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兰公子金蝉脱壳

不得不说,兰浪浪玩得这一手当真漂亮,精彩万分。
自己有幸得到这项功法,竟一念执迷,要将之束之高阁,所谓一叶蔽目,油迷蒙心,不外如是!
……
其一,兰浪浪在得到君座风之凌送出数百枚疗伤灵丹之后,当天晚上就点起来三百护卫,趁着夜色掩护,乔装打扮,星夜出了城门,轻装简从,一路风驰电掣,急疾向南疆那边赶去。
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徐徐收起阴阳眼功法,心道:“看来阴阳眼现在只属初级阶段。暂且就只能看到这个层次,大抵也是我功力修为尚浅,相信只要再修炼一段时间,就可以臻至无碍透视人体之境。”
兰浪浪这一手暗度陈仓之计而可谓神来之笔:我找人的时候,别有用心的人,也在找人。这边代表了不论什么时候走,都存在风险!所以,宜早不宜迟。
叶君主感觉自己又要流鼻血了。
等到最后一切揭晓时刻,彼方终于发现真相的时候,自然是什么也都是晚了。
不想了m.hetushu•com
原本兰浪浪当天下午回到府中的时候,对众人的说辞乃是:“三天之内,我找好了人手,立即动身。”
咳咳咳……
叶笑发挥出十二万的耐力,强行了忍住即将喷涌而出的鼻血,在冰儿的胸前使劲的看、用力的看、专心的看……尝试着到底能不能看透肌肉?
在眼睛又再感受过一阵熟悉的麻痒感觉之后,眼前又出现了一具一丝不挂的胴体,玲珑美妙,美不胜收……
而别人,那是完全都不知道的。
纵然是飞鸽传书,从另一边展开拦截,也已经来不及了。
叶笑心中想着,眼睛越来越亮,心中的情绪也随之高涨。
谁能想得到一个名列京城三少的纨绔大少,居然能有这等心机?这样子的决断?
这会的冰儿,却是满怀担心地盯着笑哥哥,怎地又在那里神思不属,自己一个人傻笑连连,不由得一阵担心,想到:“公子现在的笑容怎么这么……古怪呢,有点儿……色眯眯的www•hetushu.com……让人看了脸红,害羞,却又好生欢喜……”
兵贵神速!
越来越觉得,这项自己原本完全看不上的能力,随着观视角度的不同,竟转化成了一项足以逆天的大能力!
噗!
果然,目光真的在渐次的深入……
竟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玩得这般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
索性就什么都不准备了。
等到闻人楚楚第二天派人注意监视镇南将军府的时候,兰浪浪一行人已经去到三百里之外。等到闻人楚楚一方之人终于确定兰大公子已经不在将军府的时候,更已经是第四天了!
“到那时候,不管是宋叔的暗伤也好,父亲的隐患也罢,一切的伤痛,都将在阳眼透视玄能之下迎刃而解。乃至于以后的江湖厮杀,战场纵横,这项能力,都可以大派用场。”
对于这件事的结果,闻人楚楚大为震怒。
可是等到天色一下子暗下来,根本连招都没有找人手,兰浪浪就从府中拉了人马直接上路,也不和*图*书管什么预定的三天期限。
显然是要将这些个金创灵丹在第一时间里送到自己父亲手里。
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运起阳眼心法,将灼灼目光聚焦注视于冰儿的身体。
接下来,叶笑又用了整整一天时间,在家里刻苦修炼阴阳眼,既然了悟逆天功法的逆天效用,如何不赶紧修炼,早一天有进境,就早一天获益!
那个纨绔当日分明说的是找好人再去送,以策万全,而这三天时间里,兰大将军府也的确在招兵买马,准备行动的样子,哪里知道居然是疑兵之计?
毕竟,在这整个世界上,甚至整个天地之间,就只得自己一个人拥有这项玄奇到极点的能力!
直接将派去监视镇南将军府的一干密探一顿大骂:“你们一个个的干吗吃的?一个人带着几百人不在府中,居然花费了整整三天时间才打探出来!简直就是一群猪!说你们是猪都是侮辱猪,连猪都不如的货色!”
但,兰浪浪却偏偏就做了一件这么草率的事情,反其和-图-书道行之。
这可说是叶笑自重生以来,至为难得的消停岁月!
自己完全可以凭借这项能力,大杀四方!占尽便宜。
毕竟这么重要的事情,始终以稳妥为先,哪能如此草率行事?
直接上路!
再过片刻,直觉眼前一阵赤红色泽闪烁,显然是已经看破了肌肉表皮,看到了身体内部的血液在流淌……
不说别人,单说闻人楚楚便有意打算在第一时间派人截杀之;可惜一直都与冰心月呆在一起,实在不好意思安排公事;再说,按照常理来说,似这样的重宝在身,怎地也还是要找许多人手护送的……
人哪,真心的不能想这做坏事,哪怕是意淫一下都是不对滴!
因为在这一刻,他竟不知怎地想到了,若是有一天自己与怜怜重逢……
如是前前后后连续四天半,叶大少爷完全没有出过门。
等到别人真的以为我要在三天后才会动身起程的时候,我已经将路途赶完了最少一半了!
……
这个足堪夺天地造化的神异能力,实在是让和-图-书任何人都是梦寐以求。
那几个密探齐齐一脸菜色,低头领训,心中却只道冤枉。
叶笑见预想成真,更加专心的运转阳眼心法,希冀可以更上一层楼,更多的透视人体内部玄奥,可惜事与愿违,更深层次的,却是再也看不进去了。
笑容竟是无尽猥琐……
至此,闻人楚楚再想要从容安排,兰浪浪此时最少已经离京三千里之外,再也鞭长莫及。
却哪里知道,整个京城,就在这四天半里面,竟是暗潮汹涌,波澜壮阔。
连左无忌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亦不禁沉默了一下,说了一句话:“当机立断,乃是大将之才;雷厉风行,自然锐利之气;冒险一搏,破釜沉舟之姿;万里奔驰,不畏艰难之苦。兰浪浪……再也不是昔日的兰浪浪了!已经具备了做大事的潜质!”
如是想着想着,想到得意的方面,不由得哈哈大笑。
想到了宋绝仍未根除的暗伤;想到了父亲叶南天隐而未发的暗伤,想到未来可能遭遇到的诡谲江湖,想到他朝无尽的铁血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