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零七章 缥缈云宫

叶笑知道缥缈云宫,这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叶笑没有接触过,却也是事实。
“然而,你们缥缈云宫的实力固然强大,但据我所知,冰霄天宫现在已经隐隐超越了你们,而这份超越,必然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毫无疑问、无可动摇的事实。”叶笑淡淡道:“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你们缥缈云宫之中,最强大的那一脉出现了问题。”
说到这里,突然哽咽不能成声:“师父,自从我拜您为师,但凡有什么好东西,您总是为我留着,自己从来没有享用过,但这一次,徒儿怎地也不能这么自私,难得风兄将沉疴玉莲催化成功,就证明是老天爷都在眷顾您,就请求您自私这一次,不要再苦了自己了……好么?”
“我是一个很出色的丹师,就凭我可以成功催化沉疴墨莲不就已经证明了一切。”叶笑坦然说道:“而且,我的所谓知道,大抵也就是对天域有些许了http://www•hetushu.com解,仅此而已。”
一个知道这么多缥缈云宫最高机密的人,实在是太该死了!
只是,在三大宗门围剿笑君主实力大损的此时,却不知道是否还能维持原本在七大宗门之中实力最强的位置了!
白衣女子微笑,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喃喃道:“痴儿。”
“我不用。”白衣女子缓缓摇头,说出一句大出闻人楚楚意料之外,却在叶笑意料之中的话。
白衣女子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眼神恢复之前的清冷,却未带杀意,但仍旧没有说话。
叶笑轻轻一叹:“你竟到现在都没发觉你师父根本就不想要服用那沉疴玉莲么?”
白衣女子温柔地笑着,抚了抚她的头发,仍旧没有说话。
白衣女子动作一僵,随即转头看着叶笑,目光慢慢地变的冷峻,淡淡道:“你当真了得,竟连我缥缈云宫也知道?”
白衣女子瞳孔http://www.hetushu.com一缩,看着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看来,你知道的委实是太多了。”
叶笑微笑,漫声吟道:“青云之上有一山;山在虚无飘渺间;千秋万载云雾里,便是天域第一关!”
“师父!”闻人楚楚哀呼一声,泪眼婆娑,神情焦急:“师父,您不能这样子,我还早着呢,我更不一定能去到那样的高度,您怎能为我这般牺牲……”
“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叶笑看着白衣女子,缓缓问道。
而叶笑前世的最大敌人,就是七大宗门之中的其中三个,而且,还是其中势力最大的三个。
闻人楚楚闻言更是大喜过望,匆忙的抹去眼泪,抱住白衣女子的胳膊,喜滋滋的说道:“师父,既然沉疴玉莲已经有了,那么,我们就不需要那么尴尬的方法,也能暂时缓解掉……您……”
叶笑淡淡道:“因为,她还有师傅……她的师父肯定也需要‘和*图*书沉疴异莲’这一脉的灵根那而沉疴玉莲只要有适合的环境,大量的天材地宝辅助……同样可以转化成回天玉莲。虽然那需要相当时间……她的师父未必能够赶得上;又或者是……她同样还有徒弟;她现在不用,留着催化,只要她的徒弟股走争气的话,那是肯定可以赶得上的……”
闻人楚楚放声大哭:“您什么都为徒儿着想,但是徒儿却同样损失不起师父!您为徒儿不惜代价,煞费苦心,可是徒儿怎能就这么没心肝的接受?……”
叶笑淡淡道:“难道说,缥缈云宫的日子竟也不好过?”
“这个问题自然就是……你们所练的这种功法。”叶笑吸了一口气,道:“就眼前的一系列事情归纳整理之后,我大胆猜测一下,应该是……你们的灵药园因为某个意外毁掉了,或者说是……那专门培植沉疴墨莲与沉疴玉莲还有进化回天玉莲的地方,全都因为那个意外而被毁掉了吧?又或者www.hetushu.com说是……已经耗尽了气数、运道?”
青云天域势力分布;一人,二殿,三大神宫,七大宗门!
叶笑微笑:“这‘了得’两字赚来的便宜了,我也只是听说过,不过,缥缈云宫威震青云天域;与冰霄天宫,琼花天宫,并称三大神宫;我如何有资格,去接触这些高高在上的存在,这些所在想来便是天上人间,竟也能称得上‘不好过’三字。”
一人主天下,二殿分南北;三大神宫隐云雾;七大宗门看人间!
“那边让那一天越晚越好!”闻人楚楚情绪激动的叫道。
白衣女子淡淡道:“看来,你知道的委实不少。”
然而白衣女子就那么神色轻轻淡淡地站着,并不说话。眼眸缓缓转向远山,目中神色带着些许迷惘,更多的却是坚定,下一刻,唇边意外地绽放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你错了。”白衣女子缓缓摇头,神情落寞。
“师傅……您说什么?你说你不用?那是延你寿元,解你功m•hetushu.com劫的灵药啊,您……”闻人楚楚一派难以置信!
“为什么?”闻人楚楚诧异万分地失声问道,似是在问叶笑,又似是在问白衣女子。
叶笑得意的一笑:“风之凌应承之事,何曾失过准!我既知你们一脉所修玄功的症结所在,难道不知你们门派的禁忌所在?!你们这一门向来视女子贞洁重愈性命;而且,修行进度一旦达到某层限制,非有此灵药辅助不能度过死劫……所以在得到沉疴墨莲之后,我就尽早催化了沉疴墨莲,这种事总是早解决一日好过一日……”
此言一出,原本已经不见的杀意竟是再度凝聚。
白衣女子微笑:“人世间,总有些悲欢离合无法避免,只不过迟与早而已;那一天,早晚都会到来的,谁能避得过。”
“果然是高高在上呀。”叶笑有些叹息的说道。
叶笑点头:“我还知道,以姑娘的这种性格,在缥缈云宫的日子,定然是极不如意的;纵然修为如何高深,总也与众人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