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我不甘心

咕嘟一口,就亮了碗底,果然是酒鬼本色,一口干掉。
及至回到自己房间,越想越觉得,虽然那个宫装妇人梦怀卿有些话说的很绝,很难听。但是,有一些话,却也是很有道理。
“这就是我的目标!”
如斯神情,却已是无数岁月不曾出现在这位超级大能的脸上!
正如梦怀卿所说,现在苏夜月被梦怀卿带走做了徒弟,那么,以后苏夜月不管是修为,还是眼界,或者是地位,全部都将是高高在上,只怕会远远超出自己目前所认知的极限。
紫气东来,世情第一炼。
不甘心,当真便是促使男儿向上的第一要素!
除了奚落自己,貌似就再没有任何的建设性意见了!
宋绝看到叶笑一直默不作声,终于放下了酒碗,至此他已经先后喝了六碗,但却孰非宋绝贪杯至此,实在是因见叶笑难得烦闷如斯,有心为其排解,可宋绝亦知劝解人非己所长,故意猛灌数碗,欲引侄子一璨,不想自己都刻意扮小丑了,仍是无法引叶笑开怀,情知此间只怕有重大缘故,这才开口问道:“笑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
叶笑沉默了一下,终于回应道:“是,是有那么几件事,想不清楚。”
彼时心境自然而然地发生变化。
叶笑不由自主的翻了翻白眼:你比我多活了几十年?
“这种事,哪里还需要多纠结?”宋绝倒是觉得诧异起来:“这事还不好办?干脆两个一起娶了!不是很好?hetushu.com反正两个都对你情深意重,一往而深!”
宋绝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你说说看,叔叔我怎么也比你多活了几十年,见识总比你多多了,经验,也比你多多了……”
“宋叔,你说,人的感情是不是很奇怪?”叶笑苦闷的说道。
叶笑长叹一口气,从心中泛起一股由衷无力感,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就算小丫头初心不变,但,只要那时候自己还是平庸的,就会应了梦怀卿那句话:一个没有实力的人,是连媳妇都保不住的。甚至,连性命也保不住。
叶笑愕然,道:“您没听明白我的问话么?我说的是假如。”
叶笑轻声的说道:“我的目标就是……冲到你们那个世界去,打败你们那个世界,最强大的那个人!”
只是,此刻的叶笑已经陷入了物我两忘之中。
搬出酒坛子,每人各自倒了一碗;宋绝一举碗:“干了!”
他将心中所有的不甘,耻辱,全部都吞了下去,让它们在自己肚子里面发酵。
因为她能够清晰感觉到,在那个方向上,存在一股强大到没有边际的神秘力量,正在缓缓的凝聚。时隐时现,若有若无。
“这事就没有假如!”宋绝斩钉截铁,貌似霸道无比。
兀自自己杯到酒干,大快朵颐。
叶笑见状本欲一笑,却最终仍只是叹了口气,持续默不作声,一味静静喝酒。不意越喝越是心情烦闷,竟是举杯消愁愁更愁!www.hetushu.com
但身子刚一动,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左手还牵着一个小丫头。转头一看,只见小丫头哭得红肿的两眼正疑惑万分地望着她。
叶笑的眼中,射出来锐利至极的紫色神光。
自己若是不努力,梦怀卿当日所说的那句‘配不上’,还是真有可能。
“但现在我知道了、清楚了、明了了!”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两个女人一起喜欢你,而这两个女人都是眉目如画,清丽可人,绝代风华,国色天香,一个与你有婚约,而另一个你对她有深深的亏欠……”
竟然比以往要快速的多,数倍于前。
前世今生,从没有任何一刻,叶笑感觉到自己的目标这么明显,这么清晰。
这几句话,暮然从心中浮起。
叶笑闷闷的道:“这一次,喝宋叔您的酒,下次侄儿另备好酒回请你。”
显然是话不投机的款!
不管小丫头对自己现如今是多么的倾心相爱,但,真正到了大世界开阔了视野之后,将会发现这个寒阳大陆乃是多么的渺小。
我咋就还不醉呢?酒入愁肠,咋还化作一腔睡意呢!
她甚至可以确认,这股力量的强大程度,便是对自己亦能造成相当程度的威胁。
叶笑说道:“宋叔,假如说,有两个女人同时喜欢你……”
在叶笑不知不觉当中,就在他这种至为迫切的心情之下,紫气东来神功在他的经脉中一前所未有的状态,活泼泼运行起来。
突然发现,和_图_书自己找宋绝商量这事儿,真真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结论即时,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我都必须要尽力的,尽快的,强大起来。”
一想起苏夜月的先天凤体亘古未有,顿时心中火热。
叶笑喝了一口酒,又道:“问你一个问题。”
叶笑喝酒。
“我今生的目标就是……我不允许,我要保护的人,保不住!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跟我说:你不配!”
梦怀卿皱起秀眉,心念转动之际,便向要过去看看究竟。
叶笑这个名正言顺的借酒消愁货那边一碗还没下肚,啥事都没有的宋绝便已经干了三碗,大呼过瘾。
宋绝:“说,叔听着呢。”遂大口喝酒。
纵然小丫头本身此时还领会不到,但,叶笑的经验和阅历何等丰富?虽然在男女之情上算是初哥之中的初哥,对于世情历练算是雏儿,但对于实力修为前途这种事情,却是洞若观火。
“那是绝对不可能滴!”宋绝摇头若拨浪鼓,截断了叶笑的问话:“不要说两个女人,就连一个,那也都是木有的。这就是这么多年来,你宋叔的切身感悟。”
宋绝喃喃道:“你小子这是做什么?说明了是要来跟我喝顿酒,商量事情,我好心好意的逗你笑,想方设法、费尽脑筋的开解你,怎地话没说两句你就先倒了……真是的……”
叶笑见状不禁为之气结,再度加重口气,按住宋绝的手,无奈的说道:“我!是!说!假!如!”
此际修炼和*图*书起来,竟是如此的充满了动力!
天空的月色在一阵昏蒙阴暗之后,突然明亮了起来。
不过,自己前世加今生在这方面还的确就是白纸一张,小白一个,宋绝这么说,似乎也并没什么不对。
空间中,几个字一闪而逝:
而这将是他今后修炼路途上的无上动力!
这真是……让我没话说了。
宋绝点点头,面色微白,信口敷衍道:“是啊,可不是很奇怪么。”
因为,这家伙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感情。
叶笑心中对自己说道:“今天的事,我自己视之为至大耻辱,但,在别人眼中却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所以,我要做到……让这种理所当然,永远也不要再发生在我的身上。”
宋绝呵呵笑起来,眯着眼睛看着叶笑:“好好,我听明白了。你说,你说。”
“好,就这么说定了!”宋绝兴高采烈。
“自古男儿自风流,宁忍羞辱不忍仇;留得心中烈火在,方可拨云见日头。”
不想再说话了。
甚至于,是可能性极高的!
南疆,即将带着苏夜月离开寒阳大陆的梦怀卿原本已经飞身在天际,正要再破虚空,取道离去,却突然间皱了皱眉头,遥遥看着辰星城的方向,脸上一片惊疑不定。
叶笑喝了一个半醉,还被宋绝搞了一场老大的郁闷,心情之不佳可想而知。
比自己还白纸一张——自己起码还有姑娘喜欢,这货却是从小到大连一个喜欢他的姑娘都没有。
“你分明觉得,你应该补偿那个你对http://www.hetushu.com她有亏欠的;但,另一个,你也觉得不能辜负这一份深情……”叶笑看着宋绝说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叶笑皱眉,苦笑。
“怎么办?凉拌啊。”宋绝嘿嘿一笑。
此时未醉却思醉!
喝酒不怕,就怕喝药酒,哪怕是毒酒也不怕,就怕喝壮阳酒……
一边的宋绝却是丝毫不觉,兀自兴致勃勃的说话:“另一个是谁是谁到底是谁啊?不会是你小子以前在青楼里边聊理想谈未来处的相好吧?你小子对她有亏欠?难不成是……采花了?又或者是怀了你的孩子?难道是……”
“我之前,从来不曾明确过我的目标在哪里。包括今世,也是如此。如果在冲上青云天域报了仇之后,就再也不知道前路在何方,所谓大道前行,不过就是一句空话,虚幻不真。”
随之,一股氤氲的紫气,自天地间乍现,从无到有,慢慢汇聚,紧接着,以一种若有若无的方式,渐次汇聚进入叶家大院……
随即,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全心全意全神全力地运起了紫气东来神功。
实力!
“竟是这般强大!”
说着说着,恍如来了兴致一般,凑上脸来问道:“我说,是不是有两个妞同时看上了你小子?是不是?恩,我猜猜,一个肯定是夜月,另一个是……另一个是谁呢?你小子之前的所作所为真不咋地,除了夜月丫头,还能有人对你情深意重,一往而深?我咋都不知道呢?”
叶笑说道:“最重要的,这两个人对你都是情深意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