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千零二十九章 西天佛真身

但即便这样,之前的那一次大意,依旧让他受到了极大的重创,他将绝大部分力量都用在吞噬秦问天上,那时的他是兴奋的、是狂热,但在那时候遭到了毁灭一击,可以想象对他的创伤有多可怕,他的伤势,只会比秦问天更重。
刚才,他被幻术拖住,正准备挣脱出来,幻术天道忽然间不攻自破,而后,他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一道剑光划破黑暗,冲入星空,那一剑太过璀璨,神圣而圣洁,绝非邪恶剑法。
之前,若非是因为小叶,他冲入到黑雾之中,陷入月长空腹内,他也不至于处处受制,在里面,他无法沟通诸天星辰之力,极为被动,只能以非常手段。
但此时,那些黑莲幻化为人形,竟然,全部化作了秦问天的身影,这些身影,仿佛直接在北冥幽皇的道心种下,北冥幽皇灵魂剧烈的颤动着,不忍下手。
月长空的命的确够硬,若是其它天神,在刚才那一击之下,怕是已经魂飞魄散了,但月长空依旧还没有死,事实上他当年自吞食紫微神庭的天神,也即是自己的老师,成就天神的时候,他已经丧失自我了,没有了本来的躯体,寄生于无尽黑雾之中,这些黑雾乃是以无穷无尽的生灵生命孕育而生的邪恶力量,无处无在,且无穷无尽,他月长空就是不死的存在。
在秦问天的金身旁,一道虚幻的身影渐渐凝形,像是灵魂,显得很虚弱,那凝现的身影,同样是秦问和_图_书天的身影,不过之前,这是一尊魔道之躯,那并不是使用幻境之道欺骗月长空,而是真实的,如果不真,可能会被月长空识破。
假的,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不能上当。
“担心自己?”太上魔主眼眸睁开,他那庞大的身躯透着无与伦比的威压,不可一世,他盯着不灭天主,开口道:“你真的以为如今还有实力和我抗衡,你以为西方军团被轮回葬灭,本座就不能杀你?”
“废物。”就在这时候,正在和北冥幽皇对峙的太上魔主口中吐出一道冷漠的声音,黑暗莲花包裹天地,欲将北冥幽皇所在的空间覆盖,从下方延伸往上,同时,不断有黑莲直接生长在北冥幽皇的体内,他们两人的战斗,事实上一直都是在灵魂斗法。
“没想到这样一击都没杀死你。”秦问天冷冰冰的开口,他一眼朝着苍穹武命星辰望去,他身后,出现了一尊巨大的虚影,那虚影拥有一双骇人的眼瞳,望向那片黑雾,武命星辰之上,有光降临而下,笼罩浩瀚无尽的星空区域,这一瞬间,整片区域都像是要静止了下来,一股可怕的次元空间力量撕碎一切黑雾,欲将月长空彻底杀死,斩草除根。
北冥幽皇身后,不灭天主以及诸多天神意志疯狂涌入,将力量传递给北冥幽皇,抵抗这股力量的侵蚀,一股灭杀一切的力量降下,杀向那一朵朵黑莲。
秦远峰此时也往前踏出一步和-图-书,一拳轰出,六道之力犹如怒龙出海,席卷星空,追上那一片片黑雾直接将之吞入六道力量当中,父子同时攻击,试图将月长空这威胁彻底抹杀掉,此人太邪太危险,若能够除掉,绝对不能有半点大意和手下留情。
“问天。”秦远峰喊了声,黑雾之中,有璀璨之光闪耀出现,像是一尊佛道金身,手持光明之剑,正是秦问天的身影,他斩破黑暗出现在了前方。
“你的命真硬。”秦问天声音寒冷,他身后出现封印星魂,顿时,引动诸天封印星辰力量,一眼扫过,无尽封印之光垂落下来,降临这片无垠空间世界,那逃离的黑雾不断遭到封禁,哪怕拥有破道威力,依旧难以破开这股道法的力量。
月长空那邪恶的面孔上出现了强烈的恐慌情绪,剑光一闪而逝,那邪恶面孔颤动着,随即崩灭。
四大神王级别的战场,已经有两大战场胜了,而且,秦远峰变得比以往更强,君梦尘似乎也在顿悟,这样下去,他们有极大的希望赢得这场终极对决。
在同一时刻,外面,那颗犹如星辰般的巨大邪恶头颅疯狂的颤抖着,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星辰炸裂、崩溃,无穷黑雾笼罩星空世界,渐渐散去,那双邪魔般的眼眸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邪眸正对着的那片空间,秦远峰的身影出现,看到前方一幕愣了下。
当初,月长空降临西方世界,想要结盟攻打天窟,他同意了,但真http://m•hetushu.com正攻打天窟的时候,月长空和車侯一直在观望,后来才出手,但他都没有计较,他怎会不明白月长空的算盘,但是他不在乎,他相信,月长空和車侯会有利用价值,这场对决中,他们也展露了自己的价值,但现在,两方战场,竟然都这么快落败了,让他很不爽。
那些无形的黑雾都被撕碎毁灭,月长空的面孔出现在不同的星空位置,盯着秦问天道:“你究竟哪一尊躯体才是真身。”
“我怎么就忽略了身外化身,你竟修有两尊身体,一佛一魔。”月长空他恨,这次大意,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他的野心怎么办?这么多年来,转世归来,就为了称霸太古,走上天道之巅,若是因为这样一切化为泡影,他怎么甘心?
“你还是担心下自己吧。”不灭天主的虚影冰冷道。
“都是真身,我早已和身外化身一体。”秦问天冷漠回应,本尊和帝天之身合体之后,便没有所谓的真身和身外化身的说法了,他依旧能够一分为二,但都是真身,都是完完整整的他,秦问天,当然,要带走他一般的灵魂,力量也会遭到削弱,不可能完全拥有本尊的实力,那岂不就相当于两尊身体了。
“这是心魔,他乃是西天神王,佛法极强,如今又化为魔,蛊惑人心的能力极强,不要被迷惑。”不灭天主提醒道,北冥幽皇大喝一声,长发飞扬,绞杀那一尊尊秦问天的身影。
http://m.hetushu.com从战斗开始,西天神王,就从来没有真正现身,如今,此刻出现在她灵魂中的身影,是他的本身吗?
“笑话,之所以和你战斗,是为了……”太上魔主冰冷的开口,随后,那在北冥幽皇体内的黑暗莲花,遽然间爆发出骇人的灵魂绞杀之力,顷刻间,无尽黑莲生长而出,出现在北冥幽皇灵魂之中,仿佛种下。
星空中,不停的有黑雾炸裂,但依旧有无尽黑雾朝着不同方向逃窜,有黑雾化作可怕的黑暗毁灭长矛或长戟,破灭时空道法的力量,想要逃离秦问天的掌控。
月长空不死,他心难安,也不会甘心,小叶的仇,还没有报,血债、血偿。
“杀。”北冥幽皇眼神遽然间变得极为坚韧,意志坚韧无比,绞杀一切,秦问天的身影像是不断幻灭,就在这时候,金色的光辉绽放,那一尊尊身影,化作了一道道金色的佛门身躯,宛若不死不灭的佛。
显然,这是秦问天的剑。
但即便如此,太上魔主竟然还关注着其它的战场,他这废物二字,显然是指月长空,当然,还有車侯。
秦问天一尊身体的灵魂险些被吞噬,但他还有一具身体,而且,他拥有不死经,不死经的逆天就在于不死不灭,逆天的修复能力,到了他今时今日的境界,修复能力更强更可怕,因此在战斗的同时,他无时无刻不再飞速的恢复着。
诸多邪魔,在此刻葬灭消散,仿佛都消失于无形,不复存在。
“你不是利用小http://m.hetushu.com叶将我骗入你腹内的吗?”秦问天冷漠回应,任何手段,都是实力的一种。
血液从秦问天的身上流淌而出,秦问天的眼睛看着她,死死的盯着她,喊道:“幽皇,你要杀我?”
“父亲。”秦问天身形一闪,两道身影一起来到了秦远峰身边,那片黑雾还在震荡,有的渐渐散去消失,然而还有一片黑雾,竟然又凝成了月长空的面孔,盯着秦问天,神色扭曲,冰冷道:“你耍诈。”
莫倾城他们都看到了苍穹上的战斗,眼角都露出了笑容,秦问天没事了,他杀了出来,如今,正在和秦远峰一起抹除月长空,要将月长空的一切都抹掉来。
无穷无尽的声音不断响彻在北冥幽皇的灵魂之中,使得北冥幽皇道心都要失控,她怎么会杀秦问天?怎么会。
“这才是你吗,西天宇域神王。”北冥幽皇内心冰冷。
就剩下死神和吞天神王以及北冥幽皇和太上魔主的战斗了,他们即便不胜,但只要继续拖住战斗,也足够了,等到秦问天和秦远峰抹掉月长空之后,就会赶来这两大战场,一起覆灭最后两人。
秦远峰获胜、如今,秦问天的战场也胜利了,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是我。”那身影承认道:“我一直都在,我也无处不在,只是,你们发现不了我而已,之所以一直和你交锋,并非是真的杀不了你,只是,为了你的灵魂道法而已,如今这世间,不会再有人能够拦得住我,莫说是你,即便不灭天主复活归来,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