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曾经的战神

就在这时,秦天罡浑身忽然间变得冰冷,他看着秦问天问道:“你父亲怎么样了?”
“荡儿不可。”秦荡天母亲大声吼道,秦荡天的天道威力虽强,但是,他面前站着的人是秦天罡,曾经秦族的战神人物,他失踪陨落多年,但竟然还存活于天窟神绝路的时空中,天知道如今的他有多强。
“哼。”秦荡天冷哼一声,秦政却开口道:“叔父,父亲至今依旧时常念叨你,当年,叔父闯荡天窟,留下的一切生命迹象都消散,秦族都很伤心。”
他没想到,他能够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爷爷,在天窟的尽头,神绝路的混乱时空中。
秦天罡身上的气息却依旧寒冷,他扫过秦族诸人,冰冷问道:“秦族,杀我儿?”
“轰。”一股更加狂暴的气息从秦天罡身上爆发而出,他看着秦问天道:“秦族,曾经这样对待你父亲?”
秦政星魂释放,身后出现神罚天幕,遮天蔽日,神阵纵横,欲锁定秦天罡的身体,一道道神罚之光从天而降,宛若灭世之光华,能够摧毁一切。
“谁下的命令?”秦天罡浑身上下充斥着狂暴的气息。
洛神川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叹,秦政在秦天罡面前,都不堪一击,他的神罚之力,秦天罡张口可直接吞掉,根本就是碾压,虽然震撼于秦天罡的强大,但洛神川也看到了洛神氏和秦族之间的差距,秦鼎,是和秦天罡齐名的人物,他如今,在天神这条路http://m.hetushu.com上,走到了哪一步?
曲魔之女神女霓裳,和秦荡天定下了婚事,但曲魔认识秦天罡,也认识秦远峰,他让秦政和秦荡天放过秦问天,他们没有答应,显然,曲魔不喜秦政和秦荡天,他已笛声,将诸人带来了另一片时空,带到了秦天罡的面前。
“既然叔父今日也要背叛家族,那么侄儿身为秦族家主,只好得罪了。”秦政开口道:“一起动手。”
然而她喊出声音的时候已经晚了,秦天罡的攻击几乎和她的声音同时降临,直接轰在了神墙之上,天道崩塌,神墙直接粉碎,那一拳仿佛能够击穿万古,秦荡天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疯狂吐出,他的道能够吸纳他人道法之力,但一拳之下,直接破碎,直接重伤。
“家族?”秦天罡依旧大笑:“这还是我的家族吗?我秦天罡,竟然有这样卑劣的家族。”
“我名,秦天罡。”
就在此时,秦荡天的身影出现,他身周出现神墙,防御无双,能够吸万法之力,并反向攻击对方,造成大恐怖破坏力。
“荡儿。”秦政之妻惊呼,身体朝着秦荡天闪烁而去,同时,秦族诸天神的天道攻击同时爆发,朝着前方的秦天罡轰杀而去,一时间,那片天地都仿佛要被摧毁,生灵尽皆屠灭,有更强的神阵光辉降临,无尽空间区域,落下无穷神罚之道,整片虚空,呈现末日景www.hetushu.com象。
他一人,可战秦族诸天神。
秦问天的目光凝视眼前的身影,他名,秦天罡。
“所以,我死了,秦族就敢杀我儿?是你爹秦鼎下的命令吗?”秦天罡盯着秦政。
“远峰的事情我也痛心,我和他情同手足,一起成长,然而他背叛秦族,秦族杀他也是迫不得已,这是整个秦族的意志,并非是某个人的命令。”秦政说道。
“是的,在父亲留下的记忆中,我亲眼所见。”秦问天点头。
他话音落下,伸出手五指,一股大恐怖之力爆发,五指合拢,握拳,时空颤抖。
“刚才,在另一个时空中,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秦天罡冰冷开口:“秦墨,你认为,我秦天罡那么好骗吗?我秦天罡,为秦族付出了多少,秦族,竟然杀我儿?”
“杀了就杀了,叛徒,当然该杀,你儿又能如何。”秦荡天冷漠说道,即便面对秦天罡,他的语气依旧显得傲然,他们秦族的天神,在面对一个传闻中已死之人,怎能低声下气。
看到这一幕的诸人心头皆都狂颤不止,好强,这就是曾经叱咤太古的秦族战神人物秦天罡吗?
“你们之前,也是如此欺我孙儿的吗?”秦天罡身上战意凌天,犹如荒古战神,任由无尽道法攻击而来,他傲然而力,神罚之光与毁灭道法攻击齐至,秦天罡身体周围的时空仿佛错乱,无穷道法击在他的身上,却仿佛被扭曲的时空直接带和*图*书走,滔天道法轰落在那身躯之上,却仿佛撼动不了他分毫,神罚之光也没有用。
“破。”秦天罡一拳砸落而下,轰在神阵之上,刹那间天地虚空好似都要毁灭,全部破碎,一切神阵光华全部被撕成粉碎,直接被破,他拳头往前轰出,犹如灭世之拳,横跨虚空,直奔秦政而去。
“秦鼎,你的儿子,当了秦族的家主,而儿,却被秦族所杀,好,我的好家族。”秦天罡疯狂大笑,天崩地裂,神阵不稳的震颤着,仿佛随时可能坍塌毁掉。
这道声音传入诸人耳中,许多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颤了下,秦族秦天罡,秦政的长辈,族叔,和秦政父亲秦鼎是同代,在那一时代,曾叱咤风云,如今,他出现在了眼前,在时空中,和他们相遇。
轰鸣的巨响声传出,时空震颤,虚空坍塌,数位秦族天神被直接击伤,狂吐鲜血,脸色苍白,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秦族的传奇人物,这是他们秦族的战神,如今,却对他们出手,如若他还活着的话,那会是多么的讽刺。
洛神川看着眼前的身影,心中同样很震惊,没想到啊,在这里竟然能够遇到秦天罡,恐怕秦政他们一家也都没想到吧。
“父亲,果然也来过。”秦问天心中暗道一声,秦天罡近距离打量着秦问天,不断开口道:“好、好……像远峰当年。”
似乎,是曲魔将他们送入时空中,让他们时空中行走,直到来到这一时空www.hetushu•com,遇到秦天罡,曲魔才停止下来,似乎是有意帮秦问天。
“天罡,你被困天窟之后,秦族发生了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秦族对远峰,是一直认真培养的,希望他能够继承你的衣钵,然而远峰,他性格太过叛逆,甚至,敢对秦族的长辈动手,为了一个女人,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背叛秦族,最终杀上家族,若非是万不得已,秦族,也不会对他出手。”秦墨开口说道,他对秦远峰的称呼,已经从叛徒,变成了远峰。
“杀。”秦天罡一声大吼,次元之光闪耀,仿佛时空为之逆转,那无穷道法攻击仿佛逆转而回,神罚之光杀向秦族天神,同时他双手伸出,横跨时空,降临秦族天神那边。
秦天罡,是秦问天的爷爷。
“秦政,你要点脸。”秦问天冰冷开口:“如今,怎么都换了一张嘴脸了,当年,你们剥离我父亲的血脉,符骨,躯体的一切,以最残忍的方式对付我父亲,这些,是情同手足,是逼不得已?”
“当年,父亲曾被秦族所杀,剥夺身体一切,至今,生死未卜。”秦问天回应说道,秦天罡身上的气势更寒,他转过身,看向秦政以及秦族的天神,目光落在秦族的一位天神身上,那位天神,是一位长者,当年他还在秦族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秦族的长老了,名为秦墨。
“爷爷。”秦问天喊了声,秦天罡那轮廓清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大步踏出,走到秦问天面前,双手在www.hetushu.com秦问天的肩膀上拍打了下:“没想到,我们祖孙三代人,竟然都来了这里,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秦鼎的孙子。”秦天罡凝视对方:“你知道自己是在对谁说话吗?”
“秦族,很好,我秦天罡,如今成了叛逆,秦族家主要连我一起杀了。”秦天罡大笑道:“可你们杀得了吗?”
话音落下,秦族诸天神同时爆发自己的天道力量,神罚之光闪耀在这片时空中,瞬间横亘于天地之间,无尽的神阵光华包裹着秦天罡的身体,仿佛要将他灭于神阵的神罚之中。
秦鼎和秦天罡叱咤太古之时,她和秦政不过还是幼年时期,那时秦天罡和秦鼎就已经是秦族的传奇,秦族战神秦天罡,他一拳能够打碎天道。
“好一个秦族,就是这样对待我儿的?”秦天罡大怒,秦族的天神相互对视了一眼,暗暗传音,随后他们身形散开,隐隐要将秦天罡身体围住,他们知道当年秦天罡的强大,如今在时空中相遇,他们也不知道眼前的秦天罡有多强,但必须要慎重对待。
“天罡,莫非,你也要对家族出手?”秦墨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秦天罡大笑了起来,时空仿佛都在颤动。
秦天罡抬头,他张开大嘴猛然间一吸,刹那间一道道神罚之光仿佛被他吞入口中,恐怖的神罚天道之力,仿佛直接被吞入虚无消失不见。
“天罡,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你。”秦墨内心中同样震撼,直到此刻,他开口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