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知道伐?

这实在是一件难以抉择不可控制无法捉摸没的衡量的事情。
这胖子真讨厌!
郁闷万分的叹口气,万正豪兀自苦口婆心的说道:“老柳,你说你多多少少也该为我们拍卖行操操心了,你说你天天这样子,什么都不重要……让人好难受好的伐?”
而此刻,外面的阳光也在一点一点的洒满大地。
软了就会被人占了便宜,对方吃干抹净,大快朵颐,好处尽得,己方什么好处都落不下,但若是态度硬了,势必会得罪人,杀身之祸、灭门之灾什么的随时到来。
似乎面前那堆移动的肉山,与外面黑压压的人群,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入场一刻的到来。
丫的!现在咱俩可是同事!
而站在最前面的一部分,乃是六个人,这六个人又分作两个阵营。
及至预定的拍卖时刻到来,若是君座就是不来,面对两大宗门的无理要求的时候,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只是人数虽然众多,但却任何人发出www.hetushu.com没有半点喧嚣声响,尽是静寂。
甚至,有时候他的眉头还在紧紧的皱着,思索着:我的杀手队伍,眼下还缺一些什么呢……应该如何弥补呢?到哪里去搜罗一些高质量的杀手呢?
但,这次拍卖的东西,家族却又是志在必得。
可但是……要是我真骂了他,他跳起来揍我怎么办?
远方,一棵树上,一道有如虚影一般的人物在那里静静的屹立,眼睛恍如全无没有半点光彩地注视着这边,脸色极尽冷酷,冷漠。
若是有可能,他们宁可现在就回去,干脆不参与这次拍卖了。也免得得罪这些真正的大宗门。
万一真有了麻烦,咱俩就是一根绳子上拴着的两个蚂蚱,固然蹦不了我,难道就跑得了你么?!
此外的几个大宗门中人,也都是静静地站着,虽然他们的站位在星辰、照日两大宗门之后,但尽都不卑不亢,举止得益。
灵宝阁中。
“君座怎么到现在还没到来,这出戏m.hetushu.com没有他镇场,要怎么唱下去……”万正豪的汗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一脸的心神不安。
这个杀胚!
喋喋不休的,你这会都说了多少遍了……烦不烦啊。
柳长君眼皮也不抬,不阴不阳冷冷淡淡的说道:“那是你的事,不用告诉我。”
本来纵然有新蕴生的紫气为引,又有丹云神丹、湛蓝水珠强大药力疗复伤势,伤势复元速度仍不会太快,毕竟叶笑这次伤得实在太重,还有数度透支神魂、灵魂、生命,没有相当时间的调养,万难恢复!
有用么?
所以,一个个都在担心着,都在期望着,两种近乎对立的心态彼此胶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
因为这关系到家族的前途未来,明知道参与拍卖就是虎口夺食,仍是不得不为。
八大家族的来人则是排在第三序列,脸上似是一片淡然,但,那一股隐隐的忐忑、紧张,却根本无法隐藏。
万正豪紧紧皱着眉头,踱来踱去,终于转头:“老柳http://m•hetushu•com,你说这个,该怎么办?若是君座万一真个不来,我该怎么办呢……这个,可难受的很,怎么办都不对啊。”
一旦若是真的结了仇,那么,以后灵宝阁得日子,必然会非常难过。
万正豪听到这话,顿时就感觉自己被人硬塞了一坨大便,就想要发火,有你这么说话的么?要不就话少得像死人,偶尔说句话,也全无建设性,硬得噎死人!
由自己出面应付?
混账东西!
他在乎的就只有他的杀手集团!
这次疗伤的成效,远比正常情况来得更好,也更加迅速,不过片刻之间,叶笑身上便冒出来浓郁的蓝光,淡淡的紫气,萦绕周身,由外而内,温养着受损的肉身,原本惨白如纸的脸色,也在一点点的回复红润。
这会的灵宝阁门前,早已经是人头涌涌;满目尽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毕竟现在的进度,可是远远达不到公子爷所要求的‘加快速度’限度呢!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枯石烂和-图-书
另一边,恒久棺材脸一般冰冷的柳长君却始终静静地坐着,脸上表情纹丝不动。一如之前的冷硬,僵硬,全无变化。
万正豪此刻已然焦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一刻也难得停歇。
亏你还能这么老神在在的。
所以,还是不要骂他了。
万正豪愈发的气不打一处来,低声咆哮:“若是这次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好,灵宝阁就完了……知道伐?若是灵宝阁完了,你的杀手集团也完了!知道伐?还有你的情报组织也得玩完了,知道伐?”
每个人都是脸色平静,对周遭一切全然不闻不问,沉稳之中透露着无限的底气,以及一份隐隐傲然。
柳长君翻了翻眼皮,有些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很干脆转过脸去。
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万大老板低头瞅了瞅自己伟岸的身躯,还是没看到脚,感觉自己不但打不过人家,连跑也跑不过,人家的脚就在腿底下,自己的脚得找半天呢……
然而叶笑始终刚刚经历突破提升,臻至天元http://www.hetushu.com境二品的新生力量几乎没有来得及爆发,就被挥霍得干干净净。
两大宗门。
如今一经调动,新生之元气源源不绝的滋生,顷刻间便充斥于周身经脉之中;突破之真意,本就是破茧重生,而此刻以此为恢复手段,更是物尽其用,水到渠成。
万正豪几乎愁得瘦了数十斤。
柳长君翻了翻眼皮,继续神游物外,仍旧老神在在。
眼前的一应急迫,也全然没有放在其心上。
可是看到柳长君神游物外的那副表情,万正豪又将原本将要出口的破口大骂咽了回去。他知道,这家伙还真是不在乎拍卖会这边的发展。
万正豪焦急的擦着汗,不断喃喃重复道:“到底怎么了?怎地君座还不来?这下子可糟糕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怎么还没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大家都挤在一起,但,每一个势力之间,却都是泾渭分明,自成一系。
参与拍卖的众人自然不会说什么,可自己分量根本就不够啊,自己早已不是能够话事的那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