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宁静背后

夜千羽笑看着她,那双眼眸仿佛能看穿她心中的想法,轻声道:“女人,最难不过情字,希望你好运吧。”
“以秦宗主的修为、眼界,我等自然相信秦天神宗看不上天域寻常势力,这点,我们并不担心,相反,我希望能够加入秦天神宗,成为秦天神宗的一份子。”有人直言不讳的开口说道,而且,还是一位大能界主人物。
“我为散修,也愿意加入神宗,成为其中一份子,为秦宗主效命。”又有人开口,随后,不断有人表态,想要依附于秦天神宗,或者加入。
至于依附大势力,这很常见,并不丢脸,唯有成为天神,个人、家族、势力,才能有一个新的未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威胁存在,这些年他也很安静,没有主动挑事,双方都像是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但他明白,终究有一天,平衡会被打破。
然而,秦问天宴请天下客的消息却传入了各顶级势力中,他们得知秦天神宗创立并正式开始招收弟子之后,有些担心。
然而,她心中也有些动摇,她自然也看到了秦问天身边有多少美人环绕,就她和夜千羽身边,就还有一个,身材火辣又带着几分妖媚之意的女子,还有神座前方那边,据说很多女子,都是秦问天很早就相识的,甚至一起患难过,而她,算什么?
虽然,如今hetushu•com他坐在神座之上,万众朝拜,看似无比的风光,但她却明白,他身上背负了多少,不能走错一步,那热闹的人群,都是他的家人,而这一切,都是需要他来守护,他身上的压力,沉重如山。
秦问天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也明白诸人的想法,道:“我便直说了,天窟之地,唯有我神宗核心之人,以及盟友势力方能入其中修行,诸位入神宗,自然是冲着天窟而来,然而,我在对诸位并不了解的情况下,诸位也没有对神宗有过任何贡献,便入天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太古的顶级势力也明白,他们等不起,秦问天却可以等,因为,以秦问天的天赋,只会越来越强,再加上天窟的优势,他的势力,也会越来越壮大!
当然,夜千羽明白,在秦问天心中,有两个人的地位,是没有人能够超越的,因此她很多时候,都会退让一点,从来不会去和她们争,而且用心待她们,如同姐妹般,既然选择了这样一个男人,便该懂得付出,倾城和青儿性子都很淡薄,她们的心中,只装着秦问天一个人,后宫琐事,她来处理便好,不会让秦问天有任何烦恼,她也不忍心。
“诸位能够前来,是秦某荣幸,如今,我于无涯海域开创秦天神宗,在此和_图_书声明,绝不会吞并天域任何势力,只要世人不和我为敌,我便不与世人为敌。”秦问天平静说道,来的人,有很多天域的势力,有人想要依附他、有人想要入天窟修行,当然,也有担心他发动战争,统御疆域,吞并诸势力。
“当然,既然我创建神宗,也不可能将所有人拒之门外,自然愿意招收宗门弟子,如今我神宗有几脉,各占据一神城,诸位若想入神宗,需从这几脉入手,通过审核,加入之后,以后为神宗有贡献,成为各脉的核心弟子,才能踏入天窟修行。”秦问天平静说道,他自然希望秦天神宗壮大,但却不会随意收宗门弟子。
“拜见秦宗主。”神座前方,来了不知多少人,他们对着秦问天躬身,朝拜。
“她在千羽姐姐那里。”小混蛋说了声,秦问天轻轻点头,神念一扫,随即他回头朝着身后一处方向望去,对着那边一笑,在那里,有三位美人在,分别是夜千羽、炼狱以及贺兰秋月。
“你真是个聪明的女人。”贺兰秋月轻声道。
每个人,对于情之一字,态度都不一样,她对待感情,如同炽热的火焰,将人点燃,北冥幽皇却恰恰相反。
秦问天的话使得许多人有些失望,但其实他们心中也明白这点,秦问天对他们一无所知,哪能轻易让他们如天窟修行和图书
“你怎么不过去?”贺兰秋月在夜千羽身边轻声问道。
当然,秦问天也和南凰氏、北冥大帝以及姬帝他们交流过,这几股势力底子还是薄弱了些,虽然他会全力培养,使之壮大,但想要更强,以及需要汲取外面的力量。
如今,只是双方都忍着,没有谁敢轻易挑起如同秦族那次一样的神战。
众人听到秦问天的话都点头,露出若有所思之意。
“倾城和青儿和他从少年时期便相识了,相知相守多年,一起患难,终于守得云开,女人,有些时候,该懂得退让一点。”夜千羽浅浅的笑着,两人在一起,只要秦问天爱着她,便足够了,她也知道倾城和青儿在秦问天心中的分量,若是什么都要去争,那么,反而会适得其反。
“你不就喜欢凑热闹吗,炼狱呢?”秦问天问道。
然而,北冥幽皇性格冷淡,心有情愫,却不会主动开口,因而一直没能在一起,仿佛只要守着在身边,她便没有什么怨言。
而事实上她心中明白,在她付出的时候,还有一位美丽女子也一样在付出,在秦问天心中的分量,怕是不一定就低于她,那女子,便是北冥幽皇。
因此,他创建了神宗,任何一股势力的壮大都需要时间,然而他掌控天窟,可以让这时间缩短,他相信,迟早,天窟将会诞生一批天神存在。
和*图*书如今,整个太古的顶级势力,谁不怕秦问天壮大?
她其实并不看好贺兰秋月,但依旧愿意将她带上,给她一丝机会,当年,她对秦问天心生情愫,那时候,秦问天只是展露了天赋,还并非大人物,她为他被囚禁多年,正因为这些付出,他们才能够在一起,这是她大胆的追求。
秦问天自然不会明白夜千羽此刻在想什么,但他知道她的退让,她的付出,她是那样聪明的一个女人,他也知道她的爱,她懂得如何去爱。
“这些,暂且不提,但凭诸位自愿,秦某自不会强求,今日诸君前来,神宗备好了酒宴,诸位可在神宗内畅饮一番。”秦问天挥手说道,顿时,不断有侍女前来,人数众多,摆好酒宴,宴请诸人。
夜千羽对着秦问天眨了眨眼,透着几分柔媚之意,秦问天笑着摇头,这女妖精。
至于那些顶级势力,都没有来,当年秦族神战牵涉如此之光,许多势力都和秦问天站在了对立面,怎么会来庆贺秦天神宗的开创。
谁知道,他们是否和其它顶级势力有牵连呢?
他们和秦问天一样,有一点也心知肚明,别看如今太古风平浪静,但一有变故,恐怕将是石破天惊。
正如夜千羽心中所想的那样,实则,他身上的压力很大,虽说秦族神战之后平静了多年,但他知道,整个太古的目光都依旧盯着和-图-书他,他不得不前行,不断壮大自己的力量,以应变未来可能遇到的危机。
秦问天坐在神座之上,抱着欧阳琴心,一道雪白的身影跳到他的肩头,道:“好多人啊。”
天窟中的力量很强,有乾坤教、九天玄女宫、洛神氏、妖神山,但是,乾坤教、九天玄女宫以及妖神山,是盟友没错,但如若遇到真正的大危机,恐怕便会舍天窟而去,盟友,是合作关系,想要让别人将宗门的命运托付给他,那不现实,终究还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
毫无疑问,是神境。
秦问天敬了一杯酒后便离开了,以他的身份,的确不需要作陪,诸人也明白,今日来神宗,能有如此待遇,已经是秦天神宗非常客气了,毕竟,他们不是太古仙域的顶级势力,身份地位还差了些。
天窟,传闻中接壤九天,在武命星辰上修行的秘境,是他们的机会。
因而,秦问天的话,还是让不少人稍放心了些。
“所以,你要好好想清楚,你有多喜欢他,你应该明白,他身边有多少美人环绕,再加上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想要再成为他的女人,有多难,而且,即便有一天他真的接受了,你又要承受多少,你,真能够忍受吗?”夜千羽美眸望向贺兰秋月,贺兰秋月的美眸中透着倔强之意,点头道:“当然。”
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追求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