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落幕

下一刻,审判之戟化作一道光,飞向了秦政自己,宛若一道闪电般,穿透了秦政的身躯,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仰头,目光望向秦远峰,道:“远峰,我的确不如你。”
“荡儿。”秦政夫妇看到这一幕大声喊道,只见飘荡离去的虚影看向他们,开口道:“父亲,母亲,我必会归来复仇。”
“天选之子,陨。”太古诸强者抬头,这是划时代的一战,天选之子秦荡天于神陵中归来,得到传承的他不可一世,傲然无双,但他终究还是败了,正如同秦问天所言,那终究是传承的力量,甚至还不属于秦荡天自己,更像是神王归来一战,他自身的太初之道,在秦问天的面前依旧显得脆弱,因而当月神之眸被破解之后,秦荡天再无法和秦问天抗衡了,战败,随后,被月长空带走。
“守陵人,等,你们父子,也将会是我的养料。”那邪恶的声音回荡于天地间,时空通道在动荡中闭合,暴乱的气流渐渐归于平静,终于,一切都仿佛落下了帷幕,秦荡天的身体从虚空中坠落,被秦政接住,早已没有了丝毫生命气息。
秦远峰看着那一道道身影,以及不断响起的归来执掌秦族的声音,他心如止水,眼神依旧是那样的平静。
秦远峰看着两人的消失,他心中并没有太多复仇的快感,很平静,像是做了一件自己该做的事情,他不会被仇恨所左右,但既是仇恨,自然要偿还的,如今这一切,终于算是结束了。
这声音落下,秦族不少人跪m•hetushu•com下,道:“请归来,执掌秦族。”
“散了吧,念同族血脉,我饶恕你们,但从此以后,秦族不复存在。”秦远峰挥手说道,他话音落下,抬手挥动,顿时有超强力量降临秦族的一座座象征性的建筑上,天道之威降临,建筑疯狂的坍塌毁灭,在世人面前崩溃倒塌。
审判之戟释放无尽光辉,犹如最后的光芒,在虚空中颤动着,铮铮而鸣。
如今,以秦远峰和秦问天的强大,他们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根本逃不脱,此刻秦问天不出手,或许只时因为他们人到的不齐而已,他们可不会认为,秦问天会仁慈的饶恕他们,要知道在不久前,他们可还杀入了天窟之中,这笔债,秦问天一定会讨回的。
若秦远峰归来,秦族,依旧还是秦族,就如同秦远峰所说的那样,他一家,可当一族。
到了如今,太古仙域的人如何还会不明白,这月长空,根本不是以前的月长空。
他的妻子看到这一幕,眼角有泪水流淌而下,只见她抱着秦政的身体,同样有可怕的道法之威释放,反噬她自身,欲灭己之道,毁己之躯,和秦政一起入黄泉。
“曾经,我无数次幻想着自己来到这里,将秦族覆灭,替父亲你报昔日之仇,没想到如今,父亲你亲自归来,了结这场恩怨。”秦问天站在秦远峰身旁,轻声说道,他同样有着诸多感慨,秦政死了,天选秦荡天,恐怕也结束了。
“月长空吗。”秦问天眼神冷漠:“真没想到,在这和*图*书个时代,能够遇到不同的神王。”
秦族覆灭,接下来,恐怕就将轮到他们了。
看着虚空中消失的身影,秦远峰眉头依旧皱着,这月长空的存在,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终于,秦政夫妇的身体消散,化作风中尘埃,一代秦族家主和秦族之母,就此葬灭,于秦族上空自裁谢罪。
抬起头,看向虚空,秦政叹道:“苍天亡我,非我之过,实乃造化弄人。”
这,就是他们为他们所犯的错误所付出的代价,这代价,太过沉痛惨重,当年所犯的错,太大,不可饶恕,秦族的诸天神,联手葬送了一位秦族最杰出的天骄,甚至剥夺他的身体,何其残忍,如今秦远峰归来复仇,他们真的能怨恨秦远峰吗?凭什么怨恨?
这一生,他们辉煌过,荣耀过,如今,一切都已结束,秦远峰归来复仇,儿子被杀,他们不再有任何希望,但求一死。
秦问天带着诸天神返程,回归途中,秦远峰开口道:“你要小心那人,他和秦荡天曾一起入神陵,据我推测,他应该是一位古神王转世之身。”
一切,都结束了。
他这一生,能有今日,付出了多少,如今,一切尽皆化尘埃,他的传奇一生,将走向终点。
抬头望向远方,秦远峰看向秦族诸人,只见有秦族强者跪地道:“秦族已为当年所犯下的罪过付出代价,秦政伏诛,秦族天神尽陨,当年的恩怨,何不就此了结,你本身为秦族天骄,如今,还请你能够回来,执掌秦族。”
回过头,看http://m.hetushu.com着秦族一座座建筑的坍塌,化作尘埃,秦族诸人心头怅然,他们明白,秦远峰早已对秦族心死,从今往后,属于秦族的时代,过去了。
这笔仇恨,划伤了一个句号。
目光转过,他看向秦政夫妇,秦政夫妇也看着他,神色冰冷,透着仇恨的火焰,但秦远峰内心并没有任何的动摇,仇恨吗?他们,有何资格仇视他?比起他们对他一家所做的一切,这算什么?
“成王败寇,放在一国,或许没什么,但放在一个家族中,未免显得太过无情,这样的家族,有何存在的意义。”秦远峰叹息道,因他一句话,秦族诸人的心再次紧张了起来。
这,便是命运,无论他们曾经多么辉煌,多么强大,但此时,和寻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太古诸强者看着他们渐渐变得虚幻的身影,心中有着淡淡的悲凉之意,问道巅峰又如何,若不能踏足至高无上,终究不过一杯黄土埋葬尘世间,这世间,谁能超脱生死,逍遥世间不受任何人所束缚,唯有超脱九天,古来,可曾有人做到过?
“即便我没有归来,你依旧会有一日站在这里,结局,并无什么不同。”秦远峰看着自己的儿子,平静道:“太古的未来,终究是属于你的,我们暂且先回去吧。”
秦族的人,更感悲凉,他们的家主秦政,自裁而王,秦族之母相随,秦族天神,尽皆葬灭,一个不剩。
秦族无数人都生出怅然若失之感,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曾经,他们身为秦族之和图书人,是无上荣耀,但今日之后,太古再无秦族,世人只会知道,秦远峰和秦问天之名,他们的名字,将代表未来的秦族。
曾经,他费尽心机,最终将秦远峰拿下,成为秦族之主,然而机关算尽,到头来,一切成空,而且,摔得更惨,他一家,尽皆覆灭,不复存在。
临死前,他终于承认,不如秦远峰,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他子嗣。
天选身陨,秦族将灭,而秦远峰和秦问天父子二人,更像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存在,再无人,能够阻挡他们的锋芒,或许,如今还能够和他们抗衡的存在,就只剩下小西天以及那神秘的邪恶修行者月长空了。
话音落下,一股道威降临而下,轰在他的身上,顷刻间,他周身游走无尽神罚之光,和审判之力一道释放,摧毁着他的肉身,毁灭他的灵魂,他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幻,随时都可能消失般。
“不……”秦政的妻子尖锐的吼道,然而没有用,黑雾裹挟着秦荡天的灵魂,于黑暗通道中消失,秦远峰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着,他知道是什么人,同样踏入了神之陵墓的那位邪修,此人手段极邪,当日想要吞神陵,然而,月神却不想被他吞没,而是择月长空传承另一半,但如今,看来还是不可避免的要被他得到完整的月神传承。
或许有吧,他们心中这样想着。
“太古曾开辟八域的神王,他们要么追求至上之路,要么陨落却又心有不甘,想着归来,神陵,便是月神布局,他布局无数年岁月,就等着归来的一天,你没和_图_书看到秦荡天并不像是传承了他的力量,更像是被神王力量所附身吗,他选择秦荡天而不是那位邪修,恐怕是因为秦荡天更好控制,能够让他归来,可惜,布局无数年岁月,终究还是沦为他人的嫁衣。”秦远峰缓缓开口,遥望苍穹,道:“神王陆续归来现世,像是要为这个时代划上一个终点,从而,开辟一个崭新的时代。”
“曾经,秦族诸神杀我,秦族顺势而行,无人站出,今夕,秦政伏诛,又顺势要我执掌秦族,这一切,不过四个字而已,成王败寇。”秦远峰平静的说道,诸人心弦颤动,确实,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成王败寇四字而已,胜者为王,秦族强者,顺势而行,无所谓对错。
光芒闪耀,只见审判之戟飞出,降临虚空之上,随后,竟调转方向,对着秦政他自己。
“好。”秦问天点头,他的目光扫时下空,那些太古诸强者感受到秦问天眼神中的冷漠,一个个内心颤动着,他们从秦问天的眼神中,看到了冷漠的杀意。
秦族天神尽灭,若无天神镇守,即便秦远峰到此为止,秦族依旧名存实亡,一个没有天神的巨头势力,只会遭人觊觎,最终后果会很惨。
“轰。”秦远峰一步踏出,竟然朝着那条黑暗的时空通道中走去,随后,抬起拳头,朝着时空通道中轰杀而出,这一刻,一股骇人的风暴顺着时空通道而去,化作六道之拳,绞碎一切,时空通道颤抖不停,轰鸣的剧烈之声不断的传出,时空通道的另一头,传来一道闷哼声,随后冰冷的邪笑声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