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讨债

“当年我是如何对你的,你又是如何对我的,如今,你身为秦族家主,又发动秦族天神追杀我儿问天,如今,我父子都在,你,该站出来了。”秦远峰开口说道,让秦政,站出来。
再加上秦问天、秦可欣,他们一家三代人,何等的强大,这本是属于他们秦族的力量,但现在呢?
他的家族,对付洛神氏,废掉洛神谕。
现在,打同情牌?想要让他父亲心软,放过秦族吗?
秦远峰,神之陵墓守陵人。
一切,都过去了?
这笔债,将在今天讨回。
天神,是一个势力顶级存在,如若秦族没有天神,那还是秦族吗?和普通的家族,有何区别。
他的家族,追杀他儿子,想要再和对付他一样,对付他子嗣秦问天。
天窟中,秦远峰化道出现,那时候,他展露的实力就已经让诸人明白,秦政,绝对不是对手,可能会被碾压。
“好。”秦问天点头,他挥手,诸天神散开,将整个秦族,围住,滴水不漏,他们曾经对他父亲所做的一切,将在今天偿还,一个人,都不许走。
“秦政。”秦远峰低头,俯瞰着秦政。
“当年,秦族诸天神围杀我,如今,恍若当年,问天,你帮为父压阵。”秦远峰开口说道,他踏步而出,走进秦族,来到秦族和-图-书的天神中间。
“我不牵连无辜,也不放过一人,当年,秦族决定杀我,乃是秦族诸天神决定,你们口口声声为了秦族,那么,都站出来,自裁,偿还你们所造的罪孽。”秦远峰开口说道,秦族诸强者无不心颤,让诸天神自裁,可能吗?
秦远峰没说话,他踏步而出。
“一起杀。”秦荡天朗声开口,身上释放一股惊人的神威,秦族的天神身形闪烁,同时踏步而出,他们没有选择,秦远峰,不会放过秦族的任何一位天神,他们今天,不战也要战。
秦政神色铁青,抬起头,看着秦远峰,这位曾经的族弟,如今,境界已经遥遥领先于他,这种感觉,很无力。
“秦族欠我父子的一切,如今,该如何偿还?”秦远峰冷漠说道,他脚步踏出,朝着前方走去,下方,太古仙域诸多天神都在,但谁敢拦他?
秦问天看到这一幕踏步而出,他身后的天神强者,纷纷踏出,比人多吗?
“你们杀我父亲的时候,族人,在哪里?”秦问天走了出来,怒斥道,秦族,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但凡真有良知的人,怕是不会留下来吧,有人,同情过他们一家吗?
而她儿子秦荡天心动的女子,竟然是,秦远峰之女。
和*图*书此时,秦族一位资历非常老的天神人物开口说道,在劝秦远峰,让他放弃仇恨。
“如若不是主人有着绝对的实力,这些人,怕是又一副嘴脸,真令人恶心。”一位追随秦远峰的老人感到深深的厌恶,人能够无耻到怎样的地步,才能够说出刚才那句话出来。
但是,秦政敢吗?
他站出来,有何用,能对付得了秦远峰吗?他连秦远峰的女儿秦可欣,都没办法碾压,只是略占优势而已,而且,还是借助了审判之戟。
这样的家族,他,还能有感情吗?
“没有人,站出来偿还这笔债吗?”秦远峰看着秦族诸强者,道:“你们所在意的,终究也只是自己的死活,所谓为了家族,何等可笑。”
天窟中,自己仰望的存在,人为高不可攀的存在,竟然是曾经爱慕他的人,是如今他们秦族的敌人。
秦天神宗的天神或许和整个太古诸强有一定差距,但绝对碾压任何一股势力,秦族,当然也不例外。
然而现在呢?
更何况,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人物,他们走到了巅峰,会舍得放弃自己的性命吗?
秦政之妻看着秦远峰,她心脏还在不停的跳动着,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秦远峰年少时期曾爱慕她,将她当做女神,然而,是她根本不m.hetushu.com屑对方,选择了秦政,后来,又对付秦远峰,将他诛杀,哪怕是秦远峰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但命运,还是注定,她从不曾有过半点怀疑自己。
秦远峰和秦问天率天神军团降临,是为了什么,秦族的人,能不明白吗?
如果不是知道秦远峰是守陵人,如果守陵人没有展露过超强的实力,他们会说过去了?
“我,秦族叛徒,秦远峰,回来了。”秦远峰看着眼前的家族,心中,早已经没有一丝的感情,这家族,曾经将他诛杀,且夺走他身体的一切,可谓极其残忍了,那是对待自己族人的手段吗?更像是对待不共戴天的仇敌。
在他们眼里,恐怕只有秦族的复兴,强大,因为,那关系到他们的命运。
今天,是他和秦族间的事情。
那一刻,无数人仰望他,感慨守陵人之强大。
秦政身形缓缓腾空,他的妻子看着他,眼眸有着一缕悲伤。
即便他是圣人,也不可能,此刻他的心,只有冷漠。
听到他的话秦问天等来人都愣住了,君梦尘站在秦问天身边,怒斥道:“老不死的东西,世间竟然有你这么无耻之人,你杀他人之时,夺其血肉,那么残忍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那时候,可曾想过他身上流淌着秦族的血脉?你们追杀我秦师兄的时候和*图*书,不惜一切,用尽手段,那时,可曾想过他流淌着秦族的血,你还要脸吗?”
在数月前,他星空借道,降临太古,威压太古诸强,只凭借道之化身,将诸神喝退。
恐怕,是斩秦远峰,杀秦问天吧。
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秦政,像个男人吧。”秦远峰站在上空,等待着秦政,今天,这场战斗,秦政躲不掉,不战,也要战。
当境界到达这种层次,是否是叛徒,已经根本不重要了,秦荡天一人,就能抗衡整个秦族,可直接再开辟一个秦族,所谓叛徒之名,还有意义吗?
上一次,秦天罡以绝世之资降临,穿越时空而来,威压秦族,放逐秦鼎,那时候,秦族之人内心便动摇,他们曾经对秦远峰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是错,这一次,秦远峰又回来了,惊世之资,他和秦政两人孰强孰弱,似乎已经不需要再议论了,时间,终于给出了答案。
秦族的叛徒,走到了太古之巅,只是化道降临,就驱逐太古诸神,荒谬吗?
如今,他们感觉距离非常遥远的高不可攀的人物,却竟然是,他们秦族的叛徒,可笑吗?
今夕和曾经,是多么的相似,但如今的他,已非当年的他。
“诸位,秦族若灭,太古诸势力,谁能逃掉?”秦政朗声说道,想要发动hetushu.com太古诸强者一起参战,凭借秦族,根本难以对付得了对方。
战?
如今,守陵人终于出去,然而却是,秦族曾经的叛徒,秦远峰。
更可怕的是,无论是秦问天还是秦可欣,都已经有了和秦政一战的实力,他的儿女,都已经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
“秦远峰,你想怎样?”又一位老人问道:“莫非,这生你养你的秦族,你要将你灭掉不成,这里的族人,流淌着和你一样的鲜血,你要将他们杀光吗?”
秦族的人也都一阵失神,凝望着虚空中的那道身影,他们之前已经听说过天窟中的神战是怎样结束的,神之陵墓守陵人化道降临,威压星空,那时候,他们只感觉守陵人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太古巅峰的人物。
“远峰,当年的一切,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为何你还念念不忘,你没有死,如今变得更加强大,你的子嗣秦问天,也天赋绝伦,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何不让这些过往都过去,毕竟,你们身上,都流淌着秦族的血。”
“父亲,血债、血偿。”秦问天冰冷说道,他们弱,就是他,他们强,就想要这样过去,可能吗?
“今日,我秦远峰和秦族之间的恩怨,你们既来,看看便好,谁若干涉,杀。”秦远峰平静的声音中,蕴藏一股无与伦比的霸气,谁干涉,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