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净世之道

“有些道行。”巨大的面孔中邪笑更浓郁,随后,那面孔周围出现无穷尽的虚影,是那些头颅所化,每一颗头颅,都是一颗冤魂,有着强烈的怨念,此时,这些怨念化作一股大恐怖的念力,无影无形,当秦问天看向前方之时,感觉有一股力量影响着他的灵魂。
而那片黑雾也在净世之光中出现一个个洞,像是在一点点的被撕开。
“哈哈,有意思了,终于知道我这一世的本身会对你如此执着,就连我,都对你产生了强烈的兴趣。”那巨大面孔冷冷开口,若是在以前,秦问天知道月长空有前身必会吃惊,但如今,他心中唯有仇恨,至于月长空是人是鬼、是妖是魔,他都不关心,他要他死。
世间,力量本身不存在好坏多错,善恶,不在乎是佛是魔,只在人心。
“杀。”那巨大面孔冰冷开口,由无尽杀念汇聚而成的杀神长矛划过天地,杀向秦问天,苍穹刮起可怕的杀戮风暴,所有的一切,都要在这一击之下被诛灭。
秦问天手掌划过,顿时划出时空剑河,阻挡住一切邪魔力量,那些头颅被阻隔在外,无法靠近秦问天的身体。
小混蛋庞大的躯体冲向苍穹,他眼神寒冷到极点,同样大吼一声,吞天巨兽可吞天地日月星辰,两股大恐怖的吞噬力量对抗着,他们中间的虚空都像是要坍塌破碎,出现一条条毁灭的线条。
“养料。”月长空只回答了两个字,这一直是和*图*书他最想要做的事情,秦问天不是很强吗?曾经,羞辱他,让他颜面扫地,夺取他一切的光辉,这一切,秦问天该如何偿还?
“你竟还修炼佛门之道。”那巨大面孔吐出冰冷声音,他修炼的力量乃是世间极邪之力,的确有些被佛门力量克制。
“邪如何胜佛,可惜,你没有入我佛门。”他轻声说道,仿佛是在为秦问天而惋惜。
“好,本身。”那巨大面孔邪笑道,刹那间,无穷黑雾,无尽头颅,朝着秦问天吞食而去,仿佛每一颗头颅,都化作邪恶的魔鬼,要将秦问天的血肉啃食干净。
“心魔吗?”秦问天内心中依旧诞生诸多念头,有凡乐和玄心的拷问,有青儿和倾城的拷问,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不断出现,都是他的亲人,然而,却像是都对他不满。
秦问天内心痛苦,他当然知道这些假象,但依旧感觉如此强烈,灵魂遭到冲击。
“道法无门。”秦问天冰冷开口,如今世间之佛门,指的就是西方世界,但是,他不承认,西方世界能够代表佛门,这是佛道,道法无门,佛,本该慈悲,西方世界,却利用慈悲之道,行残忍之事。
“问天、问天……”内心中,仿佛有人在喊自己,秦问天心神一颤,那是凡乐和玄心。
此刻,他召唤佛道星魂,镇压诸邪。
月长空,他吞食无数强者,竟然炼他们之怨念,壮大自身,能够祭出怨神攻击他的灵魂,冲www.hetushu.com击他的内心。
“为什么要害死小叶,你是他的干爹,为何,没有保护他,让她死了。”他们的声音,像是在拷问秦问天,秦问天心中无比自责,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很痛苦。
“是心魔,你要小心。”脑海中,有声音提醒自己,是司晨天神的意志,一直存在于秦问天脑海里面。
……
道发生,这片罪恶之地,化作圣地,圣光所过之处,诸般邪恶,直接被净化毁灭,怨神、心魔,尽皆不能侵扰其身。
“没想到啊。”那巨大面孔闪烁,剑光至,头颅直接炸裂毁掉,随后漫天黑雾仿佛也被光芒刺破,无尽的黑雾朝着各方遁走,秦问天眼神极冷,有一缕缕圣光追击,不想放过任何一缕黑雾。
血债,血偿。
“小叶。”秦问天心颤,那是凡叶的面孔,带着灿烂的笑颜,然而很快,这张面孔就变了,变得狰狞恐怖,脸色挂着血迹,冰冷的盯着他:“干爹,是你害死了我、是你害死了我。”
圣洁无比的光辉降临剑上,秦问天挥剑,这一剑,绽放圣剑光辉,诞生净世剑光,和杀戮之矛碰撞在一起,苍穹震颤,剑和长矛一起被撕裂,毁灭。
佛身之上,绽放无比璀璨的圣洁光辉,那佛光之中,仿佛还融入过光明的力量,事实也的确如此,此道,不仅有佛之力量,还有光明、时空、血脉力量,融合领悟成为一种超强的道,净世之道。
秦问天这和*图*书些年,当然没有白白浪费,他尝试沟通过九重天上的许多星魂,那些星魂的力量超乎想象的强大,而秦问天,会选择一些修行悟道。
苍穹中,黑雾疯狂的翻滚着,无尽的头颅,无穷的面孔,只见那巨大面孔吐出口气,顿时,无尽的头颅面孔中,有一缕缕黑暗之光闪耀,不断在天地间凝聚,隐隐,有一柄可怕到极点的兵器出现,这兵器呈长矛形态,透着无穷无尽的杀戮气息,乃是以无穷死灵残留的杀念凝聚而杀戮之矛,那股恐怖的杀戮气息,仿佛足以杀灭世间一切天神。
这并非是终点,秦问天周身诞生无尽圣剑之光,伴随着他一指,尽皆释放,朝着那巨大的头颅杀去。
秦问天眼角有泪痕出现,但他的眼神却是那样的坚韧,依旧冰冷无比,透着强烈到极致的杀念。
“你想如何对他?”此时,那巨大面孔对月长空询问道。
秦问天那双漆黑的瞳孔中,有着无尽的杀伐之意,他拔剑,剑啸于天,刹那间无穷时空剑意酝酿而生,笼罩他的身体,他周身,是无尽剑芒,只见秦问天一步踏出,身体从原地消失,径直走向月长空的身体。
“秦问天,是你害死了我们,是你,让月长空成长到今天,都是你的错。”这些可怕的怨念化作大恐怖力量,秦问天的灵魂在受到怨念的拷问,折磨。
随后,一张张面孔不断出现,在秦问天脑海中变化。
心魔化作了一尊魔神,不断hetushu.com的在拷问着他的心。
“啊……”秦问天大吼一声,时空之道绽放而出,仿佛要让时空停止下来,但怨念和心魔,如何能停下来?
无数靠近秦问天的头颅面孔,全部直接被超度,灰飞烟灭,光芒照射到月长空苍白的脸上,月长空的肌肤仿佛都要被灼烧净化掉,他身体闪退,躲入黑雾之中。
“轰。”一张无比恐怖的虚妄怨神出现,透着大恐怖之怨,和秦问天的灵魂剑道碰撞。
但却见此刻,苍穹之上,有光辉刺破黑雾,降临在秦问天身后,随即,纯净无比的光辉越来越刺眼,天地间,似有无尽古佛在讲佛经,佛音不断,秦问天身后,一尊无上古佛出现,那是星魂。
密密麻麻的头颅直接附着而来,竟附着在剑幕之上,一点点的啃噬着剑幕,竟之吞掉,当然,也不断被剑意绞碎掉来,但这些头颅是无穷尽的,这样下去,迟早将剑幕啃食干净。
西方世界,因果佛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深色一如既往的平静,深不可测。
养料,他要让秦问天,成为他的养料,只有如此,这一切,才算结束了。
“杀。”秦问天一字吐出,不死经似衍生灵魂剑道,将那无尽的面孔刺破,斩灭那千丝万缕的怨念。
“你这老朋友修行了灵魂之法,而且,灵魂力量很强大,看来要吞食他将他作为养料,还需要花点功夫。”那庞大面孔对着月长空说道:“你自己,不出手吗,我的力量,可是都在www.hetushu.com渐渐传授给你,而且,终究全部都是你的。”
黑雾之中,巨大的面孔悬浮于月长空身后,狰狞可怕。
月长空身后,有一可怕的黑洞出现,宛若邪神之嘴,一声惊天吼声传出,黑洞朝着前方延伸,吞食一切,秦问天的身体,在朝着这边移动,他仿佛要将秦问天吞食掉来。
“月长空此人已化身邪魔,他像是掌控世间一切负面力量,你的意志必须要足够坚韧,否则会死无葬生之地,那样的话,天窟和神宗,就真的完了。”司晨天神提醒道。
“你想杀我吗?”虚无中,有声音传来:“无数年前我都没死,你又怎么可能杀得我,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正如司晨天神提醒的那样,如今的月长空和他的前世之身,能够动用各种可怕的负面力量,可想而知,月长空的前世之身是多么邪恶的存在,紫微神庭诸天神当猜测到他身份之后,直接臣服,不敢有任何的质疑,如此可怕的威慑力,古来能有多少人?
对付邪恶力量,佛门一些手段,往往是最为合适不过的,然而,西方世界的佛修,却没有慈悲之心,他们没有用这些力量去对付邪恶,反而,做出邪恶之事。
月长空点头,虽然有些看不惯这所谓的前世之灵,然而,这家伙确实很厉害,手段惊天,远比现在的他厉害多了,能够提炼世间一切负面的力量为自己所用,而且,境界越高,越可怕。
“干爹。”脑海中仿佛出现了一张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