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万事俱备,准备坑杀!

随即就猛地一下跳了起来!
某人即时便又气又笑的乐出声,这小混蛋,今天终于算是吃了一次苦头……急忙跟出去,叫道:“来人啊……不断地给我去打井水……”
这可咋整?
宋绝欲哭无泪的说道:“笑笑啊……你小子刚才喝的是……世间极品的壮阳酒……”
直到确认了万无一失,才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眼看着天就要破晓了。
显然,在追踪这方面,宋绝不但比不上某君主,貌似比之宁碧落也大又不如!
有位侍卫凑近脸色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出的管家大人身边,小声道:“老大,这事用得着这么麻烦么……只要下一趟馆子……不就解决了?少爷他也可算是此道老手了,比咱们更加的门清吧!”
宋绝愣怔怔的看着叶笑走出去,弓着腰,活像个大虾。
在山上,叶笑用这几天的时间,挖了一个前后通风,左右风凉,上下有通道的山洞。
但,等叶笑回来,宋绝却又什么都不说了——实在是丢不起那人啊。
没有任何理由的狂揍一顿。
而且还在其中很是细心地布置了一番;甚至,还饶有闲暇的在石壁上画了几朵惟妙惟肖,妙韵天成的莲花……
尤其是想到,那个风之凌被自己忽悠的死死的,死心塌地信任自己,还有那丹云神丹和天外幽冥也将在不久之后到手,甚至这些东西到手之后,某人还会一如既往的信任自己,或许数百年后,同样成就丹道顶峰的某人,仍旧会如此信任自己,一生心血尽和图书为自己作嫁,古今龙就更加的快乐了。
叶笑只好点头:“是啊是啊,要不还有啥……”
现在,叶笑正在笔筒山旁边不远的一座高峰上,再度布置阵法,而且,脸上正挂着这种得意的笑容。嗯,充满了猥琐淫荡的贱哥味道……
一干无良的侍卫,一群过来人的男人,看着自家少爷狼狈万状的衰样,看着不断的冲水,看着少爷的裤裆里高高撑起来的帐篷,人人都是憋着一肚子笑……
……
这场闹剧一直折腾到了凌晨。
这事儿,实在是太可乐了。
宋绝几乎要晕了过去,一个童男之身,喝了五斤壮阳酒?
此乃是后话不提。
管家大人可是知道,这样子,一般的水恐怕是没用的……
“壮阳酒?真的?”叶笑惊叫一声。
“那……现在咋办啊?”宋绝怒道。
哗!
中间位置,乃是一个相对庞大的空间。
三十六血卫闻讯而来……
童子鸡?!原来少爷竟是童子鸡……哈哈哈哈……
当然,这是万正豪从来没有见到过叶笑的笑容。
叶笑闻言即时愣住了!
每每想到这些事情,古今龙总是情不自禁的脸上就露出来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种笑容,充满了一种:智珠在握、天下我有、风流倜傥、自命不凡……甚至,还有些暧昧的意味。
然后,他又前前后后的检查了许久许久。
这摆明就是技不如人,还有啥脸说嘴呢……
宋绝完全呆住了,又是一个良久良久,才暴跳如雷:“你他妈不早说和_图_书……你他么的……你你你……我草你真是个圣人……”
这样的童子鸡,怎么弄啊!
左无忌表示自己冤枉之极,完全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发了什么疯……
老子两辈子还是处男呢……哪里需要喝壮阳酒么?
现在追踪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毛头小伙子,一次被引到了茅厕,另一次居然还被引到了妓院……
等后来左无忌通过种种渠道知道此事,顿时笑得肠子都断了……而且此事也成了左无忌,后来的左相爷终生津津乐道的一大得意事情。
叶笑呲牙咧嘴的弯着腰,大虾一般掩耳盗铃地掩饰着某处的突兀:“废话……我……我又从来没有那啥过……我咋知道呢,奥哟喂……这……这种感觉实在是奇怪得很……”
侍卫闻言摸着脑袋,愣愣地回去了,片刻之后,又是一阵忍不住的大笑,显然是刚会过味来。
但,看着少爷下身那狰狞威武的样子,就算只是看帐篷,也是如此的雄伟伟岸!
因为,这种笑容让他总是生出一种浑身鸡皮疙瘩一层层往外冒的腻歪感觉,还有菊花也是一阵阵的发寒……
这种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良好感觉,让古今龙很是惬意。
当然还能是那啥无能,有心无力,可是这小子现在都支楞成那个德行了,怎么也不想那啥无能吧!
叶笑哼哼唧唧,知道自己的话出现了语病,呻吟道:“我就是跟她们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宋绝瞪大了眼睛,无语的看着他,良久才呸了一口唾和_图_书沫,大怒道:“你说啥?你就整夜的跟大姑娘谈人生……聊理想?”
宋绝脸面无光,嘴上发狠:“等你小子回来。看老子不揍死你这个小兔崽子!”
某人前世修炼了一辈子的纯阳童子功,倒也熟悉一柱擎天的情况,可是如今日这般,喝点酒就变成这德行,却还是两世以来的第一次!
……
跟大姑娘孤男寡女在一起整夜整的却是探讨人生聊聊理想……这不是圣人……还能是什么?
而且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感觉。
与某人正好相反,正是将相爷的快乐建筑在君主的痛苦之上!
有几个人这边还在打水,实在控制不住,干脆将水桶一抛,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大笑……
一桶又一桶冰凉的井水先被叶大少将自己的脑袋浸进去;然后过一会,又从头上浇下来。
宋绝一瞪眼:“放屁,你个混账东西!我能比你傻?就这小子还是老手?狗屁的老手,他就是只童子鸡……你知道他怎么变这德行的,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一坛子的壮阳酒!这货,连壮阳酒都不认识!居然还老手……”
而且,叶笑能够肯定,以古今龙的手段,或者需要费些手段名,但绝对可以破除!
叶笑翻白眼:“废话!哎唷……”
想自己当年也是名震江湖的一把好手……
于是引起一阵惊呼,崇拜的目光……
兀自亢奋的某君主这会才终于感觉那股劲儿貌似有些消散了下去,急忙叫停:“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我日啊,今天可和_图_书把这一辈子得澡都洗了……浑身都脱了几层皮去。”
这一夜,叶府某处,哗啦啦的水声就没断过。
这时候是真的没办法了。
若是万正豪这几天有机会见过叶笑的笑容,就会明白:这世上的变态,绝对不止一个!
古今龙这边每一天都能感觉到:咦,那个风之凌又进城了。咦,那个风之凌又出城了。咦……
“这……这可不是一般的童子鸡啊……简直是大公鸡啊……而且是大公鸡里面的极品战斗鸡……”这名侍卫本来在笑,但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从……从来就没有那啥……过?
“你们知道笑君主么……哈哈……当年这小子可是一口气喝了我送去的五斤壮阳酒,雄风之盛哇哈哈哈……”
情急之下,怒道:“不对啊,那你以前跟那些姑娘鬼混……你都混那去呢?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连这点破事都不知道?”
貌似是一种随时有可能拉肚子的感觉……
然后连根毛都没能追踪到!
连宋绝也不知道,叶笑到底是去做什么。宋绝试着跟踪了两次,却两次都是莫名其妙的就跟丢了……
尤其是……在掌控中的那个人自己并不知道他就在自己掌控中……
再接下来的两天,叶笑天天往城外跑。
宋绝愕然说道:“啊?你……你不会吧?你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本想用来阴人的,但却做梦也没有想到,左无忌送的这几坛酒,居然有一种意想不到的作用,叶笑居然因此办了一件大事……此是后话不提。
万正豪每和*图*书一次看到古今龙脸上流露出来这种笑容,总是立即找个缘由避而远之!
叶笑现在的笑容,比起古今龙的变态程度委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滴!
若是这小子其实是个小流氓,色中饿鬼,色狼什么,倒也好办,找家青楼把他往里面一扔就完事儿。但,这家伙居然还是童男,没准连那啥和那啥都一窍不通呢……
这次布置的只是一个迷踪阵。
这本来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叔叔说出来的话;居然责怪侄儿不去寻花问柳……
这一言一出,又引发了新一轮的爆笑……
叶笑呻吟着,弯着腰站了起来,喃喃道:“嘿嘿,没啥事……我去洗个冷水澡先……这事儿,好解决……”
叶笑因为此事,找到左相府,将茫然不知所以然的左无忌狠狠的打了一顿!
自此之后,叶君主对于壮阳酒这东西,敬谢不敏。一来是确实用不着,二来,却是因为太丢人,今夜之事简直就是某君主的毕生最大耻辱!
哗哗哗哗哗哗……
太……太浪费啊……
但是,他却将左无忌送的另外几坛酒,都储存了起来。喝是不敢喝了……但是,叶笑却是将这东西改装了一下。
然后就听到水塘里“噗”的一声响……
那就更爽了!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哗!
宋绝瞪着眼睛,被这一句话震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你小子还是童子之身?童子鸡一只?”
视之为毕生最大荣耀。
那就……那可就真不行了。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不由得一阵黯然,自惭形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