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神陵之变

想到此,秦荡天踏步朝前,竟直接走向了月长空,只见他身后星魂闪耀,太初星魂绽放夺目光辉,星魂化道,可怕的道威直扑向月长空。
“月长空,这不是我的心魔,是你的心魔。”秦荡天冰冷开口,最终吐出一道声音,太初之道疯狂衍化,竟诞生一尊尊魔头,每一尊魔头人物,都是以秦问天为原型,朝着月长空走去。
不知何时,守陵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位绝美的妇人,她安静的站在那,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战斗惊天动地,良久,传出月长空的一声愤怒吼声。
世间优秀女子何其多,为何他会走不出来,还有秦问天,他的目的,不正是为了击败他吗,如今,怎能还受其心魔所控制。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他已经苏醒,当然,他依旧是月长空,融合了两世记忆的月长空,这片神陵中的力量,一旦被他彻底吞噬,他能够快速恢复到巅峰状态,能够省下多年的修行,当年那家伙埋葬在此,还真是为自己省下了不少事情。
不过,他并不关心结局,他更感兴趣的是他们间的对话,以及他们所提到的人。
“秦荡天,你敢阻止我?”月长空邪恶一笑,道:“找死吗?你信不信,我让你秦族满门覆灭,将你秦族一族吞噬,化作养料。”
“轰。”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爆发,那头苍龙竟和月长空爆发了战斗,恐怖的力量爆发,秦荡天眼神冰冷,他身体冲天而http://www.hetushu.com起,竟也冲入战局之中,一起对付月长空,他想要这股力量。
月长空手掌朝着前方伸出,黑雾手掌遮天蔽日,像是有着黑暗无底洞般,一颗颗头颅在深邃的黑暗中出现,直接朝着秦荡天吞噬而去,要将秦荡天整个人也一并吞了。
“嗯?”月长空邪眸透着冷光,扫了秦荡天那边一眼,冷蔑之眸有几分讽刺之意,秦荡天,想要阻止他吗?
更可怕的是,在那片可怕的风暴中,隐隐能够看到一尊庞大无比的身影,他矗立于风暴正中心,周围有着许多可怕的头颅,疯狂的吞噬着一切,将那股风暴都要吞噬入他的头颅之中,仿佛要吸纳整座神陵的力量。
如今,他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这样,他便算是完成了他身为守墓人的使命,可以离开。
秦荡天,他不甘心,这些年在神陵中,他进步极大,修为蜕变,月长空这邪修,却要后来居上,夺取神陵力量吗?凭什么?
那双眼睛泛着极为妖异的光芒,随后,骇人的风暴压迫苍穹,苍龙像是朝着下空月长空和秦荡天而去,月长空身形一闪,朝着苍穹风暴而去,整片苍天仿佛都被他拦截,一颗无比可怕的头颅吞噬诸天,朝着苍天吞去。
即便此刻,守陵人都只是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没有阻止那邪修吞噬神陵的力量。
“快结束了。”那美妇人轻声说道,和_图_书守墓人点了点头,大战的过程中,月长空疯狂截取神陵的力量,然而神陵中的力量却宁可选择秦荡天,以至于月长空只能截取到一部分的力量。
此刻,这一方世界正在经历大变故,所有人的目光皆都朝着同一处方向凝望而去,那里,是神陵的方向。
然而,看起来,神陵之变,更像是因为那外来者所促成的,他修行着可怕的邪恶力量,如今,正在吞噬神之陵墓的无尽力量。
除了守陵人以及那位邪修之外,神陵中还站着一道身影,是秦荡天,他站在那股风暴之中,抬头看着月长空所化的邪恶面孔吞噬着一切,眼神有些寒冷,这神陵中的恐怖力量,将尽皆为月长空所拥有吗?
洪域之地,悬空海中,与世隔绝的禁地。
“没想到这么多年的修行,在神陵中成长领悟,我竟依旧没有将之斩断。”秦荡天脑海中出现一道声音,他闭上眼睛,神女霓裳的绝美容颜渐渐从他脑海中抹去,他想起了另外一位绝色女子,她犹如九天神女高不可攀,她冷漠无双,修为惊天,赫然,乃是秦可欣。
远处,守墓人安静的矗立在那,听着他们的对话,看着他们的战斗,恐怖的神陵风暴不断卷向他们二人,惊天的碰撞之声很快传出,秦荡天虽强,但依旧被压制着,神陵的争夺,不知结局会如何。
事实上,如今的神陵,已经束缚不了他了,然而,他依旧愿遵循自己的使命,www.hetushu.com毕竟在这里,他得到了很多,男儿顶天立地,岂能言而无信。
太初之道疯狂衍化,天地间诞生纯白色的可怕神光,像是白色利剑,斩灭世间一切力量,当斩在邪恶头颅之上时,那一颗颗魔鬼般的头颅直接化作黑雾死气,一点点的烟消云散。
守墓人守护神陵,他们是最了解神陵的人,这一代的守墓人曾经变有过预言,神陵将有大变,如今,预言似乎果然应验了,神陵大变,看来,他早就看出了一些事情。
“不自量力,难怪你会在秦问天手中败得那么凄惨。”月长空讽刺说道,白骨骷髅不断出现,像是发出桀桀的可怕声响,竟直接影响秦荡天的意念,使得他脑海中出现了秦问天的身影,仿佛此刻的他面对的人不再是月长空,而是秦问天。
此刻,神陵风暴犹如吞没一切的苍龙,有一双眼睛像是出现在了天穹之上,盯着战斗的双方。
“据我所知,你自遇到秦问天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沦为笑柄,天下人耻笑,你数次败给他,从未在他手中获得过一次胜利,你,想杀他吗?”秦荡天的话音中有着一抹强大的蛊惑力,月长空目光一闪,随即邪笑了起来:“你竟然以我之道对付我?若是以前,我或许真会受到影响,但如今的我,早已不是曾经的月长空。”
月长空,他拥有世间一切负面道法力量,影响人心。
不少身影闪烁而来,其中有一些老人,他们安和图书静的站在这夫妇的身后,浑浊的目光此刻却释放着锋芒,终于,他们将能够离开,重出太古了吗。
外界,是怎样的?许多人心中想着,有着几分憧憬,他们看着守陵人,一个个走到他的身后,愿意跟随他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一方向,像是出现了海市蜃楼般,一座座神陵墓地竟投影于苍穹之上,一股沉寂可怕的气息淹没一切,黑暗的乌云笼罩着苍天,风暴酝酿而生,天地怒号,呈现末世场景。
传闻,这片神陵埋葬着古时代的一批极可怕的人物,有神王存在,他们在一场浩劫战争中陨灭,埋葬之地化作神陵,将道播撒于神陵之中,古老的传说中,神陵埋葬的至强者可借道重生,重出于世,当然,这传说谁也不知真假,但守墓人或许看出了什么,才预知神陵将变。
月长空抬头,看着那双眼睛,道:“老朋友,我来看你了,和我一起,称霸太古吧,从此天下,你我独尊。”
毁灭的风暴渐渐变弱,仿佛一切将要结束,守墓人拉着他妻子的手,身形一闪,朝着小镇而去,他们站在虚空上,开口道:“这片禁地将开,有谁愿出去,可随我一起。”
在天际边缘,有一道身影安静的矗立在那,任由风暴肆虐,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一切的发生,那是守墓人。
“好邪恶的手段。”他平静的看着那边的战斗,见到月长空的种种手段,心中暗道一声,然而,秦荡天也不凡,和_图_书以强大的意志,坚持战斗着。
秦问天,就是他的心魔,这负面力量被月长空激发而出,秦荡天必须要直面。
“卑微邪修,如何能成大道。”秦荡天讽刺一声,太初星魂的衍化能力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可怕,只见那灼灭一切的白色之光所过之处,黑雾尽皆散去,烟消云散,化作尘埃。
“走吧。”守陵人踏步而出,朝着前方而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仿佛那一切,都和他无关了。
心魔仿佛化作了一尊尊魔头,都是秦问天的身影,朝着他镇杀而来,让秦荡天感到有些绝望、痛苦,这像是他不可战胜的宿命对手。
神陵那边,大地出现裂缝,像是爆发了大地震,苍穹震荡,地面裂开,远处,有巨浪袭来,犹如海啸般,要摧毁一切,许多人朝着那边望去,传闻神陵是镇守这一方世界的根基,如今神陵将消失,这片世界,也将随之一起消失了吗。
秦荡天的眸子中透着血色的光,身上的气息狂暴绽放,他的脑海中不断回想着秦问天的一切,那屈辱的一战,还有曲霓裳的背叛,当年,秦问天降临秦族,他一瞬间从天之骄子坠落,沦为被人耻笑的对象,一切,都是因为秦问天的存在。
守陵人没有干涉,他们知道,守陵人是有规矩束缚的,神陵会赐予守陵人力量,但同时,他们也要受到一些规则的束缚,其中诸人皆知的一条是,在没有找到下一位守陵人替代自己之前,不允许离开这片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