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因果相连

此时西方世界,因果佛正看着他这边发生的一切,看到秦问天和小混蛋覆灭紫微神庭,他双手合十,口吐佛号。
那边沉默了片刻,随后,有一道声音传来:“琴心,她怎么知道的?”
玄域,巅峰势力,紫微神庭,覆灭了。
他虽然为因果佛,但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只知道,当因果之道降临在凡叶身上的那一刻,他和秦天神宗之间已成因果,无论是凡叶身边的人,还是他自己,都已经入道了。
太古浩劫,这场浩劫由他引起,一切,本该由他来承受,然而,正因为他修为的强大,于是,太古之人想办法从他身边之人入手,牵连小叶。
秦问天,他实力极强,因为,甚至能够窥探到因果业力,看到存在于冥冥之中的虚无力量,从而,对他说话。
欧阳琴心抬起头来,她的眼睛都布满了血丝,随后扑入自己父母的怀中,哭泣着道:“小叶出事了。”
“琴心,你不要胡思乱想,小叶怎么会出事,她不是和小混蛋出去游玩了吗。”姜婷盯着女儿道。
他们悲痛、绝望,泪已成空,他们想要走出天窟,然而,天窟之门关闭了,他们出不去,秦问天,也不会让他们出去。
放下传讯水晶,他对着姜婷道:“你照顾琴心,丫头,不要乱想。”
秦问天超凡,天赋举世无双,如今他发现,他身边的那头妖兽和_图_书,似乎也有非凡来历,可惜,透过凡叶和他之间的那点因果,他看不透,他只能看到那边发生的一幕幕。
而且,这种痛,越思越痛。
即便有预感,为何小叶出事的时候她没感觉到,而是一直到秦问天知道后,她才忽然间生出那种感觉?
“什么?”欧阳狂生和姜婷心头一颤,问道:“琴心,你说清楚,怎么回事?”
“你连下地狱的资格,都不会有。”秦问天的声音是那么的平静,却又是那么的冷漠,冰寒刺骨,他知道,他轻视了曾经降临秦天神宗的那位佛修,他比七戒僧人,强大很多,有着大恐怖能力,神鬼莫测,以未知的手段影响着小叶的行为,甚至,他查探不出来,更可怕的是,小叶自己也无法感知到,小混蛋和她一起出来,感觉不到她的任何异常,否则,必会提前发现。
秦问天会让他们出去送死吗?
凡叶的父母,凡乐和玄心,他们的道行,还差太远。
说着,他身形一闪,便急忙离开了,几乎同时,秦问天离开了玄域紫微神庭,朝着天域方向赶回,那佛门修士的力量,已经不仅仅作用在小叶的身上,甚至可能影响到了天窟的其他人,这件事,必须要解决,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凡乐和玄心,可能会出事。
秦问天话音落下之时,一股力量涌入虚无之中,将那虚幻的佛道身影覆hetushu.com灭掉,随后,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才消失不见,西方世界因果佛眼眸微闭,颂了一声佛号,秦问天的那道声音,很冷,仿佛,真的要让他下不了地狱。
能怪秦问天吗?没有秦问天,哪里能够有他们今天,恐怕,他们早已随波逐流,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可能是苍老的老者,可能已入黄土。
他们,甚至隐隐看到了女儿的尸体,化作了枯骨,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谁能体会?
“欧阳,快去看着凡乐和玄心,不要让他们有事。”秦问天忽然间传音说道,语气有些着急,欧阳狂生心头一紧,道:“好,我立即去找他们。”
“真的出事了,我能感觉到,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秦叔叔将人从神宗送入天窟,他自己出去了,之前我不明白,但是不久前,我忽然间就感觉到了,我也说不清楚,但那是真的。”
小混蛋庞大身躯依旧横亘在那,凶戾的目光扫时八方,他想杀死月长空,但是,月长空却逃走了。
除了月长空之外,秦问天还知道罪魁祸首另有其人,西方世界。
如今,玄域三大霸主,天神山和紫微神庭都被灭,只剩下大魔神宫还在了,这边的消息,很快扩散,传遍太古仙域,太古震动。
秦问天和吞天兽离去之后,紫微神庭废墟,不断有人赶来,他们看着这片遗址,心中涌现无穷感叹。www•hetushu•com
这一刻,无尽距离外的西方世界,因果佛听到了秦问天的问话,但他却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的注视着,那是他,也不是他,那是他的因果业力,因道而生,凡是和凡叶有因果关系之人,皆会入道,又因修为强大与否,承受道的能力不同。
他们没有去问秦问天发生了什么,不需要问,问了又能如何?
这根本不符合常理,琴心能够有预感?
欧阳琴心依旧在哭,哭得撕心裂肺,甚至跪在地上,泪水将美丽的容颜淹没,吓得姜婷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赶紧取出传讯水晶道:“欧阳,你快过来看看。”
甚至,他们知道女儿是谁所杀,西方世界,佛门僧人,而且,是有着大神通的佛门高僧。
在秦问天离开不久之后,天外有一股可怕的黑雾涌来,这片黑雾极为邪恶,使得周围的人纷纷退走,随后,便见黑雾朝着下方一些尸体而去,尤其是身尸,直接被卷入黑雾之中,随即带走,消失无影。
要怪,只能怪天道无情,人心残忍,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保护不了,既然保护不了,为何要生?他们痛恨自己无能、无力。
无论是秦问天还是小混蛋,都是小叶最亲的人。
欧阳狂生和姜婷内心中都因女儿的一句话狂颤不止,这怎么会?
“我问问。”欧阳狂生取出传讯水晶,只感觉心头有些沉重,一m.hetushu•com道仙念打入其中,传递给秦问天,问道:“问天,琴心忽然间大哭,她说,小叶出事了,是真的吗?”
远在玄域紫微神庭的秦问天像是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被人窥视了般,他目光望向西方,眼神可怕,深邃的目光,像是穿透了时空,看向未知的地方,在那里,他看到了一道虚幻的身影,那身影有些模糊,然而却依旧能够辨别出来,是一尊佛,这尊古佛,仿佛是冥冥中的因果业力,注视着他。
怎么会这样!
女儿的死,又能怪谁?
“是你吗?”秦问天开口说道,他隐隐感觉,正是那曾经降临过秦天神宗的西方世界佛修,在注视着他。
能怪小混蛋吗?小叶是最喜欢和他一起玩的,他难道愿意看到小叶死?
虽然诛灭了紫微神庭,但秦问天一点没有轻松感,更不会感到快感,心中,只有悲伤。
不仅是凡乐和玄心,凡叶的好朋友,欧阳琴心,她也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痛袭来,坐在家里的她忽然间泪流满面,痛不欲生,被姜婷发现,赶来问道:“琴心,你怎么了?”
苍穹,战斗风暴平息下来,有轻风拂过,微凉。
天窟中,凡乐和玄心已经知道女儿凡叶已经香消玉损,虽然他们没有看到,也没有去问,但冥冥中的感觉确实如此的强烈真实,让他们觉得,不会错,仿佛,他们已经亲眼看到了般。
这意味着,当这种神秘m.hetushu.com莫测的力量作用在小叶身上的时候,小叶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改变不了。
欧阳狂生和姜婷对视一眼,这么说,他们也感觉到,琴心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但是,为何琴心会在刚才突然间感觉到?
“那是……月长空吗。”有人心颤,紫微神庭月神月长空,修行邪法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如今,他连神尸都不放过吗!
欧阳琴心抽泣着,哭着道:“小叶,她被人杀死了。”
欧阳狂生只感觉心头一痛,和姜婷对视了一眼,那孩子,竟然真的出事了。
既已入道,自然要一直走下去,因果棋局,无法停下,秦问天能灭因果业力,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灭。
“琴心说,她不久前生出这样的感觉,而且非常强烈,那孩子,一直哭。”欧阳狂生回道,他有些担心凡乐和玄心,若是知道小叶被人杀了,他们夫妻,会何等的伤心欲绝,他无法想象自己失去琴心会怎样,那绝对比死还难受。
秦问天听到欧阳狂生的传音,忽然间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既然那冥冥中的力量连他都能够窥视到,那么,其他人呢?
没过多久,欧阳狂生赶来这边,看到欧阳琴心的模样,心痛不已,他抱着自己的女儿,道:“琴心,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爹。”
虽然他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佛门力量,但必然非常可怕,琴心,竟然受到强烈影响,悲痛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