后的他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
两个古字碰撞在一起,一道炽盛的光辉爆发,恐怖的光束将星空照亮,天神之间随意的交锋碰撞,威力都将是惊人的。
秦荡天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他自认为实力比秦问天强很多,境界更深,在天神境中领悟多年的他岂是初悟道的秦问天能够相提并论的,他道法多重,诸般古字,皆藏道法,这神墙,攻防一体,而且出其不意,本以为这样的攻击,足以摧毁和图书秦问天,让他丧失战斗力,没想到竟然被秦问天躲过,倒是让他有几分意外。
此剑一出,时空静止,唯有剑,吞没一切。
剑光生,秦荡天周身天地出现无穷剑域,将他身体封锁其中,一道剑光仿佛从天外而来,劈开万古时空,斩灭一切,此剑还未散去,又有一剑在另一方向爆发,诸人只见在刹那之间,秦荡天身体周围已经彻底沦为剑的世界,在那片空间世界中,唯有剑道。
秦荡天和秦问天这对宿命之敌,站在了对面,正如洛神谕所说的那样,他们注定生来为敌。
秦荡天看着秦问天的动作,神色依旧平静,风轻云淡,他身上的神威,还在爆发变强,现在的秦问天就想挑战他,痴人说梦!
秦荡天看着眼前的青年身影,他的目光依旧倨傲无比,目空一切,悟道了吗?那又如何?
周身古字环绕,每一道古字光环,都仿佛蕴藏澎湃无比的力量,蕴藏天道之力。
“还行。”秦荡天淡淡开口,遽然间,他身后漂浮诸多定之古字,顷刻间,浩瀚星空都仿佛要定住,其威强盛到极点。
秦政和洛神川两位家主的对决自无需多言,秦政之子和秦远峰之子的对决,同样让人期待,当年,秦政和秦远峰的交锋,有很多种传闻,许多人称,秦远峰的天赋实力在当年甚至在秦族接班人秦政之上,但最终,秦远峰神陨,若干年后,秦政上位,成为秦族之和图书主。
秦荡天伸手,朝着前方一印,顷刻间,古字光环化作璀璨光幕,阻挡在前,时空剑威斩在其上,将光幕撕开,剑威却也消散。
秦荡天傲然一笑,没有再言语,唯有战斗,能证明一切,刚悟道而已,便想要和他战斗,痴人说梦吗?
他父亲秦政主修神罚天道,但他不同,他有自己的道,完全不同的道,他走的路,是一条不一样路,他诸多道法同修,被誉为天选。
星空中,洛神川面对秦政。
“问天小心,他的神墙能够吸纳你的攻击力量反击。”洛神川对着秦问天喊道,当初,洛神谕和秦荡天战斗之时,就是因为低估了秦荡天的道之力,遭到反噬重击,随后战败,被废掉修为。
然而,这似乎只是开始而已。
时空都仿佛要静止下来,将他自身的身体锁定,毁灭的光辉降临而至,在这一刹那,秦问天真正的感受到了一股危机,他的眼睛中仿佛喷涌出剑意,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目光中竟然射出了道法之威,剑意将时空扭曲,无尽的攻击和他的身体错开,从他身旁呼啸而过,利用这缝隙时间,秦问天瞬间退到远方,立于星空中。
一道道虚幻的定之符纹仿佛直接打在了秦问天的身体之上,让他感觉身体无法动弹,随后,秦荡天周身又有古字爆发,几乎无法看清那是什么字,便就要降临秦问天身前,穿透一切,有一股惊人的毁灭力量酝酿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