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这是一个杂种!

“啊!居然有这么恐怖的瘟疫?”兰浪浪夸张的惊叫一声:“肿么会酱紫!”
“兰浪浪,你想死不成?!”姜太岁目露凶光,看着兰浪浪,大骂道:“你爹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了,你居然还敢在老子面前这般的耀武扬威!等你爹一朝死讯传来,老子当天就开始弄你,不弄得你凄惨落魄,跪地求饶,老子就算白混!”
“凡事存在即有道理,这其中自有因缘。”叶笑冷淡的看着姜太岁,淡淡道:“传说当年啊……姜大人身有寡人之疾,不能那啥,但是又想着要传宗接代,却又不想丢人现眼,弄得人尽皆知,于是就在府中开了一个落第学子的培训学院……”
兰浪浪一脸迷糊,道:“叶哥,您就直说说,可别让我猜了,可郁闷死我了……”
“擦,不许乱说话!什么你草!”叶笑大怒道:“关你什么事?哪里轮得到你?你有什么证据?”
兰浪浪继续装傻:“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当然,还有一点奇怪之处就是……”叶笑一脸纳闷的说道:“那场瘟疫之后,有喜讯传出来……哇呀!尚书大人的妻子,有喜了……”
叶笑一脸的语重心长:“姜这个字,你这么称呼他爹,自然是可以的,但你这么称呼他,可不就是不对!你当众揭人伤疤,怎道人家不恼羞成怒?!”
“这份抗病能力,也真是牛逼了!太犀利了!”兰浪浪一脸佩服,竖起大拇指。
兰浪浪不解www.hetushu.com道:“这话怎么说呢?他的根底咱也知道啊!姜尚书不就是他爹!”
叶笑长叹一声,道:“算了算了,我就跟你个傻子明白说了吧,这个姜太岁,自然是他妈生的,但他爹……就是姜大人了,是个太监,你明白了吧?所以说……你真的不能叫他姜太岁,谁知道他真正应该姓啥?你叫他姜太岁,就是在揭他伤疤,爆他丑闻,他能不跟你急么?”
叶笑摇摇头,这才道:“你误会了,他要那啥咱们祖宗十八代,是因为他知道咱们祖宗十八代都是谁,有便利条件,可是咱们没有他那便利条件哪!”
“这个我也不知道。”叶笑摇头:“连姜尚书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所以,咱们这个就只能算是白骂了,郁闷哪!”
叶笑又嘿嘿一笑:“虽说太岁刚才说要那啥咱们祖宗十八代,可咱们却没法反骂,真是郁闷哪!”
“哦……落地学子培训班那是好事啊,积德啊……可这事……跟姜太岁有什么关系呢?”兰浪浪抓耳挠腮,貌似费解得不行了。
兰浪浪在这方面可是机灵得很,闻弦声而知雅意,故作不解:“怎么了?难道另有说法!”
众纨绔之中,已经有明白人吃吃地笑了起来。
瞬时之间,人群中已有不少人笑得抱住了肚子。
叶笑目光一寒,道:“浪浪,你现在知道啥叫气急败坏了么?”
兰浪浪耷拉着脑袋,一脸恐惧:“和图书我不想,我错了,不是我,真不是我啊。”
兰浪浪居然还成受害者,还做出一副洋洋大度,不屑跟可怜之人计较的样子!
兰浪浪道:“关闭了?难道是那些学子们都考上了?有功名了?”
兰浪浪嘿然道:“那是咱们不息的跟他计较!”
却听叶笑一脸正经的说道:“你难道不知,这可是姜……太岁?”
兰浪浪睁大眼睛说道:“但这事儿跟姜太岁又有啥关系呢?”
来到这里的纨绔,固然大多数都依附于李承泽、姜太岁一边,不过也有一部分中立分子,自成一格,此刻这么有趣的事情,岂能不笑?!
兰浪浪道:“啊?这是为啥呢?”
叶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真是榆木脑袋啊?!姜大人是太监,他能有儿子么?”
叶笑道:“你这个傻鸟,难道是榆木脑袋么?你都不知道他爹其实是个太监么?自小便是伺候皇帝陛下的?”
只听一边的叶笑说话了。
兰浪浪瞪大了眼睛:“卧槽……”
兰浪浪‘醍醐灌顶’一般一下子聪明起来,道:“我终于听明白了,你是说,他爹其实被带了绿帽子,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我一叫他‘姜’太岁,他以为我是在讽刺他,可是我真的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啊……”
姜太岁一张抹满了粉的脸有红砖白,由白转青,由青转紫,最后又由紫变黑,直接就转成了锅底黑,嘴唇直接就没人色了,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叶笑……兰www•hetushu•com浪浪……我草你们祖宗十八代的……”姜太岁气急,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也都骂了出来。
叶笑一副孺子不可教的做派道:“胡说,姜尚书只是他便宜爹,咱们要那啥他祖宗十八代,跟人家姜尚书有什么关系么?得找他亲爹,可你知道这个家伙真正姓什么么?连这个你都不知道,那想那啥人家?”
“有理有理,原来如此,那刚才确实是我的不是了,难怪他如此冲冲大怒,居然冒大不讳的诅咒我爹,虽然于理不合,不过情有可原,我就勉为其难的谅解他这一次吧,可怜的娃原啊……”兰浪浪连连点头,一副我终于明白了,我很可怜同情他的德行。
姜太岁闻言也是一愣,却以为是叶笑见自己一方兵强马壮,可以讨好自己,不惜自行窝里反,便不做声,显然是打算叶笑与兰浪浪俩人自己人自斗。
“就是!记得以后不要乱说话,这可是会有麻烦的……君不见那一百多人都瘟疫了么?”叶笑教训道:“难道你也想得瘟疫?”
叶笑一脸责怪的说道:“浪浪,何必跟此人计较,其实你刚才那句话,委实是说错了,不怪人家发火!”
“错!”叶笑庄严的说道:“你真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我告诉你,他到底姓什么,他妈其实也是不知道的!”
“呵呵……这些落第学子啊,一个个都是长得很帅,很挺拔的那种……嗯,也就是说,这个存在于尚书大人家里内宅m•hetushu.com的学院,只招收俊男。浪浪,你知道是为什么么?”叶笑意味深长的问道。
兰浪浪一副我了解了的样子:“我知道了,真知道了,所谓眼见为实,今日一见,确实是实践出真知!”
兰浪浪低下头:“我错了……但我可以证明,那绝对不是我的种,那时候我应该还没满月呢……没那么强的能力……”
叶笑用手指头点着兰浪浪的额头,咬牙骂道:“你这个榆木脑袋怎么都不会转弯呢,我有说他不是他妈生的么?”
兰浪浪恍然大悟,随即却又纳闷道:“对啊,姜大人自己是太监,怎么可能有儿子呢?嗯……那岂不是说……这货其实是抱养的?并不是他妈生的?可是当年给他妈接生的稳婆,可是专门给官宦人家接生的医女,这又怎么说呢?”
管家宋绝目光更寒。
两个人一唱一和,一个装傻充愣,一个循循善诱的解释。一番论述之下,就这么解释下来了。
兰浪浪用一副自作聪明的口气说道:“不对啊,就算姜尚书不知道,他妈肯定知道吧。”
好半晌之后——
叶笑咳嗽一声,道:“你这人,咋还啥实话都瞎说呢?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这家伙他爹是谁,可不是讨论户部尚书姜大人,我也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无心之语,但无心之语被有心人听到了,自然有其自己的理解,就好像我们拉屎,连自己都觉得臭不可闻,可是狗就爱这一口,你能奈它何?!”
和图书笑点点头,道:“不光你郁闷,其实我也挺纳闷的……因为,这个学院一共就开了半年之后,突然关闭了。”
更离谱的却是,哄笑之人居然还有李承泽在内,叶笑将这幕收入眼底,不禁感叹,真正纨绔的行事模式,真真是自己难以理解的!
兰浪浪愕然:“我错了?我哪里错了?”
“啥?卧槽!”兰浪浪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跳了起来,道:“连他妈都不知道?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杂种……那啥呢?”
“言归正传……”叶笑总结说道:“到现在为止,这位姜太岁……嗯,姑且先称呼他是姜太岁好了……嗯,这位姜太岁的身世,乃是一个千古之谜!”
兰浪浪闻言勃然暴怒,正要上前抡拳便打。
看着这个姜太岁的目光,就如同看着一具尸体。大庭广众之下不能杀你,但老子要宰了你,不费吹灰之力……
兰浪浪持续装傻,挠着头:“那我可糊涂了,你到底啥意思啊,这个是,那个不是的,我脑袋就算不是榆木的,现在也浆糊了……”
叶笑严肃地说道:“其实还得说咱们尚书大人吉人自有天相,就在他家里,嗯,就在他内宅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空间瘟疫,一百多外地学子尽数死得干干净净,但他自己家却是连小猫也没有死一只……”
“非也!大谬也!”叶笑严肃的摇摇头:“相传是这个学院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一百多位学子尽数死于非命,就在一夜之间,全部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