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五十八章 蛋的幸福

但,这可蛋既然已经服软,叶笑也不打算再继续硬扛下去,我堂堂大男人,何必要和一个蛋置气呢?
他竟然这么为我着想,对我这么好,我还将他曾经赶了出去;现在想来,我真是太不对了……难怪他生那么大的气。
提纯!
难道你现在还在生气么?
兼容并蓄,来者不拒。
一时半刻就能够爆体而死。
“真真是怪蛋一枚!”
于是叶笑出来之后,立即就将外面的东西全都放到了空间里;这段时间里,灵宝阁庞大的财力收集到的,简直就是海量的资源。
更过分的是,这么多日子下来,吸收了这么多的灵气之余,居然还没有孵化!
这颗蛋一感动,就飘了起来,飞进了叶笑的怀里,一阵磨蹭。
其他几个空间,也都有收获,这直接导致了空间之内的灵气突然间暴增!
但,也增加了上千斤的精华。
我干啥呢了?
只怕说是天文数字、恒河沙数、无量大数也不为过吧!
此刻的叶大少很清晰地感觉到和图书这颗蛋对自己的认可与依恋,那程度突然间增加了数十倍以上!
叶笑这么一想,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赶紧一骨碌的站了起来。
太幸福了!
真正是个大好人啊。
而且还要是炼化、提纯之后的份。
就像是一只很是喜欢主人的小猫咪,在对主人撒娇。
心中默默地计算了一下,以这个通道刚才的输出灵气频率,自己需要拥有什么样修为才能够坐在这个盘子上持续练功,潜心一研究盘算之下,结果直接再度让笑君主震惊莫名。
变成了一小块,在中央位置静静地堆积。
我也没干啥啊?
叶笑真心的有些懵:我就是把原来就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而已,而且还是因为我自己根本无法长时间利用才还给你……你居然就感动成这样子了?
真想要安安稳稳的坐在这上面持续练功,最起码的,也得是臻至灵元境巅峰才有可能!而且持续时间,也绝对达不到一个时辰!
叶笑宽宏大和_图_书量的想着,默默的决定,以后对蛋兄更好一点……
那就是……几乎不需要你运功,灵气仍会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疯狂地向着身体里面涌入。你所要做的,又或者说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只有消化!归纳!
因为,灵气涌入的频率,几乎就是一种“来不及”的感觉;似乎只要应对的稍稍慢一点点,就可能会被沛然灵气给撑爆炸掉。在如此沛然灵气不断的冲刷经脉的氛围之下,甚至根本就不在乎效果,冲刷过一遍再冲刷一遍,循环往复,绵绵不绝,无休无止。
结束了这场尴尬却很爽利的灵气灌体经历,叶笑很是有些惊异地看了看这只盘子。
叶笑由衷感慨之余,全力应付着那哪里灌入的海量灵气冲刷,纵然是全心应对,仍旧渐渐感觉有些应付艰难,因为根本就来不及炼化,灵气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根据叶笑的仔细评估,最终的出来的结论就是,就算自己臻至天元境巅峰层次,也是承受不起这样持续不和*图*书断的灵气狂灌。
这个混蛋,每天都坐在这里一动不动,前前后后到底吸取了多少灵气啊?
说实话,真不站起来也不行了,再坐下去,自己的经脉已经容纳不了更多的灵气,没准真的就被撑爆了,还是赶紧炼化归纳尽数收归己身,化为自己所有才是正经。
叶笑一次性搬进空间,顿时,木灵空间直接再次扩充了一倍;金灵空间瞬间爆满,然后在一段时间后,才将金铁之精华全部提取,其他的化作粉尘。
那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果然是好地方。”叶笑这次可是真正的震惊了一下,虽然叶笑早就知道这个“盘子”会被蛋兄如此长时间的盘踞,必然非同小可,却也没想到竟会如此神异,及至在看向蛋兄的眼神,就感觉有些炽热了。
而人家蛋兄却是不需要炼化提纯的过程,不管多少灵气,都是一股脑儿的直接吸纳,不怕多,只怕少。
这是咋回事呢?
自己就这么尴尬的坐着,屁股底下还呼啸着刮和*图*书狂风,一个劲的往那啥里灌,真正的是很那啥的。
叶笑走出空间的时候,蛋兄居然依依不舍:好人要走了……
我都已经将最好的地方都让给你了……你咋站起来了?
随即,自己坐在了一侧的角落位置,然后点点头,说:“我坐这里就行了!”
蛋就是蛋啊……
面对这么单纯的蛋兄,叶笑有些汗颜了:欺负它简直就是胜之不武。
虽然这个姿态很尴尬,虽然灵气的进入方式也非常特别的尴尬,但叶笑还只是刚刚坐下,就立即知道了坐在这里的莫大好处。
数倍于之前的灵气,呼啸来去。
叶笑洞悉了蛋兄的情绪,很是尴尬咳嗽一声,对于自己居然使用一些不算很入流的手段对付一只没有意识的蛋感觉有些脸红,道:“这是你的地方,还是你在这里,你的心意我领了。”
空间再度变得空空落落。
就算是前世的笑君主,吸收的灵气也绝对没有这颗蛋那么多。
你……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如此而已!
甚至是连http://m.hetushu.com孵化的征兆、迹象都没有出现。
叶笑有些愕然。
叶笑干脆将蛋兄抱起来,小心的放在了盘子中间。
叶笑心中长叹。
叶府的库房,几乎已经放不下了。
自己坐在一只专门用来放蛋的盘子里,岂不就等于是另一颗蛋?
看到叶笑呆了一会就下来,那颗蛋分明感觉到了诧异,当下飞了起来飘在叶笑面前,有一股淡淡的疑问之意油然而现,貌似还伴随着委屈的意味。
更离谱的是,在自己的裤裆位置,居然还静静地躺着一颗蛋,那个位置,可就是三蛋了……
那颗蛋在盘子里跳了跳,发出一阵模糊的喜悦,以及依赖的情绪;貌似有些被感动了:好人啊,最好的位置,还是留给了我……
一直送到空间门口,差点就要跳进叶笑怀里跟着出来。
再者,自己现在的样子,也着实是有些不雅的。
蛋兄兴奋地几乎将自己砸在石头上砸碎,连连在空中翻滚翻跟头,若是能够说话的话,定要高呼万岁。
那颗蛋后退了些,显然是很非常的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