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轮椅上的公子

华阳王的身子顿了一顿,随即大步走了进去,淡淡道:“一旦事情有变,叶家将是最安全、亦是最后避风港!以叶南天的实力,纵然是举世皆敌,也必能护你们周全!”
叶笑口中喃喃的说道。
他此刻本想要立即离开,但,这个白衣人却给他一种隐隐然不想离开的感觉,那是一种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地微妙感觉。
他眯着眼睛笑了笑,道:“叶公子,这黑夜的夜,可是我的夜呢。”
……
最后一句话,也隐隐飘来:“翻云覆雨楼,我终于能和你交一交手!我倒要看看,有老夫在这里,你们要如何翻云覆雨,倾覆乾坤!”
这个白衣青年剑眉星目,英挺俊朗,若是能够站起身来,必然是翩翩美少年,浊世佳公子。
抬眼痴痴地注视着华阳王的脸上,露出来浓重的忧虑不舍之色。
叶笑隐隐感觉,对方眼神明亮,清澈,几有纯真之感;但似也就仅此而已,显然这个白衣人人才俊秀,拔俗出尘,却仍只是一个普通人,绝非修炼中人。
“敢问公子贵姓?”白衣公子问道。
叶笑了解的点点头。
白衣人欢畅的笑了起来,道:“不认识,不过却已与公子神交久矣。因为我的名字,恰巧与公子重名。我一直很有兴趣,想要看一看,那位跟我重名的叶笑公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今日却是圆了我的夙愿,只是没想到愿望终于达成的今日,却是在这深夜之中。”和*图*书
“家国……家国啊……”
“真是巧了,我也是姓叶的。”白衣公子眼神闪了闪,温柔的笑道。
叶笑道:“何以见得?”
白衣公子轻声说道:“笑傲苍穹,笑傲江湖,人生需有笑,英雄缘无泪。”他温和的微笑着,赞叹地看着叶笑的脸色,轻声道:“笑傲四海八荒,笑傲长天大地,笑尽天下英雄!”
“不要声张!”华阳王低声严厉的说道:“更加不得露出痕迹!”
白衣公子无奈的笑了笑,道:“看,终于出声阻扰了吧?叶公子,咱们有缘,来日再见。”
笑尽天下英雄!
最后,华阳王只留下一句话:“万一我这次不幸战死沙场,不管是什么缘由,都不许为我报仇!”
叶笑一路走出去,以他的心境修为,在这些铁血军人的团团包围之下,竟也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安全感。
若是自己容貌风华绝世,却注定是个残疾,也是不想让别人看到的。
这位夜霄苦笑摇头:“我倒是有心叨扰……只不过,身边可还跟着一个管家婆……”他一脸无奈的指了指身边的那位身材窈窕的女子,道:“这不,媳妇担心我晚上看病会有意外,说啥也要跟着一道出来,有她在,我可是寸步难行。”
“嗯,树叶的叶?”叶笑也是有些兴趣。
刹那间四目相对。
“如此便改日再聚。”叶笑似乎有些惋惜的,再次狠狠的看了那白纱之后的面孔一眼,很有hetushu•com些恋恋不舍的说道:“夜兄可别忘记了他日一定要来找我玩耍,当然,嫂夫人也是要一道前来哦,嫂夫人若是不来,我会很失望哦……哈哈,小弟恭候大驾莅临……”
淡淡笑道:“寒舍就在附近,此刻不过出来逛逛而已,倒是兄台你,夤夜轮椅,才是应该好好的照顾自己才是。”
最后六个字,让叶笑的心中猛然急剧的跳动了一下,大笑道:“听夜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真地感觉我这名字竟是极好的。夜公子在如此深夜出行,想必回家也没甚大事,想请不如偶遇,不如就由小弟做东道,咱们去春风得意楼喝一杯如何?”
叶笑走出来王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而且这个白衣人的风度委实绝佳,叶笑对这个人印象,居然相当的不错。
叶笑极力邀请:“这个有什么关系,嫂夫人也请一同前去便是,寒舍虽陋,客房总还有几间。”
叶笑道:“何须改日,所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就到我那里去,咱们抵足长谈如何?”
前世的笑君主,心中殊无家国之念,因为他本身乃是一个孤儿,自然没有家,而青云天域,乃是一个以修为为尊的境域,只有实力庞大的宗门,实力相对一般的小门派,以及实力更寻常的家族势力,却没有统治万民的国度,所以家国两字,在叶笑心中几乎没有概念。
叶笑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隐隐感觉到这家伙貌似www.hetushu.com很不简单的款,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但,他的神色却让叶笑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而今时今日,此时此刻,这两个字在叶笑心中的分量,却非是一般,这种感觉既陌生,却又……
轮椅一下子顿住了。
及那件走回到即将临近叶家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咕噜噜的响动。
拐角处骨碌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再过片刻,却见到一架轮椅从那里推将出来。两个青衣人,推着那辆轮椅,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面罩白纱,跟随在旁边。
一个白衣青年!
轮椅不疾不徐地向着叶笑这个方向,迎面而来。
“不,是夜色的夜,与公子却是音同字不同,略有遗憾。”白衣公子轻声笑着:“敢问公子的大名,可是……单名一个‘笑’字?”
他魁梧的身子,已然消失在门洞之内。
而轮椅上,端坐着一个白衣人。
“老夫看得出来,笑笑这段时间里进步了良多,再也不是当初的不懂事的纨绔小子。老夫心中甚慰。此后,月儿终身有靠,原本的这份担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正是我的夜。”这位夜公子肯定的说道。白皙的手掌,在轮椅中的膝盖上轻轻拍打。
他不知道,在他走了之后,华阳王与王妃还有苏夜月还有三个儿子,一家六口人静静地坐了好一会。
叶笑眯起眼睛,几步去到路边,静静地观视着拐角处的动静。
让人感觉,这家伙此刻这般极力邀请人家两和图书口子进府,根本就是不怀好意,多半是看中了人家媳妇的姿色。
白衣公子看着叶笑,道:“多谢公子关心,不过我这个已经是自幼便有的顽疾,再也无法治愈,每天夜里出来,也不过是不想看到人,更加不想被人看,而已。”
这种眼神,很暴露,有些明目张胆的急色,却又让人感觉在拼命掩饰。
叶笑眼睛一眯,道:“正是,兄台认识我?”
白纱女子哼了一声,低声道:“时候当真不早了,咱么该回家了。要不然,婆婆又要发脾气了。”
“天色不早了,明日就是出征之期!叶笑,你该回去了。”
而且,这一句‘这黑夜的夜,可是我的夜呢。’这句话,叶笑怎么听,都似乎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意思。
因为,有这么多好男儿,在为这两个字,战斗一生!
“对方是蓝风帝国主力?”叶笑试探的问道:“还有另外一国协助合击?但……就算是如此,这一次出征也是必胜的局面啊。大人何必如此心事重重?未思胜先虑败?!”
叶笑下意识地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只怕真的是有些神经质了。自从古今龙死了,这个京城能够对自己造成致命威胁的人,貌似已经不是很多了……
“敢问公子大名?”叶笑问道。
“叶兄的名字不是更好!”白衣公子眼中闪着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神色,道:“笑!乃是这世上最好的一个字。”
那白衣公子温煦地望着叶笑,竟然率先出口,轻声和*图*书说道:“夜阑人静,兄台此际一人独行,倒是好雅兴。”
华阳王叹息了一句,淡淡道:“此战自然是必胜!”
叶笑怔怔地站了半晌,终于告辞而去。
街道两边,那雕像一般的士兵,仍旧如同标枪一般的挺胸而立。
叶笑心念电转,只是轻声道:“你的夜?”
眼前的夜公子微微摇头,神态萧索,道:“我这腿……实在不宜饮酒,只好辜负了叶公子的好意了……今日已经晚了,改日再登门拜访吧。”
叶笑顿时感觉有一股极度的不舒服的感觉突兀升起,口气转淡,淡淡道:“夜兄真是好名字。”
王妃脸色煞白,一把捂住了嘴,但两行热泪却已然静静地从眼角渗了出来。
“我也叫夜霄。”白衣公子温柔地说道:“‘霄’是……九霄云外的霄。”
叶笑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难道是……那翻云覆雨楼决意出手了?”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再度迈步往前走去。即将与那轮椅擦肩而过的时候,叶笑看到了那位白衣公子正自转头看来。
华阳王下了逐客令。
但,就是这样一个本应备受上苍宠爱的人,却偏偏是一个残疾人!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从那白纱女子面部滑过,故意的在眼神之中露出一丝色眯眯的觊觎味道来。
似乎另一个方向有一辆马车驶来,但却又绝对不像是马车的声音从对面徐徐而来。
“免贵姓叶。”叶笑说道。
话毕却是径自转身往里走去,再无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