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 风云气运,麻烦到来

灵宝阁大老板竟然亲自来到了辰星城。
“这次拍卖会之后,我估计,那些炼丹师都已经赶回各自的门派了吧?”
“是。”
“是。婢子知道。”
关万山淡淡一笑:“没有人会放弃这么大一笔钱的。而他急需钱用,更加不会。”
“就是那个拿出丹云神丹的人……他拍走了天外幽冥……”关万山敏感的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他叫风之凌……”
“婉儿。”
“只不过,你这一次的出手却是帮了叶府的大忙。让叶府从焦头烂额、百般无计之中,突然解脱了出来……”白衣人皱着眉:“这件事……单从表面上看,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完纯属巧合……但,我却感觉其中有一个人在穿针引线,推波助澜促成此事?”
“是,公子慧眼如炬。”
这句话问得很急切!
“打破一个平衡,世间王朝更迭;自然在极短的时间里,他们又会形成一个新的平衡……”白衣青年目光悠然的看着天上白云往复,淡淡道:“风云,就是这么容易。”
“在。”
“是的,公子爷料事如神。”
很迫切!
那么此人是谁?
“唯有王朝兴衰更迭气运,才能够制造足够多的血腥,促使我的修为尽快恢复……抓紧一下时间。”
他说到这里,突然顿住,没有再说下去。
甚至连最基本的寒暄都没有说,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话。
“秀儿这一次行动冒失了,请公子爷重重责罚。”一身白衣的秀儿低着头,和_图_书站在那轮椅上的白衣公子面前。
秀儿低垂着脑袋:“是。”
“是。”
白衣人微微的眯着眼睛,悄然叹了口气,道:“秀儿……你这一次的举动,可是将咱们的计划破坏了不少……慕氏家族这边,经过这件事之后,就算咱们不主动找他们麻烦,恐怕短时间之内,也断断不敢到京城来了。”
京城中,太子府中方面也消停多了,不再找麻烦;而太子妃自从慕氏家族上次来的人突然死光了之后,就彻底地沉默了下来……
“风之凌……”白衣人淡淡的笑了笑:“彻查这个人!”
而万正豪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我那块天外幽冥……没拍出去吧?”
“而皇族自以为掌握了至高无上的权力;需要的时候,就可以联合世家,对抗门派,或者利用门派,震慑世家,自以为是在左右逢源,可以利用皇权攫取最大的利益,所以将两家都看做工具,傻子……”
每个人都是愁容满面。
“还有,近期要注意三国战事,尽快将之挑起。”白衣人目光深邃,道:“我们翻云覆雨楼只要出现,就必然会伴随着王朝兴衰更迭……而你这一次亮出来名号,也算是冥冥中的天意……”
大老板这话是什么意思?
……
这算什么意思?
大家看到都觉得有些陌生。
他说了这么多话,似乎有些疲累,身子靠在轮椅上,懒懒的说道:“如何打破这种平衡……婉儿,你去做。”
“而门和-图-书派则认为世家都没有什么前途……却还在为了血脉延续苦苦挣扎……挣扎几千年不过是挣扎一个传承……所以世家在门派眼中就是傻子。”
灵宝拍卖堂!
土山里。
“乱局,首先就要从这里开始。才是最……”
总算是放下心来。
“完了完了……”
旁边那黑衣人皱皱眉,问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那个人?”
当她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
“不过那个慕子河居然敢骂你,也就是咎由自取,取死有道。”白衣公子淡淡的笑了笑:“无所谓,我本来也打算要利用叶府的事情,调动一下天下风云……而且现在看来,这个计划暂且搁置一下,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而在我看来……这个天下,恰恰就是这么三方面的傻子势力,在维持着一个傻子的平衡……”
……
“只是,唯有到了结果出现的时候,才能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必然要有一朝兴,自然也伴随着一朝灭!”
短时间看来,起码在表面上似乎是归于风平浪静了。
但就是这些事情,继续发生下去的话,自己最担心的事情,那也肯定会顺理成章水到渠发生……
“嗯,但是门派之中的其他人多半都没有回去,是不是?”
居然住了一夜皮肤变好了……就算是没发生那种事情,那么,其他的事情也必然发生过了……要不然一个女孩儿怎么会突然间容光焕发?
这个人,之前从未和_图_书在大老板跟前出现过。
当然,小丫头更加想不到,自己的禁足……纯粹就是因为自己炫耀的一句话。
万正豪和那黑衣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居然异口同声的展颜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已经拍出去了。”关万山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回答。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帮家伙只要出来一次,不搞一票利益回去,他们是不会走的。而这些世家,官府,皇族,便是提供给他们这些利益的合适对象。”
关万山等人这会急的要上吊了!
唯有一个地方却开了锅。
“能,一定能。”关万山很有把握的说道:“因为拍卖之后,他没有把竞拍得来的钱全部提走,而是将其中一大部分寄存在了拍卖行……就算他之后不再拿神丹来拍卖,但总会来拿走那笔钱。”
“是。”
“拍出去了?”大老板万正豪肥胖的身体一阵颤抖,脸色也“刷”的一声变得白了。这一刻,居然有一种拉肚子的感觉。
当初我们都不愿意拍卖这个东西,是您,规定我们哪里有大型的拍卖会就一定要尝试推销。不管如何不惜代价一定要卖出去……因为这有损您的脸面。
另一边,叶笑在抓紧一切时间练功。
这个人的身份,难道竟远远地在大老板之上?
“嗯,你知道该怎么做么?”
小丫头接连闹了好几天还是没有摆脱禁足,郁闷之极!
王妃心中暗忖。
“这些人应该是留在此地,与京城中的世家交往,http://m.hetushu.com甚至,与皇室在来往,是么?”
关万山当场就傻了。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道:“以现在的辰皇帝国而论,他们的当朝皇帝年纪有些偏大了……而太子也有些着急了……因为另外三个皇子,也都已经成长,蠢蠢欲动……”
但他一说话,大老板顿时就哆嗦了一下。神情也立即变得惶恐起来。
竹林中。
但不管她怎么说,王妃还是将这迷迷瞪瞪的小丫头检查了一顿,最后发现,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子,真的是自己想多,想歪了……
“拍给谁了?”跟在大老板身边的一个黑衣人突然上前一步,面无表情地问道。
但是……哼。
做梦也想不到好好的自己怎么会突然被禁足?
如今我们刚刚把那烫手山芋卖掉了,您接着就来问。
秀儿低着头,说道:“若是当真在这次事件中推波助澜穿针引线的话,那人定然就是那个风之凌。”
于是乎,苏夜月被理所应当的禁足了。
“秀儿你负责三国矛盾,将之尽速激化起来。”
白衣公子脸上有些讥诮的意味,口气也有些淡淡的嘲讽,又道:“其实,这个天下真的很奇怪。世家,将皇族当做了傻子;而门派,则将世家当做了傻子;而皇族,却又将门派和世家,都当做了傻子,就是一群很像傻子的人在做一个循环往复的游戏……”
“既然这样,我们这段时间就先在辰星城住下吧。什么时候收回了天外幽冥,什么时候再回去。”黑衣人居然直接拍m.hetushu.com板。
“是。”
白衣青年眼神深邃,淡淡道:“所以,只要将这种并不牢靠的平衡打破,就会即时形成王朝兴衰更迭的局面……不管怎么样,这寒阳大陆的现有格局,注定不能再平衡下去。”
话音刚落,就看到大老板肥胖的身体一阵颤抖,一张白白胖胖的脸顿时变成了死灰色。
但婉儿已经是眼前一亮,道:“是,多谢公子点拨,婢子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衣青年满意的点点头:“你的战略布置不错,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你还忽略了一点,那即是……皇族中人还是有聪明人存在,而皇族也是一切祸乱的根源……”
“婢子以为,只需要将现在在京城之中的这些各大门派的重要人物……杀死那么一两个,制造出某种假象……就可以打破门派之间的平衡,然后再将世家引入浑水之中,皇族实力也会因此卷进来……彼时,无论结果如何,平衡都会被打破,因为漏洞已经出现了。”
“嗯,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再称什么婢子,我听着难受。”白衣青年温和的看着婉儿与秀儿,道:“自称名字就好。”
“虽然这两个小鬼的婚事早就定下来的……但这等贻笑大方的笑柄事情却是绝对不能允许发生的!”
两女眼中同时闪过一丝喜悦,脸上掠过一层红晕,道:“婉儿(秀儿)遵命。”
“世家在利用皇族,利用皇朝力量,在不断地发展繁衍生息……在他们眼中,皇族只是他们手中可以随意操控的工具……”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