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三百三十三章 傲气凛然!

不由的脸上一红,急忙忙的衣服整理好,这才道:“无论如何,哪怕是辰皇帝国真个消失了,但是这个风之凌的性命,我们却是一定要保住的,翻云覆雨楼的目标只在倾覆王朝,拨动乾坤,非关某一个人,这个中的分别,却是……”
闻人楚楚有些凄然的说道:“若是他真的求了……师父您会帮他么?我会帮他么?”
冰心月神情复杂万状地注视着他,眼中隐隐然有水光闪动。
帮他度过这次难关,也就等于是帮助辰皇帝国度过了一次危机。
但我绝不求人;我之所以这么拼命的为你消除功劫,的确是有些担心我会陨灭在这场风波之中。
整整一夜。
叶笑没有丝毫的休息。
再往前三丈,就是大门位置。
只是旋即他便压制了这种古怪感觉。
但就只走出了两步,突然整个人身子一晃,一阵天旋地转,竟险些摔倒下去。
还不是因为这一次京城之中风云诡异,前途莫测,而风君座本身正是处在了风口浪尖顶端,在这样的险恶情况下,明天是不是还能够活着,殊和*图*书为难料,恐怕风之凌自己也不能保证吧?
闻人楚楚。
冰心月心中一阵矛盾痛苦挣扎,突然开口道:“等一等。”
所以他才会这般拼命,一鼓作气为自己消除了八成以上的功劫!
我知道这一关很难。
明明已然付出了全力,此际已然力有未逮,仍向自己耐心解释,务求让自己放心,纵然明知道有无数杀手意欲取其性命,仍承诺两天后来为自己消弭最后两成功劫。
闻人楚楚目光木然的看着大门口,那里分明空无一物。
冰心月心中一震,沉声道:“楚楚,你要明白,风君座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死的!”
站起身来,淡淡道:“总算是有些成效,最多只需再来一次,半个晚上的时间,就可以将功劫死气完全清除掉了。”
至于其他的……
然而便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人。
叶笑晃了晃脑袋,随即站稳身形,看着冰心月微微一笑,轻声道:“脚麻了。”
其他的,他竟什么都没有说。
甚至一个字,都没有提。
冰心月怔忡着,半晌无言http://www.hetushu•com,一时间心乱如麻。
闻人楚楚默默的点了点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有回头,道:“师父,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想在今天下午,就赶回蓝风帝国去。”
帮助辰皇帝国度过危机,就等同置蓝风帝国于死地,自己的徒弟那边,又要如何交代?
勉力支撑至此,早已超越极限,此际竟再也支撑不住了。
因为,若不如此,万一我死了;那么,君应怜连自己唯一的一个好姐妹也要同时失去。
闻人楚楚明媚的眼神刹那间暗淡了一下,她扭过头去,让眼底的痛楚埋藏在心底,淡淡道:“师父,您的衣服……。”
开始说这段话的时候,叶笑还在房中,及至说到最后两个字‘再见’的时候,叶笑已经走到了院子里。
距离昨日再见,就只得一夜光景,可是闻人楚楚却似乎已经憔悴了许多。
他完全可以用这种手段来要求自己帮忙,以他现时的处境,向自己求助正是理所应当,唯有风之凌活着,自己才有活命之望,如此名正言顺的理由,他和图书却没有说。
冰心月一怔,道:“嗯?”
不错,自己可以帮他度过这次难关,只要自己出手,当前危机真的不算太难解决的事情!
浑身露水,衣衫透湿,连向来沉凝的目光竟有些散乱呆滞。
却见风之凌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潇洒的挥手致意,随即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过两天,我会再来。”
可是,自己又要如何面对自己的徒弟呢?
风之凌以近乎拼命一般的作法为自己疗伤,在这一夜之间可谓倾尽全部心力,此际累得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却是为何?
同样潇洒挥手致意,然后扬长出门而去。
叶笑脚步不停,淡淡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不过,大可不必。我这一生,还从来没有携恩图报过,不要看不起我,也不要看不起自己。再见。”
“这或者是我……这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逃避。”
叶笑轻轻的笑了笑,轻松地说道:“他朝再会……”
只见自己的衣服,当真没有收拾整齐,刚才心情乱糟糟的,看到风之http://www.hetushu.com凌疾速离开,几乎脚前脚后地跟了出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自身的狼狈。
你们主动说要帮我,我都不会接受,更何况,我先开口?绝不可能!
相信他若是尚有余力,一定会不惜代价的化消余下的最后两成功劫,显然已经是再无余力。
然而纵然风之凌不说,冰心月却又怎么能装糊涂,故作不知呢?
在面对整个江湖,两大帝国,还有两大超级宗门的境况下,你……真的还能再来么?
叶笑心中,傲气凌然。
我一生笑傲天地,何曾求过人?
语气仍是一派轻柔和缓,丝毫不见紧张急迫。
但,不帮,心里却又如何过意的去?
“消弭功劫之事,不可连续进行,越到大功告成之时,越需谨慎,一个不好便会引动残余功劫于最后时刻反扑,最是危险不过,你可先适应当前状态,我过两天再来。”叶笑淡淡的笑了笑,迈开步子往外走去。
身后,追出来的冰心月和兀自呆立当场的闻人楚楚尽都是满脸的复杂。
此刻,正怔忡的抬头看来,看到叶笑,娇躯突然颤抖了一下,贝齿咬住hetushu.com了红唇,这一刻,目光的复杂,真是难描难述!
冰心月闻言一愣,下意识的低头看去。
半晌无语。
或者只因为那是风之凌消失的方向吧。
整整一夜的消除功劫,纵然是以叶笑目前的体力修为,仍是一种极其严重的透支。
还有就是,徒弟曾经向自己分析,眼前局势的成型,正是由翻云覆雨楼作的推手,自己若出面破局,便等同是正面向翻云覆雨楼宣战,向白公子宣战,最终,不但自己要死,甚至还要连累飘渺云宫!
但纵然知道明白又如何,自己真的帮他吗?
所以先竭尽全力为你消除了功劫。
叶笑此际已然走得踪影不见。
闻人楚楚咬着嘴唇,脸色发白,低沉道:“我真的不想再面对这里的诸多事情了……我想要逃避。”
冰心月缓缓走出几步,却又停住前行脚步,心情显得格外沉重,表情亦是沉重得多,轻声道:“这个人,当真是一个极端骄傲的人。他宁可死……竟然也不肯求人帮手。”
在将自己的手从冰心月如同凝脂的肌肤上撤回来的时候,叶笑心中泛起一股颇为异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