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天选之败

“秦政,这么做,似乎有辱秦族之威名啊。”此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出,诸人目光一闪,望向说话之人,乃是乾坤教主。
在这里,他能够主宰一切。
“多么熟悉的一幕,想必秦族的人,对这一幕都不陌生吧。”秦问天声音低沉,冷到极致,因为,他的父亲,便曾经历过这样的一幕,他击败了秦政,却遭到秦族老人的围杀,最终命运秦族之外。
“万法宝甲,秦政竟然将这件法宝都给了秦荡天。”诸人目光一闪,许多顶级势力的强者知道这件秦族的至宝神兵。
他秦荡天,败了。
在短暂的瞬间,秦问天便处于诸天神之间,每一尊天神,都释放着天威,将苍穹覆盖。
他的太初道法,败给了秦问天的道。
虽然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尤其是当着天下人的面,但脸面,和秦荡天的命相比,谁重要?
然而,秦荡天不惜拼着自己受损发出的一击,却注定无法如愿了。
秦问天也看到过,当日在神绝路,他爷爷出现,对付秦政他们之时,秦政逃跑的时候,便是祭出了这件法宝,威力惊人,没想到,秦政传给了秦荡天。
“逆流。”秦问天的最终吐出两个字,当这两个字落下的刹那,秦荡天的心脏也为之颤了下,在他周身,一股股次元空间风暴疯狂的肆虐着,随即,灭世般的威力从中涌动而出,朝着他的身体杀去,这些攻击和-图-书,不正是他刚才所击杀而出的力量吗?
他双手挥出,顷刻间,身前出现了一巨大无比的次元时空黑洞,秦荡天击杀而来的无穷攻击瞬间降临而来,进入次元时空黑洞当中,仿佛进入了他所铸就的次元时空。
秦问天的名声早已传遍太古,然而,世人都认为他并没有匹配他名气的实力,更多的是因为神女霓裳,因为天窟,但如今世人明白,哪怕是没有神女霓裳,没有天窟,秦问天这样的存在,依旧阻挡不了他身上的光芒,他的名字,注定是要响彻太古。
正如世人所预料的那样,如若秦荡天真的战败的话,秦族,不可能会不出手,他是秦族未来之主,天选之子,天赋无双,秦族,会看着秦荡天死?
他父亲得到的宝物,竟然需要交付家族?那么,交给谁呢?他秦政父子吗?
“荡儿。”秦族,秦荡天的母亲喊了一声,她美眸闪过一缕担忧,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前迈出。
听起来,是如此的可笑。
秦问天笑了,笑得有些冷,有些讽刺,他看着秦荡天,只见此时的秦荡天长发将面容都遮挡住,他低着头,丝毫不再有之前的意气风发气势,他身为天选之子,竟然,战败。
秦城,无数人抬头望天,天穹之上的场景太可怕了,遮蔽了太阳,毁天灭地的窒息威压弥漫而下,哪怕他们战斗的地点在极高的高空,秦城的m•hetushu•com诸人却依旧能够感觉到那股真正的天威。
“哈哈哈……”秦问天大笑了起来:“堂堂秦族家主,竟能够说出如此无耻之言语,而且,当着世人之面。”
他比秦问天更早成就神威,他在天道圣院曾俯视秦问天不懂天道,但如今,他却败给了秦问天,在世人面前,在他大婚之日,此时的秦荡天,心如刀绞,他从来没有如此的挫败感,他这一生,何其潇洒、何等风光,生来无双,上天选中,封神一战废天谕。
而且,若是秦荡天死,这场还未真正举行的婚礼,自然就没有意义了,这,是他选择在今天挑战秦荡天的原因之一,只要神女霓裳还没有成为秦荡天的妻子,那么他要杀的人,就不是她的丈夫,不必和她也成为仇人,他不希望将来有一天他面对秦荡天的同时,还要面对神女霓裳。
今日,乃是他大婚之日,举世瞩目,天下人都在此观战,他败不起,他也不会败。
“即便你有奇遇又能如何,太初之道,乃是天地至强道法,终极天道。”秦荡天傲然开口,他对他领悟修行的太初之道有着绝对的信心。
他是天选之子,他怎会败,他怎能败。
世人的想法,秦问天自然不会知道,他只是看着周围的人。
而且,这整片天地,本身就是他以次元时空之道所铸就。
不仅是她,这一刻,秦政也不由自主的走了www.hetushu.com出去,朝着苍穹而去,这一战,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秦问天的实力,也在预料之外,超乎想象的强大。
但一切的一切,都将在这一战中粉碎,一切的荣耀、所有的骄傲,都在一战中被击垮。
他话音落下,太初星魂之中,秦问天攻击而出的力量竟反杀而出,而且,还蕴藏秦荡天本身道法的极致衍化,诸人只看到一条条贯穿苍穹的末日之光,所过之处,一切尽皆都要毁灭,仿佛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
就在这一刻,秦荡天身上忽然间爆发一道无与伦比的光辉,宝光浮现,随后仿佛有苍天万道之法释放而出,那是一件宝甲,秦族的至宝,万法宝甲,其中,蕴藏着秦族先辈之道,这一刻,抵抗着杀入秦荡天身上的力量,轰隆一声巨响,秦荡天身躯被震飞,但宝甲依旧悬浮于他身前,护住那些最可怕的攻击。
这根本不需要想,秦问天他也明白,因而想要乘此机会对秦荡天一击必杀,然而有万法宝甲在,他显然无法做到。
太初星魂遮天蔽日,里面仿佛在发生惊天炸裂,星魂都要达到崩溃之边缘,秦荡天黑色长发狂舞,依旧还在衍化力量,那双璀璨的眼眸凝视秦问天,冰冷而坚毅。
之前,秦荡天以太初星魂衍化出次元空间黑洞,和秦问天一样,吸纳力量,但那毕竟是太初道法衍化而生,并没有真正拥有秦问天的次元时空之www.hetushu.com能,他无法将之消化,于是只能再将之化解入太初道法之中。
“秦问天,当年,你父亲得到重宝,却要自己私吞,不肯交付家族,甚至不惜和家族翻脸,只为自身利益,如今,你父亲的一切传承到你身上,包括仇恨,既然如此,家族只好再一次清理门户了。”秦政冷冷开口,秦荡天都已经败了,他还能说什么,任何言语,恐怕都将为人诟病,但是,终究还是要出手的。
然而,这里是秦族,莫非,乾坤教主,要和秦族交手不成?
世人也都凝望虚空中低头的秦荡天,以及那依旧傲立的身影,心中生出无限感慨,天选之子秦荡天,秦族绝世天骄,当世人皆以为他会战胜的时候,他竟然败了,败给了秦问天,秦远峰之子,一个成就神位两百余年的青年天神。
“杀。”秦问天身上,爆发出次元时空之剑,横穿一切,无视时空距离,杀向秦荡天。
秦问天当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然而他的神色是那样的平静,曾经和秦荡天交手过的他,自然明白今夕的秦荡天会比当初更强,而且,他感受过太初道法的威力,因而对于这发生的一幕,并不为其。
果然,乾坤教主第一个忍不住开口了,显然,是不会看到秦问天就这么落入秦族手中的。
秦荡天铸就神墙,古字环绕,挡住那一切杀来的攻击,他的身体仿佛要被埋葬到那股道法之中,轰隆隆的剧www.hetushu.com烈颤响声传出,苍穹震颤,大地抖动,天,都在动摇。
只一瞬间,秦荡天的身体仿佛要被无穷攻击所埋葬,他已经承受了一次无与伦比的攻击,星魂都剧烈震颤,承受极大的负荷,如今,更加强大的攻击降临而来,秦荡天,还能承受得住吗?
只因为,这片世界,是属于他的道法世界。
如今,像是一个轮回,他击败了秦荡天,却又遭到相似的待遇,结局,能否和他父亲不一样?
秦问天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他和秦族之间,绝无任何转圜余地,若有机会,秦荡天不会放过他,同样的,他有机会,一样不会放过秦荡天,这是秦政之子,他还是废掉自己舅舅天谕天神的仇人。
他以太初道法衍化的力量反杀秦问天,然而,秦问天却以次元时空之道,让时空扭曲,甚至逆流,击向了他。
秦荡天星魂动荡,仿佛承受着极限的压力,他的太初星魂拥有衍化一切手段之能,他还能够吸收他人的攻击,然而,当秦问天的攻击真正强大到一个可怕程度的时候,哪怕是太初星魂,依旧难以负荷。
秦问天身上的天道之威再次扑出,他还想继续出手,却见天穹出现神罚之光,随后,无尽的神罚之力锁定着他所在的空间世界,秦问天当然知道谁出手了,他目光望向下方,便见到秦政迈步走来,他身后,他的妻子跟随在那,还有秦族其他天神,来到苍穹之上,将秦问天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