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江湖谁有针?

一个照日宗的老者皱着眉头,缓缓道:“这样的高手,对付元峰这样一个地元镜武者,竟然还需要用毒,而且还是极端邪门的剧毒,而能造成那般伤口的暗器……那暗器前后一致,只得一个尖峰;细如针……针!”
“若是无边圣主出手,那么,决计连一口血都不会吐,他之实力,可以很轻松就能将南天星杀死,至于陈元峰,更加不在话下!绝无可能会受伤吐血!”
“这个人,应该是先与南天星两败俱伤,杀死南天星之后,自己也失去了力量;然后陈元峰出来想要占便宜,却在这个时候,被他杀死。所以那陈元峰脸上才会如此意外。”
这个人两撇鼠须,瘦小枯干,被几位巅峰级数的大高手这么眼睛一看,几乎当场晕了过去,两条腿顿时弹起了琵琶,直接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话了。
在这座辰星城,能够杀得死南天星的人,一共才有几个?
不错,一个天元境八品,一个地元境界六品http://www.hetushu.com;两者之间修为差天共地,南天星是绝对不会看得上陈元峰的,更不要说南天星早已经习惯独往独来,反过来,陈元峰也绝对不敢招惹恶名昭彰、凶名素著的南天星,不怕被玩死么……
若非对自己实力绝对自信,又怎么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进入辰皇帝都!?
就是因为其实力强横,久经战阵,辰皇帝国莫奈他何,才任其逍遥法外!
几位高手这才发现,自己几人无意之中将自身气势完全散发了出去,以那人并不甚高的修为层次而论,如何不惊恐万状,没吓死就万幸,急忙收敛了一下,凝声问道:“你说的是谁?是哪一位成名高手以针为武器?”
这个答案,大家心里都有数。
整个场面瞬时陷入了一片空前的寂静之中。
貌似以针为武器的成名高手,真真想不到了!
“而且是在冷不防的动手!”
与此同时,对面星辰门的人也得出了结论:“和图书南天星身上全布剑痕,遍体鳞伤,但并无一处剑伤伤及骨骼,说明剑伤根本就不足以致他于死命,伤痕虽多,不过皮肉之伤;而真正让他死去的,乃是他身体上这些细微的针孔,流入的强猛寒毒……”
星辰门的一位白须老者凝重的说道。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风云人物,就这无声无息的一朝命丧,岂不令在场众人骇然!
“说到江湖上以针为武器的高手,貌似……只有一个人……”这时候,一个人弱弱的说道。
这里面的两具尸体,那照日宗的陈元峰也就罢了,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死了也就死了;但……星辰门的南天星竟然也死在了这里。
在场众人分成两伙,一伙检查陈元峰的尸体,另一伙检查南天星的尸体,人人都是面沉如水、显得心事重重。
“是……传说中,无边湖的无边圣主……他的成名兵器就是针。”瘦小枯干的汉子哆嗦着,说道:“而且……千变万化,无www.hetushu.com影无形……”
但就是如此才更显奇怪。
到底是谁……是既用针,又用飞刀?
两个大同小异的问题,同一时间提出来。
若是南天星这么容易就能对付得了,这些年来早就不知道被辰皇帝国抓起来砍头多少次了。
还有陈元峰死去时候的表情,实在太诡异,也太让人费解了!
而更为关键的一点还在于,就算是此刻的辰皇帝都风虎云龙汇聚在这里,但,数遍了所有人,所有的成名人物,能够杀死南天星并且从容而去的人……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个人!
可是,这要不是无边圣主动的手,却又是谁呢?
甚至这十个人,还包括了星辰门的自己人在内。
众人凑上前去,一看之下,尽都无言。
“谁?”所有人整齐转身,看着这个人。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这个地方,有一滩鲜血,按照位置来判断,还有,几个人身边的血迹颜色为依据,绝无可能是陈元峰或者南天星的http://www.hetushu.com血,而是那个凶手遗留!这一点,可以确定无疑。”
那位传说之中神龙见首而不见尾的无边圣主,实力已臻超凡入圣之境,跟南天星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的存在,彼此根本没有任何交集,还有陈元峰,一口气也吹死了,如何还要用到一针之威。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这一切的一切,当真好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真真的纳了闷了。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几个人一起摇头,齐齐否定了那人的说法。
“如今江湖上,有谁是以寒毒飞针为武器的?”
他们两个怎么会凑到一起,死在一起?而且,很明显是死在同一个人的手下?
“这里!”有人突兀地叫了一声:“南天星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口。”
“元峰脸上的最后表情充斥着强烈惊讶,浓浓的不可置信、还有未曾消退的戒备之意;致命伤口只得一点,就是咽喉上一个细微的伤口。他的佩剑就掉落在身旁,估计是和*图*书临死之前仍是紧紧在握,只是在中了致命一击之时,才脱手放剑,这一切都说明……说明他当时分明有全神戒备,却还是被对方一击而杀,是以满心的难以置信与惊讶。对方乃是高手,最少也得有天元境水准!”
他霍然站起:“如今江湖上,有谁是以淬毒飞针为武器的?”
有人突然发问:“他们两个人,分属两大宗门,怎么会同时死在这里?”
这个状况就是让在场众人不得不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伤口,应该是……极细小的飞刀造成……”有个老者用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估计也就不超过这么长。”
众人有的苦苦思索,思量符合条件的目标,有的面面相觑,相对无言,还有的仰首向天,却是对死者漠不关心。
这个判断一出,众人不禁更加疑惑了。
刚才粗略检查,更多注意剑痕,针孔,还真没注意到那几处异常细微伤口,那几处仅有的细长伤口,创伤痕迹与针孔倒是基本雷同,但却一定不是飞针能够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