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帝陛下

“哼!”华阳王松开叶笑,突然猛地将酒坛子墩在桌子上,大吼一声:“肃静!老子有话说!”
……
华阳王大声吼道:“但是老子还有一个更加受不了的!就是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家眷在家乡却会被人欺负了!”
“一言为定!哇哈哈哈……赚了……”
一个大着舌头讲,一个满脸醉意的听。
只见他约莫四十多岁,正当壮年;两眼有神,面容方正,与太子殿下颇有几分相像,但那一身辉煌的气势,却是太子拍马也赶不上的!
皇帝陛下!
在场众人包括华阳王本人都跪了下来,唯独叶笑此刻还在桌子上,真真正正的鹤立鸡群,卓尔不群。
兰浪浪即时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貌似还晃了晃,然后出溜一声就钻了桌子底。
“镇北军所属的站起来!跟大帅的华阳军走一个!”
这句话一出来,顿时引来震天狂笑。
与之前太子的诸般做派,当真不可同日而语,差共天地!
“不仅叫你爷爷,我还把我珍藏了几十年的好酒送你!”
另一边,兰浪浪大叫:“我一个人单挑你们……”一句话还未说完,已经被数名彪形大汉圈圈围住,一个人抓住他两只手,一个人摁住他肩膀,居然还有一个掰开他嘴巴,然后咕嘟嘟就是两坛子酒灌了下去。
华阳王惊见眼前来人却是吃了一惊,余者众将也尽都是大惊失色。
“嗷呜……”
不知道啥时候,叶笑叶公子居然站到了某张桌和_图_书子上,俊秀的脸一片通红,眼神已然迷离,身子摇摇晃晃,振臂大吼!
“哼,那个赵黑虎啊……”
“狗日的你要真能弄了赵黑虎,回来我叫你爷爷!”
华阳王今天的哈哈大笑貌似就没有停止过,在人群中举着酒坛子来回的碰,来回的干。
这帮人,这会哪里还讲什么文明礼貌,一个个三字经层出不穷,彼此的祖宗十八代、亲娘老子今天算是倒了大霉了,无一能得幸免,基本就是逮谁骂谁。骂急眼了,举起酒坛子一碰,俩人一起仰脖子,咕嘟咕嘟猛灌!
他的眼睛冷锐地逼视着两侧偏殿,大声道:“老子才不管他是谁!王室贵戚、达官显贵、一方强梁,愿意谁谁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敢欺负我出征将士的家眷的,一律的杀无赦!诛九族!在此对天立誓!”
“你就吹吧,牛都被你吹上天了!谅你这怂包肯定做不到的!”
这还是叶笑第一次见到当今的皇帝陛下。
“放你娘的屁!你把他说的这么可怕,他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这个突然到来的人,赫然便是当今皇帝,辰皇帝国的主宰者!
然后一个放下酒坛子大吼:“爽!”
“切,我就等着看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鼻青脸肿地回来哭诉,你真跟他干上就知道他的犀利了……”
我的经验你要记住,我的教训你更要警惕!
那才真是失心疯了。
“好!一言为定,你小子等m.hetushu.com着!等老子拎着赵黑虎的脑袋回来,你小子见面叫老子爷爷!不对,应该是老子把赵黑虎那家伙整个人活捉回来,当着你丫的面前弄,看你丫的不心服口服!”
扭头就对皇帝说道:“这个小王八蛋,就是叶南天的宝贝儿子……叶笑!”
“哭诉你奶奶个抓,你以为我是你呢!”
叶笑一脸无奈,还只能随声附和:“您就放心吧。”
“哎。”皇帝一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今天这里没有什么皇帝陛下,只有一个当年的将军,来跟老兄弟们喝酒叙叙旧,顺便,为即将出征的将士送行!”
大家除了闭口不提出征的事之外,天南海北,天上地下,往日恩怨,今日情仇,光怪陆离、奇人异事,谈天说地,敌人将领,谁和谁有私交、有私情、有私隐,有私人纠葛……基本就是无所不谈,大谈特谈。
叶笑一脑门子黑线;却也只好过来见礼:“拜见陛下。”
随着声音响动,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着明黄色衣袍的中年人,在他身后,跟随着一脸无奈的几个士兵。
这货显然太不看形势,人家叶笑怎么说也还是有帮手的,他自己可就老哥一个,势单力孤,居然还叫嚣要单挑所有华阳军……不被人灌翻了那才真叫怪事了……
一股血凛凛的凛然意味,突然弥漫而出,威慑四野。
显然这个传说,真的很传说,流传得很多人都在说……
大家一一起身,只不过人人都还www.hetushu.com是很有些拘束,气氛再也热烈不起来。毕竟,皇帝陛下虽然这么说了,但,这家伙始终是皇帝啊……
讲的不会有错漏半分,听的也不会有遗忘半点!
“除非老子死在南疆回不来了!否则,一旦老子回来了,这帮混蛋一个个的收拾!敢让前方的战士流血还流泪,老子就让他血泪不停的流,流到没的流为止!”
突然一把将叶笑的衣领揪住,叶笑原本正在桌子上站着,被他这下子揪得几乎要趴了下来,只见他满嘴喷着酒气道:“小子,你给我听清楚,我可告诉你了!我离开这段时间,我闺女你得看好喽,要是我闺女受一点点的委屈,老子才不管什么你老子是叶南天叶北天,照样阉了你送你进宫做太监!”
一干将军嗷嗷的起哄:“嗷嗷……嗷呜啊……老丈人要把女婿阉了哇哈哈哈……”
皇帝陛下闻言一愣,瞬时便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哈哈道:“原来这小子,就是那一顿传说中的夜宵。”
然而便在这时,一个声音笑道:“这里怎地这么热闹呢……我也来叨扰一杯。嗯,苏大哥,你这话说的可是忒霸气了,诛九族……这话向来都应该是我说的,哈哈……”
“毛头小子,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还想要单挑我们一群……我们随便一个都不跟你喝,咱们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嘎嘎嘎……”几个老兵痞看着烂泥一般躺在桌子底下的兰浪浪得意的大笑。
有很多曾经和-图-书与现在与镇南军的对手交过手的将军,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对方的情况底细详细介绍。
“原来如此,难怪能弄得你小子哭爹喊娘的,老子记住了,老子肯定不怕他,看老子不把那小子干得找不到北,哭都没地方哭去……”
“老子的兄弟们一个个的在前方浴血奋战,血染疆场,马革裹尸!那是真英雄!真男儿!真好汉!这样英雄汉子的家眷,谁敢欺负,老子拧了他的脑袋!老子在这里留下一句话:若是在此次出征期间,将士的家眷若是有人胆敢欺负了,老子绝对饶不了他!”
说着,四顾说道:“大家都起来吧。”
无数先前还军容整齐的将军们此刻纷纷敞着领子,光出膀子,脸红脖子粗地吼叫着,喝骂着!
“爽你个鸡巴毛!”
随即就呼啦啦跪了一地:“陛下大安!”
“老子这一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各国的那些个混蛋,有事没事的就来欺负我们,就想要占领我们江山!所以一遇到这种事,老子就率军出征,打得他们哭爹叫娘的!”
男人,军人之间的亲密交流,就是这样的若无其事,却又在谈笑喝骂之间,将自己一生最宝贵的东西,全盘都托了出去,满目尽是一览无余。
“王爷威武!”
另一个不服不忿地又找上来,新一轮的对骂开始,然后再爽一把,再找其他人再骂,反正今天来得人足够多,不怕找不到对骂加爽一把的对手。
“要是我弄了赵黑虎呢?”
这位皇帝和图书陛下走起路来龙行虎步,就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走进来,便已有一股君临天下的风采,呼之欲出!
人人都转眼,看着这位帝国军神!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谢陛下。”
交给自己的兄弟袍泽,能够放心将后背留给对方守护的人。
华阳王上去一脚就把叶笑给踹了下来,“噗”的一声摔在地上,怒道:“混账小子,你想要被抄家不成么……”
“草……你丫的敢骂我……赵黑虎一定弄死你。”
辰玄天!
让所有人都明白,这句话,华阳王绝不是开玩笑,随便说说的。
华阳王一方的将领顿时嗷嗷叫:“卧槽!在我们大本营,居然被镇北军叫板!弟兄们操坛子上,干掉他们!干死他们!干吐他们!”
“我跟你说,你这一去肯定会遇上赵黑虎,那混蛋,打你可跟玩似的,千万不要不信。就你这两把刷子,他分分钟就能玩死你!”
“放你娘的屁!就此一言为定?我杀他或者抓他你叫我爷爷?”
“好!”镇北军将士猛的站了出来:“谁敢来招量?”
皇帝乍见某人如此的特立独行,不禁也是有些发楞,失笑道:“这一位是……”
但彼此都明白,大家可都是万二分清醒明白的!
此声一出,厅中喧闹的声浪瞬时间静了下来。满室寂然!
众将军一声大喝!
当然,还有醉倒在桌子底下的兰浪浪,不过那货比众人更甚,直接就是五体投地了!
谁敢真的在他面前骂一句:马勒戈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