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镇压

“师叔祖结因果,将秦问天带来小西天,如今师叔祖圆寂,但我们不能辜负其心愿。”又有一位高僧开口,他也是天神人物,但称因果佛为师叔祖,可见因果佛的在小西天的辈分极高。
“问天。”凡乐神色凝固,是为了他吗。
……
“琴心。”姜婷走过来。
秦问天脸色难看,他尝试各种手段,都无法破开这大手掌,他知道,自己被镇压了,而且,那源源不断的力量,会不停的对自己攻击,将他击垮来。
“秦居士。”此时,有一道声音传入耳中,竟是外面的佛说话。
“让大家担心了。”凡乐轻声说道,他依旧显得没有神采,虽然苏醒了过来,但想要从女儿死亡的痛苦中走出来,依旧没有那么容易。
秦问天,竟然发疯,杀入小西天,斩西天佛主因果佛,如今,被小西天镇压,他的命运,怕是已经注定了,这场天窟之争,终于,要结束了吗?
“问天可能去西方世界了,倾城,你问问他现在怎么样。”欧阳狂生看向莫倾城问道。
西方世界,那里强者如云,是太古超强势力,一统西方的可怕存在,秦问天一人,杀入了西方世界吗?
不过就在这时候,琴心忽然间生出一股奇妙的感觉,她擦干眼泪,抬起头,美眸看着自己的父母,道:“父亲、母亲。”
西方世界,独立的时空中,秦问天的灵魂一点点的和图书修复,肉身也渐渐恢复如初,只是,还略显有些虚弱,毕竟刚才经历了一场大恐怖,虽说斩了因果佛复仇,但他自己也绝不好过,受伤很重,若非是有逆天的不死能力,他恐怕也差不多了。
甚至,如今的他已能够做到自塑血脉,用道改变自己的血脉,传承下去,前提是他认为自塑的血脉,强于他拥有的血脉,不过秦问天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想法,等到一切平定之后,想要孩子的时候,他才会去塑造自己的神之血脉,遗传给自己的子嗣。
“恩。”琴心点了点头。
“这是自然,镇压他吧。”一位强大古佛点头,顿时诸佛纷纷同意,他们站在不同的方位,随后口吐佛音,刹那间,天地间诞生至强佛光,小西天,仿佛有无比璀璨的至圣佛光诞生,朝着同一处方向涌去,渐渐的,化作一可怕的佛门大手印,犹如五指巨山,可镇苍天。
血脉力量是如何孕育而生的?当修为足够强大之后,便孕育血脉,天神境界的强者,孕育神血,可传承于后人,而如今,他本身就是强大的天神,他的血,就是强大的神之血脉,岂会失去,如今,他可不是当年的仙之境了,他是神。
就算小西天遵守承诺放他自由,太古诸势力忌惮他的人能不防范?能放过他的亲人?
“我好像好了。”琴心轻声说道:“虽然还是hetushu.com有些伤感,但不像以前那样,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此刻想起来,好像是情绪被别人控制着。”
当然,这都是后话,此刻的他,还处于危机当中。
许久之后,这片时空破碎,秦问天的身影出现在那,他看到自己处于一掌心之下,前方有五指封印,没有出路。
很快,天窟中的人都知道秦问天去了西方世界,君梦尘他们得知消息之后想要去西方世界找秦问天,但是,他们出不去,天窟的出口只有秦问天能够打开,诸人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走出天窟。
欧阳狂生和姜婷都非常担心她,这样下去,琴心真的会出事的。
无尽佛道之光洒落而下,降临他的身上,无尽佛门古字不断朝着他镇压而来,使得他承受无比巨大的压力,无穷佛音不断入耳,欲摧毁他的意志,他身上释放滔天气息,恐怖的时空剑意撕裂苍穹,击碎那些古字佛音,同时击向那掌心,然而那些有一尊尊佛道雕像,镇压一切,秦问天的攻击,破不开这佛道大掌印。
当然,或许因为那是别人的生死。
“秦叔叔不会有事吧。”姜婷担心的道。
“师兄修因果知道,可结因果,他种下了因,将秦问天带来了小西天,却不想自身圆寂于此。”天眼古佛声音中有叹息,不过这些僧人却并未有悲伤之意,仿佛真对生死看得很淡。
秦问天http://m.hetushu.com抬头,眼神冷漠,只听对方开口道:“我小西天佛主圆寂,于秦居士手中丧生,然而这本也是因果,我佛慈悲,若秦居士开天窟,我佛门入主,届时,自会放秦居士自由。”
莫倾城美眸闪过忧虑之色,摇头道:“联系不上。”
血脉,不过也是能力的一种,化身为道,融入到道法之中,运用于道之领悟。
抬起头,朝着虚空望去,他目光穿透一切,随后,看到了那佛门大手印化作五指山,从苍穹镇压而下,这片时空震颤,随即伴随着一声巨响,时空被镇压,而且,那恐怖的佛音仿佛永恒,不断摧毁着这片时空。
……
小西天发生的事情传开,向太古仙域蔓延,一时间,掀起惊涛。
“秃驴,杀不死我,你们死。”秦问天冷冰冰的说道。
诸佛联手将之镇压于此,秦问天想要出去,难如登天。
虽然有百倍时光流速的改变,但外面的西方世界古佛,也绝非是寻常天神人物,他还在和因果佛战斗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有天眼穿透空间探查这里,找到了这片时空,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够找到进入这片独立时空的路。
更何况,自因果佛在小叶身上种下因果,以一位少女的性命来结因果对付他,这小西天的佛,在秦问天眼里,和魔没什么区别,慈悲?善良?何等荒谬,我佛慈悲,能行如此卑鄙之事http://m.hetushu.com
天窟,一座院落中,欧阳狂生和姜婷陪伴着女儿琴心,如今的琴心越来越敏感了,娇躯柔弱,极为消瘦,整个人身上的精气神都像是快要耗尽。
他们能做的,只有修行,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不至于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只能由秦问天一人来承担一切,他身上背负了他们,整个天窟中人的命运,仿佛都压在他的肩头,如今,为了天窟中的亲人,他一人,出去冒险了。
这些佛不会取秦问天的性命,而是镇压,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天窟,秦问天掌控天窟,他是不能死的。
欧阳狂生和姜婷目光一闪,相互对视一眼,随即道:“真的没事了?”
真正在生死大恐怖面前依旧能够坦然不动于心的,只有菩提住持这样的高僧,那样的佛,才是真佛,将生死置之度外,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宁可一死,化解秦问天心中对佛之怨,这才是至善真佛。
佛心不纯,又怎可能窥破生死?
如今,还想要秦问天能相信他们,可能么?
“秦居士何苦执着,既如此,那就只能委屈秦居士了。”声音再次传来,恐怖的佛之手掌内,秦问天不断承受着攻击,仿佛永远不会停下。
“呼……”欧阳狂生神色中闪过一缕异芒,目光望向远方,道:“你秦叔叔,可能在做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危险事情。”
此时,外面,诸古佛环绕在一起,http://www.hetushu.com他们颂着佛号,仿佛是在超度因果佛。
一位佛主圆寂,对强大的小西天而言,同样是巨大的损失。
然而,秦问天错了,此刻,西方世界的那些古佛知道因果佛被杀之后,已经没有再继续打算进入这片时空的想法了。
“秦叔叔。”琴心眼眸有些湿润,有着浓郁的担忧之色,秦叔叔,他一定不能有事啊。
“不知道,我们去看看你凡乐叔叔。”欧阳狂生说道,几人朝着某处方向而去,前往秦问天所居住的地方,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发现凡乐和玄心已经苏醒了,而且,莫倾城她们也在。
“凡乐。”欧阳狂生走上前,双手扶着凡乐的肩膀。
诸人心神一紧,都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佛门大手印,仿佛有诸佛之力,掌心之地,有无尽佛字以及佛像,无比威严,朝着一处方向而去,找到了那独立的时空,这一刹那,哪怕是身处独立时空的秦问天,他的耳中都响起无上佛音,只感觉耳膜嗡鸣颤动,佛音声声入耳,使得他心烦意乱。
因果佛之前也表现得很平静,生死似乎不能动摇其心,但真正死亡降临的那一刻,他的面容何等的扭曲恐怖。
当然,到了他如今的境界,恢复力也是极可怕的,尤其是他还有不死之力以及生命之力的情况下,甚至,血脉都能再生。
听到此话,秦问天脸上露出冷笑,放开天窟?而后,他家人的命运都被小西天掌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