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七十八章 叶笑,夜宵?

让我死了吧!
这是什么说法,什么逻辑,什么概念啊!?
另一边,叶笑马不停蹄的赶回家里。
“咦,你怎么焉了呢?咋的了呢?”小丫头走出去好久,才消除了自己心中对这个话题的羞窘,却见叶笑没有跟上来,不禁转头回来问。
额……不不不……叶笑?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都是敌人呢?
“对啊,夜宵。”苏夜月兴致勃勃,背着手跳着走路,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总算是知道了,你这个名字的由来了……”
他现在就只差晕过去,心底更是很渴望能真晕过去。
“夜宵?”叶笑一头黑线。
苏夜月哼了哼,看着叶笑离去的背影,有些嘀咕,眼神也有些复杂。
“宋叔,你这是咋了?”叶笑一头雾水。
不对啊,这事情不对啊……
你,还好么?
整个逻辑,整个过程是这个样子的?
“他不想留在这里……所以才故意的……哼,他急着赶回家,定然有事,我就不耽搁他了。”小丫头有些怏怏不乐,随即又沉思:“他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以前被我修理,只会满嘴的阿谀奉承哀告求饶;但现在却是云淡风轻的就那么走了……难道是我用力小了?”
我这辈子见过的能惹祸的加起来貌似都不如他一个人!
那眼神,活脱脱就是看着一个妖怪,看着一个祖宗!
“呀呸……”苏夜月满脸通红,伸手扭他:“你以为你自己多么香喷喷的一般么……来来来,本姑和-图-书娘教训教训你这个没羞没臊的家伙!让你领教领教我的风华剑诀……”
所以自信心那也是爆棚。
“那天晚上咋了?”叶笑穷追不舍,很有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尽头。
小丫头虽然是不大懂事,但说到这里,却也突然闭嘴,再也说不下去,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红得如同猴子屁股一般,却是更加的秀色可餐。
“是啊,当时我爹也很奇怪,就问,为啥啊……”苏夜月快活地说道:“然后叶叔叔说……当年与婶婶新婚燕尔,如胶似漆,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咳咳咳……”
“我在想……”叶笑悲凉的叹了口气,道:“以后找了媳妇,媳妇是不是要天天吃夜宵……”
管家翻翻白眼,一时无语,强行压抑了自己将眼前这个小王八蛋掀翻在地狠狠揍一顿屁股的强烈冲动。
想起自己名字由来之余,却又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有些怅然:现在,自己的玉牌也被抢走了……被天域那个女人抢走了……不知道,她会放在那里?她自己此刻又身在哪里?
但却已经身不由己地被小丫头拖着往后花园而去。
……
叶府方面貌似一根毛都没有缺少呢!
但叶笑很清楚知道那样做的可怕后果,最轻最轻,也得是自己要在这里陪着练一下午的剑……
别人闯祸顶多赔钱!
凭什么?为什么?
“我没惹事儿啊,真没惹事啊……”叶笑挠着头皮,一脸的纯真无邪若无m•hetushu.com其事。
显然,让一个大姑娘说叶笑名字的来历,多少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当初取这个名字的那会,还是自己取的,就是取‘纵然无根落叶,也要笑傲苍穹’的意思!无根落叶,一来是道出自己的身世,二来就是自己当初身上唯一的身份标识,一块小巧的玉牌。至于笑,就更加好解释。
老大,您怎么有这么一个儿子?
你走到哪里,那里就死人!
只是一念至此,管家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悚然抬起头,愣愣地瞪着自己的这个名义上的公子,实际上的侄子。
人活着,当然要笑,笑口常开!
貌似前世一世,也没有人敢用“夜宵”这个词来形容笑君主吧!
“你还没惹事儿,你还想怎么惹事……”管家仰天叹息,目光悲凉。
而且死的都是你的仇家,你说跟你没关系,有相信的吗?
“当然!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苏夜月嘿嘿一笑:“据说,当年叶叔叔与我爹在一起喝酒,喝醉了;无话不谈;说起你的名字的时候,叶叔叔当时大笑着说……这名字嘛,其实就是夜宵!”
当然了,叶府方面一根毛都没有缺少这是好事,肯定是好事,可是,可但是,貌似有那么点说不通呢!
“咳咳……反正……就是……”苏夜月拼命地转着眼珠子,思考,斟酌用词,却始终红着脸,结结巴巴却又急急忙忙的说道:“据说是叶叔叔想要吃夜宵……婶婶就去做,和图书然后夜宵还没做好,叶叔叔太饿了,没忍住……先把婶婶给吃了……咳咳……然后过一段时间,就有了你出生,所以叶叔叔干脆就直接给你取名……叶笑,顾名思义,你因夜宵而生。所以,咳咳,恩恩,你就是夜宵……”
叶笑目光很有些企盼地望着苏夜月,老天保佑,这丫头刚才那番话是吹牛的……
叶笑急忙溜之乎也。
吃一顿夜宵……夫人去做夜宵……然后中途没忍住……吃了另一种……夜宵?然后怀上了?然后生了儿子……就叫夜宵?……
虽然小丫头的进步,超出了叶笑的预估,但是,可但是——
叶笑一头黑线:“你知道?真知道?”
怎么就能跟夜宵扯上关系了?
叶笑绝望了,他很想找棵歪脖树,上吊个几回……
演戏太难了……
小丫头结结巴巴地说完,眼神也有些躲躲闪闪的意味。
某君主斜眼看着小丫头,心中不禁腹诽:难道这妞,其实骨子里也是个吃货……
我实在是没想到我的名字居然还能这么解释哇老大……
“太子府那边来了信函,说道太子爷想要与叶公子一聚。”管家叹着气:“还有……我听说您去了西市,然后那边立即就死了三个人……”
他么的!
我滴个天哪……
小丫头这段时间醉心于修炼,进步快得吓死人,风华剑诀加上风华心法的进境,远远超出了这个世界的正常武学进境极限,说是一日千里那都是谬赞……
所以,干脆和*图*书选择被虐脱身,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叶笑面容貌似有些扭曲了,瞠目道:“就是夜宵?”
小丫头抱着剑,沉思着。挥了挥小拳头,喃喃道:“现在实力还是不行,得再继续努力,争取下次可以再有力点!”
“你才说谎话呢。”苏夜月不满的撅起嘴:“这事情是我爹那次喝醉了,说笑话的时候说起来的,这些话都是你爹亲口说的,还能假的了……哼,他们因为现在没别人了,可不知道我全都偷偷地听见了……反正绝对不假就是了!”
悲哀苍凉的眼神望着某个兀自兴高采烈找到了有趣话题仍在喋喋不休的小丫头,刹那间觉得天地一片灰暗……原来老子的名字,就是一顿夜宵啊……
管家两眼翻了翻:“那三个死了的经查证身份,确定为太子府侍卫……我的大少爷,您再说这事儿要是和没关系……那才是大白太阳底下出了鬼了!”
“祖宗!”宋绝重重的叹了口气:“您不是说不惹事儿?”
叶笑摊摊手:“宋叔,所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说我杀了人,就算没有实质证据,人证物证什么的,怎么也得有点依据吧?凭啥就说跟我有关系呢?这可真是奇了怪了,慕氏家族死了人要找我,太子府死了人也要找我,是不是什么人死了都得找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真真是不可理喻至极,这还有没有点天理、公理、道理了!”
这么奇葩的名字由来,哥在这天地之间,恐怕真的是头一和图书份了……
这风华剑诀就算是再怎么高明,毕竟也是从自己手中拿出来的,自己想要破解的话,以苏夜月现在的修为程度论,基本就是一根手指头一弹的事情。
我一回来就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很不适应晓得伐?
但叶笑就不同了。
“笑笑,说实在的,你这名字真的挺奇怪的。叶笑,叶笑,哈哈哈……”苏夜月张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一阵笑:“我怎么听,怎么都听着像是夜宵呢,不信你自己念几遍试试。”
你还想要什么依据?要什么凭据?明眼人谁看不出来!
叶笑笨手笨脚的仓促应战,小丫头剑光洒出一片瀑布,行云流水随心所欲,将叶笑虐了一顿之后,终于心满意足,一挥手,皇恩大赦也似:“你回去?你回去吧。”
你这儿子闯祸,起码得赔命,而且还不定得赔几条命呢!
充满了无奈而又无法而又郁闷到家不可理解的味道。
迎面就看到宋管家满眼奇异的目光。
“不对!这个逻辑还是不对!”叶笑终于回过神,审视的看着小丫头:“你还没我大呢,你咋能知道这些的?连你爹都没见过我娘,你又怎么会知道我爹娘之间的秘事!这逻辑根本就说不通……不会是……不会是你刚刚现编出来的吧?”
饶是他两世为人,定力高超,更曾经是名震天域的笑君主,但此刻也是一阵阵的头晕目眩。原来……这个身体……这个名字……居然是这么来的?
刹那间叶笑五内俱焚,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