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压力

……
“你怎么做到的?”紫微星主冰冷的凝视前方,道。
太古将变,在这场在未来将到来的风暴中,即便是顶级势力,也可能遭到灭顶之灾,各方势力的人都感受到了,这几百年间,太古发生了太多大事,即便是普通人如今都能够预知太古将有大变故,更何况是他们。
但现在的月长空,已经让紫微星主感受到了威胁,他越来越难控了,据他所知,荒域自牛神族覆灭之后,月长空就消失了,随后,荒域,有无数生灵莫名其妙消失。
“一群蝼蚁天神,从今往后,紫微神庭,听我号令。”那面孔冷冷开口。
車族内的这一方世界,是他们秘密,这里的人,除他们天神之外,其他人是只许进不许出的,所有人都一样,进来之后,就不能出去,永生永世在此炼器,而且,都只是炼这一件神兵,然而,他们都是自愿进来的,一代代的車族强者,有许多对炼器狂热的存在,将炼器当做信仰,能够在有生之年见证一柄天下无双的神兵出世,即便是要付出死亡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然而,也有人持怀疑态度,毕竟如今世人都知道,死神在不久前,以黑暗降临佛门圣地,黑云压天,虽然那里具体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或许真的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怎么了?”秦政开口问道,声音竟也有几分温柔。
“是听我号令。”月长空冷冷道。
“是不是压力太大。”秦政轻抚着她的脸颊,柔声道www.hetushu•com
对于这消息的真实性许多人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西方世界乃是佛门圣地,而灭世之战,太过残酷,解释为当年太古仙域诸强神和青玄诸神爆发阵营之战更让人容易接受,若说是由西方世界推动,那就是一场阴谋了。
“事已至此,何必去想这些,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秦政开口道,世间哪有什么对错之分,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那么,永远是对的,只因为,人皆自私。
“你是你,我是我,月长空。”月长空依旧固执。
世人的态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古仙域各巨头势力怎么想。
“荡儿会回来的,一定会,你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他将会变得比我们更强大。”秦政眼神坚定,秦荡天经历了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那样的挫折,足以将天神都击垮,但他依旧相信,他的儿子,终将崛起,那一切的挫折、屈辱、磨难,只会磨砺他往前,让他变得更加的强大。
曾经,秦问天将秦荡天当做宿命之敌,秦荡天却根本不屑一顾,然而如今,秦政夫妇,却已将秦问天视作秦荡天的宿命对手,但秦荡天,真能够战胜宿命吗?
诸天神心头颤动着,都感觉到了月长空不一样了,他竟然,还有前生?
“放肆,月长空,这是你对星主说话的态度吗?”一位天神呵斥道,当初,月长空吞食师尊,取而代之,为了避免一位天神强者的损失,紫微星主决和-图-书定接纳他,毕竟天神,对于紫微神庭而言也极为重要,不可能就那么放弃。
不仅是秦族、車族在准备,那些有着强大底蕴的巨头,都在准备,当年发生在秦族的神战,虽说各方都是强者齐出,但显然,不可能真的将所有的底牌全部都展露出来,依旧都还是有所保留的。
秦天神宗靠着天窟,有着无与伦比的潜力,西方世界,则本身就是一座庞然大物。
“恩。”她点了点头,美眸中闪过一抹坚定之意,她也相信,若说秦问天是她儿子的宿命之敌,那么,荡儿,一定能够战胜宿命。
诸势力,同样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这压力,来自秦天神宗、来自西方世界,早在古青玄封禁松弛的时候就有声音传出,太古未来将变,如今,这场大变故,似乎越来越近了,他们都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谁也无法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这场变故又会有怎样的影响,但他们能做的,只有抓紧一切时间变强。
“我们错了吗?”她轻声说道,使得秦政身体轻颤了下,看着怀中的美人,他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抹震惊,他的妻子是怎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若是以往,这句话,绝对不可能会出自她的口,然而如今,她却说,我们错了吗。
玄域,紫微神庭。
神庭中,这一天,七尊天神齐聚一堂,这是紫微神庭的巅峰力量,紫微神庭的掌舵人紫薇星主是一位威严中年,他头戴紫微神冠,显得无比尊贵。http://www•hetushu.com
“要加快进度了。”車族族长开口说道,他身边的天神目露锋芒,都知道族长为何这么说。
此时,有几道身影站在虚空中,是車族的族长,以及数位天神人物,他们凝视前方,目光锋锐。
車族,犹如一片金色的世界,浩瀚古族,笼罩在阵图之中,在車族之内,有一方世界之内,聚集了无数强者,浩浩荡荡,在这一方世界内,有着无尽神阵,而且,依旧有无数人,在这里刻阵,在进行着完善。
整个世界,像是一片巨大的熔炉世界,神阵中间的天地熔炉,有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向上冲出,在上空,这一方世界的苍穹上,有着一道无与伦比的光辉,似乎正在铸一稀世神兵。
秦族,一座寝宫中,秦政闭目养神,有脚步声传来,秦政睁开眼,见到他的妻子正一步步走来,随即柔软的娇躯躺在他的身上,拥抱着他。
此时,紫微星主的目光望向对面的一位脸色苍白的青年,问道:“月长空,这些日,你去了哪里?”
“星主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何必要问。”月长空抬起头,眼眸看着紫微星主,平静的回应道。
“这是什么手段?”紫微星主冰冷问道。
当年,虽说接纳了月长空,但为了控制住他,紫微星主在他身上种下一种极强的禁制力量,如今,却被月长空轻易毁掉了。
“你我有何区别?”那面孔又道。
車族,已将秦问天得罪狠了,西方世界那边,同样野心勃勃,任何一方hetushu.com,都靠不住,很危险。
“不是。”月长空摇头:“在我修行过程中,自主孕育而生,他说,他是我的前生。”
“禁制?”月长空讽刺一笑,随即他的身体直接化作虚无,犹如一团黑雾般,在虚空中漂浮着,随后,这黑雾中出现一道可怕的毁灭力量,仿佛有什么破碎了般,一团黑雾直接毁灭,紫微星主的眼神微变,随后,月长空身体再次凝聚而成,笑看着他。
洛神川从秦问天口中得知当年的一些事情之后,便命人刻意向太古仙域放出消息了,很快,太古仙域许多人议论,西方世界,竟是推动当年古青玄灭世之战的罪魁祸首,而且,西方世界的目的,是一统太古,让他们仙域皆都信奉西方世界的神明,从而收集众生信仰业力,从而得到超脱。
太古诸强,自然要在这次即将到来的风暴中,倾尽全力,存活下来,或者,变得更强。
“谁?”紫微星主冰冷问道。
“他是谁?”紫微星主脸色不停变换,死死的盯着前方,那巨大的面孔盯着他,竟让他感受到了淡淡的压力。
“可是,荡儿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我怕秦族,会在我们手中毁灭。”
“区区小道,想要制约我?”只见那庞大面孔竟开口说话,不过声音竟然和月长空不同,紫微神庭天神都看着这一幕,紧紧的盯着月长空。
“当年,我们若不那样对秦远峰,也许如今的秦族,就该让其它势力感到恐惧了,甚至,有可能走到一个全新的高度,然而http://m.hetushu.com如今,却因我们走到了今天。”她的声音很低沉,似乎在质疑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
“你幻化而生?”
而且,他们对于佛门的一些能力是知道一点的,越是了解,越相信这消息。
車族号称太古第一炼器世家,举一族之力,铸就秘密世界,炼一神兵,若是世人知道,怕是要无比惶恐,这样炼制出的神兵,该是何等可怕神兵?
月长空没有回答,他那白皙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随后,一股恐怖的黑雾在他身后凝聚,化作一尊庞大无比的面孔。
他们,是相信这消息的,而且,他们知道,这消息正是从秦天神宗放出来的,可能就是出自秦问天之手,而秦问天显然和死神有着非常深的关系,死神,为他驱逐诸强,并降临西方世界,若说有谁对当年的事情最清楚,那人,只会是死神,他是亲历者。
“这不是手段,他是真正的生命存在。”月长空缓缓开口。
她的儿子,曾是他们的骄傲,天选之子,风光无限,欲走到太古之巅,但自从秦远峰之子秦问天出现之后,一切都变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而他们秦族以及天选之子秦荡天,仿佛再也不是时代的主角,不再受到上天的眷顾,一切的光环,都在那非凡的青年身上。
不过让他们有些悲观的是,无论是各种条件,他们都不可能和秦天神宗以及西方世界相比。
……
紫微星主盯着月长空,眼眸威严而冰冷,道:“为何我在你身上的禁制力量越来越弱,你在尝试解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