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掳走

洛神川迟疑了片刻,秦问天的问话,出乎他的意料。
说着无视了她的冰冷眼神,继续往回走,路上,有人看到这旖旎场面,顿时哗然,秦问天,竟然掳走了神女霓裳?这是在报复秦族秦荡天吗?
“得罪了。”秦问天开口说道,随即一股强大的道威降临,笼罩着神女霓裳的身体,秦问天以强盛空间之力束缚于她,随后直接带着她回路而行,准备带她离开天窟,她留在这里面太危险,会自己去找死。
“据我所知,秦族血脉的终极奥义,能够融万法之道,秦族强者,号称能修万法,想必在武命星辰的感知上,必有非凡之处。”洛神川道,秦问天目光闪烁,血脉之力,一直在帝天身上,他本尊因当年一场浩劫失去血脉。
“他没有提到我吗?”神女霓裳美眸凝视秦问天,竟然有些紧张,她的父亲,难道不曾想到她吗。
“在轮回世界,你曾守着我不让我堕落为邪魔,甚至,面临被我杀死的危险,那么如今,当然也就和我有关。”秦问天背对着神女霓裳,缓缓开口说道,随即他身形一闪,竟拉着神女霓裳的手臂,不让她前行,他不能看着神女霓裳去送死。
“问天,怎么了?”洛神川声音传来。
秦问天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开口,神女霓裳曾经救过他,然而,她却和自己的仇敌秦族的人定下婚事,他自然不希望有一天,他们会站在对立面,他和她的丈夫,必须要死一人,当然,前提是秦荡天能http://m.hetushu.com够活着出来。
“在太古仙域的历史上,可曾有人能够吸纳诸天星辰之力?”秦问天问道。
“我没有听说有人做到过,当然,也可能有我未知的强大存在,曾做到了。”洛神川回应:“当然,或许以后,我的外孙就能做到了,哈哈。”
“我洛神氏的血脉同样有过人之处,若你觉醒饲神天赋,能够感知无尽妖兽武命星辰之力量,召唤万妖,若两种血脉能够结合,也许,会有一丝机会。”洛神川缓缓开口,秦问天内心颤动着,他,继承了秦族和洛神氏两种血脉,而且,似乎太古仙域,唯有他而已。
“我遇到你父亲的时候,秦政和秦荡天他们都在场,而且,说出了你和秦荡天定亲之事,你父亲知道秦政要对付我,让他们罢手,秦政和秦荡天不同意,于是,你父亲才以笛声将我们都送去了另一个时空遇到我爷爷,在此之前,你父亲对我传音,让我转告你和你的爷爷,他,不同意这门婚事。”
洛神川缓缓道:“不过,据我所知,太古仙域中能够超出星魂范畴去吸纳武命星辰力量的强大势力极其罕见,但有其中一股势力,却和你有极大关系,那便是秦族。”
“提到了。”秦问天点头,神女霓裳美眸一颤,问道:“他怎么说?”
武命修士修行,需沟通武命星辰,铸星魂,随后引武命星辰之力入体,要吸纳诸天星辰之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诸天星辰http://m.hetushu.com皆为他的武命星辰,那岂不是要铸就无数星魂,这怎么可能做到?
转眼间,便过去数年时光,然而即便两尊身躯一同感悟,秦问天依旧无法做到,他身处星空之中,最多能够感知到和星魂同属性的力量,吸纳其中的星辰之力,譬如他有剑属性星魂,可吸纳许多剑属性武命星辰上的星辰力量,但如若他没有这种属性力量的话,他就无法做到了。
路途中,他看到了一道绝色身影,他衣袂飘动,站在古路上,眺望着星空,那幅画面,极美。
“放手。”神女霓裳神色冰冷,冷漠的盯着秦问天。
有人露出愤怒的神色,冰冷的盯着秦问天,神女霓裳,天域第一美女,竟然被秦问天掳走,这混账想要干什么?侮辱神女霓裳吗?
“外公。”秦问天取出传讯水晶,联系外公洛神川。
这一天,青玄仙域,秦问天的另一尊身体,帝天之身,一直处于修行状态的他启程,目标,太古仙域,无涯城,天窟秘境。
帝天之身,则留下了,不过却没有继续坐在星空中领悟,而是前往一颗武命星辰,他准备行走于各武命星辰之上,却感知不同属性的星辰之力。
“秦族。”秦问天目光一闪。
秦问天摇了摇头,继续道:“神绝路是一片错乱的时空,我见到的你父亲,是在过去某个时空中的他。”
“你这可难倒我了,你知道妖兽的修行和人不同,他们可直接吸纳同类属性的武命星辰力量,譬和_图_书如你那头伙伴吞天兽,只要是拥有吞噬之力的武命星辰,他都能够感知,这是妖兽的天赋,人类修行,却必借助星魂,若想要沟通诸天星辰,恐怕需要对星辰之力无与伦比的感知力。”
多日之后,帝天之身,来到了天窟,九天星河,和秦问天来到了一起。
秦问天看着她冷漠的眼神,道:“我就放肆了,你能如何?”
秦问天走到神女霓裳身前,神女霓裳美眸转过,平静如水,望向他,她的美眸中,并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并不曾认识秦问天般。
神女霓裳看着秦问天的眼睛,沉默片刻,随后轻声道:“只有这一句话吗?”
“和你无关。”神女霓裳冷淡的说道,随即从秦问天身旁走过,秦问天无言以对,这和他有关系吗?
昔日,他以大涅仙法铸造身外化身,两道身躯,各自领悟不同的道,走向不一样的路,但这一次,两尊身体,来到了一起修行,他们并排而坐,感悟诸天星辰力量,两尊身躯,一齐领悟。
“我见到了你父亲,在神绝路。”秦问天终究还是开口了,神女霓裳身体一颤,一直不曾有过半点波澜的美眸终于有了异样的光芒,她美眸凝视着秦问天,开口道:“我父亲,他还活着?”
“可是,我根本无从下手,外公有什么建议吗?”秦问天又问,外公在天神境沉浸多年,不知道是否能给他一些意见。
“外公,我试试。”秦问天传讯道,洛神川应了声,便没有再说什么,秦问天已经走到了如和_图_书今的地步,在接下来的修行中,他也无法提供什么帮助,一切,都要靠秦问天自己。
秦问天回到天窟古路,一路往回而行,这里有许多修行之人,天窟,早已经引发太古的震动,不知来了多少强大的界主人物,八域强者皆来,这还是天窟之内,外界,更是不知有多少强者,无法踏入天窟。
“我要再去一趟天道圣院,轮回世界。”秦问天心中暗道,随后,他启程,离开这边,准备前往天道圣院,希望天道圣院的长辈能够允许他再入轮回世界。
然而,那可能是传说中的神王羲,他欲超脱九天,凌家九天之上,那么当然是想要走出一条前无古人之路,否则,凭什么凌家于九天之上?
“我们在时空中偶遇,你父亲曲魔前辈正在吹笛,他很英俊,和你有几分相似,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潇洒自在,当时,我被秦政和秦荡天追杀,你父亲帮了我。”秦问天感慨道:“当年在轮回世界,你出手相救,如今,在天窟中,又得曲魔前辈相助,看来我欠你的越来越多了。”
她的声音略有些颤抖,她父亲留下的一切都消散了,意味着是真的陨落了,然而秦问天,却说在神绝路,见到过她的父亲。
“你放肆。”神女霓裳冰冷的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秦问天。
“去找他。”神女霓裳没有回头,然而秦问天身形一闪,瞬间拦住你她的去路:“你疯了吗,神绝路上,天神都无法走出来,我是因为有机缘,依旧用了数年时光才走出,秦和图书政和秦荡天他们,可能会永远留在里面,你进去,就是找死,而且,还不一定能够遇到你父亲。”
“恩。”秦问天点头,他看到神女霓裳并未怀疑什么,相反,而是有些失落之意,仿佛,她想要知道更多关于她父亲的一切。
这身影,正是天域第一美女神女霓裳。
“他以笛声将我送去了另一片时空中,让我和我爷爷秦天罡相遇了。”秦问天说道:“之后,便再也没见到他,连一声道谢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谢你了。”
秦问天知道这次会有多难,但是,他一定要做到,尽最大努力。
但是,让他转告他父亲的话,他总感觉有些奇怪,以他和秦族之间的仇恨,神女霓裳会相信他所说的话吗?
显然,他知道秦问天问话的用意,想必是想走一条逆天之路。
他想到了自己在轮回世界,只有在那片世界,才能够感知到所有属性的力量,可惜,那时候没有好好感受。
“他怎么帮助你的?”神女霓裳问道,仿佛对于她父亲的一切,都想知道,哪怕是那是在过去某个时空。
秦问天愣了下,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般,豁然间转身喊道:“你想干什么?”
然而,秦问天身上释放一股天威,除非天神人物在,谁敢阻拦?
“我知道了,谢谢。”神女霓裳对着秦问天轻声道,随即她抬起脚步,顺着古路往前,美眸异常的坚定。
“过去的时空。”神女霓裳声音颤抖,刚升起的一缕希望又瞬间覆灭,她看着秦问天道:“你见到的他,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