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问佛

秦问天挥手,将这边封禁,随即开口道:“月长空乃邪魔所化,西方世界不铲除便也罢了,然而,和邪魔联手,也是佛道向善?”
他身上的气息,渐渐变得平和。
“居士意有所指。”菩提住持道。
“若如此,为何世间佛修皆都想入小西天。”秦问天问。
要入小西天,他只有一个办法,经过极乐净土的佛门古刹高僧引荐。
“居士身上有煞气。”那僧人闭着眼睛说道,秦问天却是一笑,道:“既然住持愿意见我,煞气自然便不存在了。”
“好一个求大道而舍小道,这么说来,我天窟之人是可以牺牲的,哪怕联手邪魔,都没有问题,都只是为了求大道,为了天下太平。”秦问天笑着说道:“何谓大爱、何谓小爱,不爱一人,竟也有资格妄言爱苍生,恬不知耻,追求称霸也无可厚非,却要以大道行善为借口,何其虚伪之道,这就是佛门本来面目吗?若说牺牲天窟是小道,那么当年古青玄覆灭,苍生丧命,住持可知道,那也是由你们西方世界主导?”
“我造杀孽之后,罪孽已生,人死灯灭,即便超度我,又有何意义?”秦问天反问一声:“佛门慈悲,仅此而已吗?”
“偏激?”秦问天笑道:“既来此求见住持,便请教住持一番,如今太古仙域发生诸多大事,想必住持也知晓,邪魔月长空祸乱天下,不知多少人丧命其手中,其中,想必也有不少修佛http://m.hetushu.com之人,如此作恶,西方世界既追求大善,为何不出手惩戒,将他下地狱。”
“我不明白居士之意。”菩提住持摇头。
“住持慧眼。”秦问天赞了一声,发自内心,他坐在菩提住持对面,随意说道:“我自问佛法高深,却一直无缘得见真佛,是否当有怨念?”
“是吗,那么西方世界欲夺取天窟,对我威逼利诱,住持又如何看待?”秦问天又问,菩提住持不知该如何回应。
“既如此,我欲追求上乘佛法,住持可否推荐入小西天?”秦问天问道。
菩提寺住持菩提住持老和尚佛法精深,且极为善良,乃是世人皆知之事,被许多人敬佩,若非是菩提老和尚本身修行的天赋差了些,怕是早已入小西天成为佛道天神了。
“住持又是否知道,西方世界欲借天窟,一统诸天仙域,称霸太古,而且,据我所知这是你们西方世界神王旨意,这,是佛门佛法之道?”秦问天嘴角带着淡淡的冷笑,他倒想看看,这所谓的高僧,如何回答。
“世间诸邪,无穷尽,杀之不绝,三十三天太大,我佛只能令西方世界无此恶,或许有一天,世间修佛,皆都向善,这种恶,便不存在了。”菩提住持道。
秦问天看着对方,心中冷笑,冰冷道:“虚伪。”
“问佛,见菩提住持。”来人平静开口,他眼眸深邃,犹如星辰般璀璨,此人hetushu.com,正是秦问天所化,当然没有用本来的面容,而且,他还封印了自己的修为,使自己看起来完全和界主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菩提住持心神剧颤,眼眸中竟闪过一抹惶恐,内心动摇,佛法似也随之动摇。
“我追求强大佛门力量,为何不是求佛法而来?”秦问天又问。
“小西天因果佛曾入天窟,随后,天窟中有一少女出行游玩,遇月长空,被掳走杀死,后这少女亲生父母,皆昏死不省人事,少女最好的朋友,终日以泪洗面,无法从因果走出,住持如何看待此事?”秦问天目光凝视对方,冷冷问道。
“居士好大的怨气,这乃是佛门圣地,居士请回吧。”僧人开口道。
“我听闻菩提住持为人向善,有普度众生之念,难道竟真让我斩尽前来问佛之人,也不肯见我?”秦问天冷漠说道,他语气虽是威胁,但自然不会真的这么做,只是世人皆称菩提住持老人为圣者,行善积德,因而他想要用看看,菩提住持是真善还是假慈悲。
但如今,他不得不来,因为,琴心的命数,似乎也被因果佛影响着,随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只能冒险来到西方世界,这片极乐净土。
听到神王二字,菩提身体轻颤,目光眺望外面,随即道:“世间纷争不断,太古仙域何时少过流血,若佛门一统,或可天下太平,求大道,而舍小道。”
秦问天并没有直接前往小西和-图-书天,他还没有自信到认为凭借自己一人就能够闯小西天,对付整个佛门,死神都没有这样的把握,否则,就不会只是前来威胁了,如今的他,虽然已经足够强大,但距离死神,显然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佛法,不仅仅是佛门力量,居士与我佛无缘。”菩提住持摇头。
“居士言重了。”菩提住持道。
“听闻佛门之力能开慧眼,你倒聪明。”秦问天平静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可会有恐惧之心?”
“佛法若是高深,佛在心中,时刻得见。”菩提住持回道。
“佛法无尽,小西天有上乘佛法。”菩提住持直言不讳。
而且,秦问天发现一古怪的现象,西方世界中似有一股股无形的力量,不断朝着同一处方向而去,而那一方向,正是小西天所在的方位。
菩提寺,乃是极乐净土的佛道宗门之一,佛法精湛,受极乐净土世人敬仰,菩提寺之人皆都是苦修者,修行刻苦,从中走出过许多佛法高僧,甚至小西天曾有佛主人物,都是从菩提寺中走出,因为,这座佛道寺庙极负盛名。
“佛主行事,我无法参透。”菩提住持摇头道。
除此之外,似乎就只有一条路,天赋异禀的佛门后辈,有机会得引荐,入小西天修行求道。
“住持终日繁忙,每日前来问佛之人不计其数,住持怕是没有时间接见居士。”僧人缓缓开口。
菩提住持摇头,道:“居士不是为求佛法而来hetushu.com。”
那僧人目光一愣,看着秦问天,微微摇头,然而此时,古刹之中,有声音传出:“居士请入寺。”
菩提住持摇头,他明白秦问天的意思,既然秦问天表明了身份,那么,他便有危险了。
“居士所言太过偏激。”菩提住持摇头道。
这一天,菩提寺外来了一位英俊青年,他身穿一袭黑衣,长发披肩,面容俊秀,气度非凡,有界主修为境界。
这古刹没有宝光,而是显得简单、安静,古朴的铜钟生出铜锈,石亭泛着岁月的痕迹,秦问天穿过长廊,来到了一间非常简陋的房间中,这里没有佛像,只有一个简单的蒲团,以及一盏佛灯,蒲团之上,坐着一位僧人,他容颜苍老,像是要油灯枯尽。
菩提住持身形一颤,目光第一次睁开,他虽苍老,然而眼神却颇为有神,看着秦问天,他又闭上眼睛,颂着佛号,道:“秦居士远道而来,贫僧怠慢了。”
然而菩提住持却摇头:“煞气在意不在形,在内不在外,心有怨念,面向自生。”
挡路僧人听到此言之后让开,双手合十,眼眸闭上,秦问天脚步踏出,步入古刹之中。
“我不与伪善之人废话了,送我入小西天。”秦问天站起身来,身上流露出一股霸道威严之气概!
“他不见我,我便斩尽前来求佛之人。”秦问天淡淡开口,声音冷漠,似透着一股强大的煞气,身前的僧人听到之后双手合十,口诵佛号,顿时佛音弥漫于天地和*图*书间,降临秦问天身上,这佛音并无攻击力量,而是让人心神宁静,想要化解秦问天身上的戾气。
那么,直接展露强大的实力,得引荐吗?这条路,显然行不通,那样的话,他立即会引发小西天佛道高僧的注意。
“佛说众生平等,小西天取世人之信仰,统御四方仙域,受世人顶礼膜拜,香火供奉,凭何?”秦问天道:“凭借的,不过是强大的佛门神通手段,所谓佛法,太过虚伪,若没有强大佛门实力支撑,住持你佛法精湛,可前去让小西天佛主让位于你,看是何下场。”
他来西方世界,是不得不来,小叶已陨,凡乐和玄心成为活死人,他们的仇要报,但这都可以缓一缓,一旦他去送死,谁来报仇?谁救凡乐和玄心?他的家人怎么办?
“佛门净土,居士若造杀孽,自有人超度。”僧人平静说道。
“好一个世间修佛,若世人皆修佛,佛若为恶,岂不是要为所欲为。”秦问天讽刺道。
菩提寺外有僧人走出,看着来人,问道:“居士因何而来。”
菩提住持颂着佛号,微微低头,秦问天继续道:“那些小西天的大佛,除佛门力量强大之外,和世人有何不同。”
秦问天双眸可怕,似开了天眼,能勘破虚妄,他继续问道:“住持还没回答,如何看待此事。”
秦问天走在这片极乐净土,圣洁之光若隐若现,像是笼罩人世间,佛门力量,确实强大,这西方世界,仿佛超然世外,不染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