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为什么要有风度?

至此,闻人楚楚再度愣住,掩口无言,默然无语。
闻人楚楚怒道:“风兄,你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闻人楚楚并没有阻拦,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世上,好男人绝对比好女人更多。”叶笑淡淡说道。
闻人楚楚面红耳赤之余,虽然明知道这番话旨在劝慰自己师父,却也不由的真的动气了,俏脸寒霜,说道:“风之凌,你说话需要注意分寸。总是絮叨这等市井无赖的混账话,徒然有损自己形象。”
叶笑说的话无疑尖锐,甚至可以说是相当不客气的。
叶笑冷笑:“我是不懂得。但我们这些鲁男子的高傲,你们女人又何尝知道?只是以为自己长得漂亮,生得动人,所有人就都得对你们存有非分之想?就因为自己长得好看,就以为所有男人见到你们都有色心?”
叶笑推门而出。
看到闻人楚楚沉默不语,叶笑淡淡道:“现在,你们也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m•hetushu•com,找我相信不难。我就先回去了,若是有事情的话,可以到灵宝阁找我,方便得很。”
“这话说的可笑了。”叶笑淡淡道:“你都没听明白我刚才说的话么?为什么要在女人面前就需要风度了呢?尤其还是自己没有意思的女人面前,这是什么道理?男人的风度,随身自带;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应该一般无二,无谓做作。”
叶笑冷笑道:“我倒真的是不明白了……这到底是高尚,还是愚蠢,又或者说,沽名钓誉、自私自利!”
叶笑冷哼一声说道:“难道我现在在你们心目中还有什么好印象么?何必自欺欺人,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你们对我有心,我却也没有对你们有意,更加没有想过要占有你们,收入自己后院,娶你们为妻;连收你们当小妾都不想,既然对你们无欲无求,更是你们有求于我,我说话又需要注意一些什么?”
和_图_书笑哼了一声说道:“但凡是人,便有爱美之心,看到你们会惊艳,会想要占有,实在是人之常情,但你们只要不同意,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其实说白了,天底下的女人还不都是一个样?找个青楼钻进去,里面什么样的姑娘没有?”
叶笑的速度很快,转眼间,便已经消失在大门口。
男人只有在无欲无求的时候,才会随心所欲,肆意而行,表现自己的最真实一面;若是真的对哪一个女人惊艳,或者一见钟情,便会极力的在她面前表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以搏美人青睐。
但是,仔细想一想,事实却又的确就是这个样子的。
叶笑嘿嘿一笑:“是个屁!”
那声音中,竟然很有几分伤心和失落,以及一种说不出的怅惘意味。
再过片刻,脚步声轻轻响起,闻人楚楚从门内缓步走了出来,脸上兀自带着思索的神色。
说完,站了起来,举步离开。
叶笑说道:“哪里过分?你们和-图-书自己守身如玉,难道还想要求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打光棍不成?找个妓院拉个粉头蒙住脸,其他的能有多大区别?”
话已然说尽。
只是,叶笑并没有搭理她。
叶笑仍旧异常尖锐的说道:“其实,越是在你们女人面前表现出风度涵养学识以及一切具备魅力的东西的那种男人,才是真正的对你们有不轨之心,唯有如此,才能掩饰他们心底强烈的占有企图!”
闻人楚楚口中‘戚’了一声,很是有些不屑。显然是对这句话的不以为然程度,已经到了极处,只是眼下不愿触怒叶笑,才不予反驳。
“为什么在你们女人面前,就要求男人特别的有风度?请问,一个男人在你们面前特别有风度的时候,你们会考虑嫁给他吗?不会吧?但男人在你们面前装模作样秀风度的时候,只会满足你们女人自己的那颗虚荣的心而已:看,这些男人很在乎我的感受!”
师徒二人静静的站着,面面相觑http://www•hetushu•com,都是一言不发。
只见院子里,花树下,一袭白衣的冰心月也正自怔怔地站着,黛眉微蹙,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良久良久,竟同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看着叶笑一派悠闲,施施然地走出去,冰心月这会的目光格外复杂,似乎已经想要张口叫住叶笑,但,张了张口,终究是没有出声。
叶笑这番‘对你们无意’的话,彻底触怒了闻人楚楚。
“是的。”闻人楚楚老老实实的点头称是:“师父,他说的话,虽然尖锐,虽然不中听,但,的确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这点不容抹杀。”
院落里,再度恢复了一片寂静。
“这一点,我有没有说错吧,你应该心知肚明!”叶笑嘿嘿冷笑:“然而可笑的却是,偏偏你们女人就吃这一套!看到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会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偶尔看到一个男人的真性情,反而会认为粗俗可笑!那么,真正可笑的是谁呢?哈哈哈哈。”
“你……就算你心hetushu.com无杂念,但你在一个女士面前,尤其还是在一位美女面前,难道就不应该保持一份起码的矜持与风度么?”闻人楚楚尖锐的问道。
我没那么贱!
我总不能将你抓起来,强行为你消除功劫吧?
往前迈了半步,想要阻拦他,但,第二步竟是再也没有能迈出去。
闻人楚楚听叶笑说得这般露骨,不禁面红耳赤,垂首道:“难道不是么?”
这个道理,其实还是男女通用的准则。
最终是死是活,你自己选择好了;虽然我并不想让君应怜伤心,但若是明明圣路在前,你自己却偏偏非要寻死不可,非要放弃活下去的机会,那么,我也没办法!
莫说我现在的实力达不到,就算达到了,也不会那么干。
闻人楚楚低眉说道:“你这说法虽说有理,却也过于偏激了,有些时候,女子的高傲,你们这些鲁男子哪里懂得。”
对于人情世故,尘世情理,徒弟却是比自己更有发言权的!
“他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冰心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