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神绝路

仿佛走了很久,长廊中竟然出现了一道人影,这人影乃是一位老者,然而双眸炯炯有神,极为璀璨,凝视到来的秦问天。
秦问天从他身旁走过,却见那人忽然间喊道:“秦远峰是你什么人?”
当然,他不是为了追谁,而是,纯粹对于天窟秘辛的好奇,修行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几乎已经站在了太古的巅峰,只有少数几人能够凌驾在他之上,但是,如今想要再前行一步,也极其困难,他知道太古中那几个未知的存在,早已经成了大恐怖之人,他何尝不想踏足那样的境界。
“人呢?”天窟古路之上的强者目光凝固在了那里,他们亲眼目睹着一道道身影的消失,就那么彻底的消失在眼前,无论是视野还是神念,都再也无法捕捉到他们的身影,一丝气息都不存在。
“天窟。”秦政道。
这不规则的时空,他们还能不能走回去?
甚至就连秦政都舍弃了对战的洛神川来到这边,对他而言,秦问天比洛神川重要多了,虽和洛神氏有些恩怨,但秦族从来都是胜利者,洛神氏根本没有撼动过他们秦族,从来没有,因此对洛神川,他没有太强的杀心,根本无所谓。
神绝路,漂浮于宇宙中的古尸,压抑沉重的气息,孤独的无垠空间,都让他们嗅到了危机感。
因此当秦问天来到这里,看着那面石碑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的跨了出去,走向古和*图*书路尽头,踏入了那没有一丝生命气息,犹如荒古的压抑孤独宇宙之中,身后诸天神追杀,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然而秦问天此刻还在逃难,根本无暇停留,身形一闪便走过,后面的人来到这里去有人开口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秦问天步入神绝路的那一刻,便感知到了这里的可怕,这里没有星辰之力,仿佛任何强者都无法在这里借力,这里只有孤寂和荒芜。
此刻的他,竟然在时空中穿梭而行,不知道要走向何方。
“天窟、天窟、何苦如此。”老者长叹一声,随即迈步而出。
洛神川神色极为难看,看到秦政等人都进去,他也迈步而出,一起跟上前去。
“曲魔。”英俊身影淡淡开口,他话音落下,秦政父子瞳孔收缩,皆都凝在了那里。
前方,无垠宇宙,暗淡无星,却漂浮着一具具古尸,早已陨落不知多少年岁月,在无垠宇宙中飘荡着,那里,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那里,是神绝之地。
“都疯了吗?”后方,乾坤教主看着那些踏入古路尽头的诸多强者道,神绝之地,如若诸神陨落其中无法踏出会如何?
“你是谁?为何认识我秦族叛逆秦远峰。”秦荡天听到了他之前和秦问天的对话问道,秦政夫妻也赶来,看向那英俊身影,秦荡天父子都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仿佛似曾相识。
天窟,连和*图*书接着九天星河,天窟的尽头,号称神绝路,他何尝没有好奇之心。
但秦荡天却没有任何犹豫的踏了出去,他竟然被秦问天伤了,这简直不可理喻,他和秦问天战斗,怎能让秦问天逃走?哪怕是逃入神绝路也不行,他要活人,他是天选之子,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因此,他毫不犹豫的步入了神绝路。
哪怕都是天神人物,心智坚韧无比,但依旧难免有些恐惧,对未知力量的恐惧,对无法把握命运的恐惧。
“九清道人。”他们面面相觑,一个极为古老的强大天神人物,在古籍中有他的记载,当年曾经叱咤太古,独来独往,走遍太古八域之地,鲜有败绩,不知多可怕,世人都以为他陨落了,然而,却是被困天窟尽头神绝路。
“老夫九清。”老者淡淡开口,随后身影渐渐消失,听到他的名讳有一些天神神色陡然间变了,露出震撼之色。
那些古尸看似在眼前,又仿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无法到达,他看到后面的人追击而来,继续一路往上,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荒芜孤寂的宇宙中流动着,秦问天步入其中的时候,身体竟然直接消失不见了,后面到来的人也一个个被卷入,一齐消失在天窟古路上凝望的诸人视野当中。
而且,这片时空规则仿佛是完全错乱的,不受他的控制,他只能随之漂泊,根本无从选择。
“荡儿。”秦http://m.hetushu.com政之妻喊道,她美眸一凝,盯着那前行的身影,心中紧张,哪怕强大如她,对于未知的一切,依旧是心存敬畏的,那毕竟是神绝路,天窟尽头之外,有天神古尸漂浮在那,谁能保证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
“还是你了解我。”乾坤教主笑道,随后他对着身后喊道:“我若出不来的话,林萧,以后为我的继承者。”
秦问天在长廊中随意穿梭,他看到了第二个人,这人潇洒无比,满头长发,他坐在长廊之上,正在吹笛,有悠扬曲音从笛中飘荡而出,悦耳动听。
“你难道不想看看这天窟最大的秘密吗?”九天玄女淡淡开口,她如九天嫡仙,无双圣洁,白衣长裙,站在虚空之上她,让天神都要沦陷。
不仅仅是秦问天进入了这片时空乱流中,后面的人也都随之流动进来,一起在时空中漂泊,神绝路,莫非,以往闯荡天窟消失的人,是在时空错乱中走散,不知去了何时何地吗?
天窟古路尽头,有石碑刻字,神绝路。
“你走到哪里去?”只见秦荡天开口说道,随即他一步迈出,竟也踏入了九天尽头,朝着孤寂荒芜之地走去。
老人凝视这些到来的身影,开口问道:“你们从哪里来?”
“老先生还未告知名讳,莫非也是从太古仙域而来?”有人问道。
九天玄女一笑,飘然如九天嫡仙的身影随之前往,走向天窟的尽头和_图_书
神绝路,就是天之尽头,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们的确走向了天之尽头。
“原来是远峰之子。”那人一笑,目光温和了几分,不过就在这时候,秦荡天等人追击而来,只见秦荡天当先迈步,看着秦问天道:“哪怕你走到天之尽头,也逃不掉。”
“好狠的家伙。”许多天神看到秦问天走向神绝路心中暗道,宁可进入神绝路,依旧不让秦族擒拿。
身后,一道道秦族天神强者身影赶到,秦荡天也走来,看着前方,他们的神色冷漠,有些犹豫是否该继续往前而行。
曲魔,这两个字对于秦政父子而言,意义非凡。
因为,秦荡天即将要迎娶的天域第一美人神女霓裳,是他之女!
于是,不断有强者进入,恐怕,天窟古往今来,从来没有这么多的强者同时踏入神绝路。
况且,神绝路,也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只见此时,他们看到了有形之物,空间不再荒芜,而是出现了一条条长廊,纵横交错,无数条长廊,没有人知道哪条长廊通往何方。
然而秦问天,却正朝着那荒古的压抑空间走去,如今,是否要继续缉拿?
“你又是何人?”英俊身影看向秦荡天问道。
秦问天当然感觉到了这股流动的力量,而且,他对这种力量非常敏感,因为,他领悟过这种力量,那是时空。
“追。”秦政之妻吐出一道声音,她的儿子步入了神绝之地,天路尽头,http://www•hetushu.com当然要追,她自己也身形一闪,踏入压抑孤寂的宇宙,秦政目光一凝,同样迈步而出,跟了上去,不仅是为了追击,他心中,同样有一丝想要探索古路尽头的野心。
那人看到秦问天来,似乎停止了吹笛,俊逸的眼眸凝视秦问天,眼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但此时的秦问天,他本身就面临着绝路,若要在死亡和被秦族擒拿面前做出一个选择的话,他宁可选择死,被秦族擒拿,恐怕比死亡更痛苦。
天窟中的人震动了,如若他们发生意外,整个太古仙域恐怕都要地震。
神绝,哪怕是神踏入其中,依旧是死,那是真正的绝路。
秦问天身体猛的一颤,停止了前行,他回过头,望向那英俊身影,内心有些震惊。
这时的秦问天眉头一闪,他感觉星辰小人又在动,似乎释放出淡淡的光辉,这让感觉有些诡异,踏入天窟之时星辰小人便动过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有反应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未有过。
“连九天玄女都走向那里了吗?”许多人心生感叹,九天红尘第一仙,绝世美人,绝世风华的人物,她都不惜一切踏入神绝路,他们身为男儿身,堂堂天神,有何不敢?
这声音震颤天地,传到极遥远的地方,话音落下,他一步迈出,步入前方,疯,谁不会?
“你认识我父亲?”秦问天道。
“好俊的身影。”秦问天心中生出一种感觉,觉得有些熟悉,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