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笑八荒,君主剑!

那是一种难言言喻的潇洒。
甚至还不止眼睛,一旦眼睛完蛋,对方冰剑顺势刺入脑部,自己岂不就此玩完?
让我衣袂飘飘,却将八荒笑傲!”
南天星自觉无可抵御,只得再度退后两步,眼中灵光一闪,惊呼一声:“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灵魂之剑?以灵魂御剑,神魂为引,天下唯我?”
这把剑抓出来,或许这家伙并不知道,真正的含义是什么吧?若是他知道,恐怕瞬间就能将肠子都悔青了。
一剑刺出,携带着无尽的堂皇威严肃穆。
“那,应该怎么命名呢?”当时叶笑问道。
脚下有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蓦然一动,衣袂飘飘之中,整个人已经闲庭信步一般的跨将出去,如同山涧流泉,如同大海流波,如同风过竹林,如同云端漫步。
想要封死他腾挪空间的打算,自然也就再也行不通了。
南天星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汗透重衣。
对面叶笑并不答话,脚下又是一错,看似只迈出了一步,但却和_图_书是瞻之在前,顾之在后;如上如下,似左似右,又似乎整个人就在彩云之端,悠悠漫步,却有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至。
一刹那间,南天星生出有一种古怪至极的感觉,似乎有一位主宰天下的帝王,带着不可抗拒的强横气势,站在自己面前,以一种睥睨天下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来自于这位帝王的那一剑,似乎已然注定将要主宰自己的生死!
叶笑仍旧不答,眼神淡然不动,漠然无情,长剑闪烁,剑花朵朵,徐徐落下,正如是天花乱坠,落英缤纷。
在这一招启动的伊始,叶笑眼中掠过一阵思念。
笑八荒步法,配合君主之剑,以紫气东来功法强势催动,辅以灵魂御剑,以神魂附剑,以神念锁定,以全心全意极限灌注!
叶笑脚下一错,还只是一动,整个人却已自挥发出一股潇洒不群,纵横天下的惊人气势。
南天星心底隐隐知道自己这种感觉是不对的,更是极度危险的,但却偏偏就和图书是控制不了自己。急切之间,猛地一咬自己的舌头,咔嚓一声,口中鲜血狂涌,一口喷将出去,却是瞬时恢复清明,身子猛地后退。
“就是这一招,最是瑰丽璀璨,让人身心沉浮荡漾。叶笑,你原本的剑招名字,实在是不适合这一招太多了。”
绚烂寒光闪烁之中,又是一剑悍然袭来,冰剑流溢的冰寒之气,几乎令周遭空气也结了冰。长剑的无匹森寒,在此刻,带着有如天意一般的无尽恢弘,让人生不出半点抗拒之心。
君主剑之我为君主。
让我衣袂飘飘,
却见面前寒光闪烁,那凛然冰剑锋芒,就距离自己的眼睛,就只差半寸,一如冰河倾泻一般骇然落下。
自己的修为命名远远比眼前之人要强大,强大得多,但是这一刻,自己的全部心神却尽都被对方吸引,掌控!
南天星惨呼一声,完全不敢接招,只知拼命向外逃窜,一身天元高阶修为的蓝光气劲不要命的狂涌,双掌不顾一和-图-书切的接连拍出。
“是不是花架子,算不算得了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叶笑一派冷漠的说道。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自恃修为比自己高得多,居然能够等待自己将剑抓了出来。
此刻,叶笑眼中满是深切的思念,长剑挥动,曼声吟道:“任我青春年少;
冰魄剑,已经形成。
叶笑体内灵力突然一阵逆转,浑身上下,除了涌现出一股蓝茫茫的气息之外,却还掺杂有一股淡淡的金光璀璨。
笑君主的独门身法。
以我灵魂,赋予冰魄,让冰有灵,听我号令,心剑合一,身剑合一,天人合一!
当真是险到了极处!
君应怜绝美的脸上一片沉思,轻声道:“任我青春年少,天地归于一笑;
笑君主的君主剑!
丝丝紫色灵力,在空中若隐若现。
若是自己的反应再稍微晚那么一点点一丝丝一微微,自己的眼睛多半就会被刺瞎。纵然自己浑身刀枪不入,但,眼睛却是没有那样坚强的。
南天星情知不http://www.hetushu•com好,竭力闪避,但,刷刷两声,他的身上,已是伤痕迸现,鲜血迸飞。在叶笑君主绝学不顾一切全力进攻的时候,终于破开了南天星的肉体防御!
但这一招普一出来的瞬间,叶笑便已敏锐感觉到,自己地灵力,多了一种枯竭的感觉。以自己现有实力,根本就不足以支撑连续施展君主剑招!
自己明知不妥,竟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升起来!
就算是不惜代价的强行催运灵魂之力、神魂之力为辅,浅薄根基仍是难以为继!
剑锋森寒。
纵然是以南天星的老道眼力,一时间也看不清楚叶笑具体的方位。
天地归于一笑;
终于,第一次让这个强横敌人真正受创于叶笑剑下!
好险!
叶笑一剑得手之余,剑光更趋闪烁,剑锋突转向下,倍显凛然沉重。
“风君座,跟我走吧!”南天星乍见异变,心中起疑,不敢怠慢之下,身子瞬动,一把抓来,显然不想再拖。
这一刻,叶笑的战力,较之正常状态最少是提和-图-书升了十倍,甚至,更多,更多更多!
心中似乎响起来当初君应怜对这门身法的一句评语。
杀势已成!
南天星饶有兴趣的观视着叶笑的动作,流露出浓浓的嘲讽意味,信口说道:“动作潇洒,空中抓剑,不错不错,只可惜,只是花架子,也就能骗骗外行人,在我这个修为远在你之上的人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更加锁定不了他的位置。
所幸,这一剑的剑势已然撒了出去。
如同绚烂星空,在这一刻,突然降临人间。
如同千万大山,突然同一时间里倒悬空中,山尖向下,轰然落下。
笑八荒。
君主剑之……我意千山倒悬!
却将八荒笑傲!”
这是什么剑法?
亦是一种纵然在千万人之中,也能被人立即瞩目的风采。
君主剑之天意!
手中剑,瞬时变得深寒,碧青。
他冷汗涔涔之中,后怕之后,就是竭斯底里的暴怒倒:“这是什么剑法?”
反而觉得自己便是罪有应得,便是死有余辜,就应该引颈就戮,引刀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