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九章 嫁祸

原来竟是那个家伙!
冲上去的那位照日宗高手就此一个跟头倒栽下来。
要知道,刚才冲上去的这位照日宗高手,虽然实力不算绝顶,却也有天元境二品水准!
如今,此时此刻,就在这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
杀人的物事,一样的……是针!
普一出手,一击致命,一击绝杀!
前几天才刚刚讨论过在这江湖天下,谁用的武器是针?
及至落下地面,已经是生息全无,一命呜呼。
血液如此猩红鲜活,显然那暗器飞针没有喂毒。
还只是将这个上联说出来而已,他自己就首先忍不住乐不可支的大笑起来。
面对如此的一片凄惨景象,你居然还在咬文嚼字起来?
正因为那场讨论,让众人锁定了无边圣主。
“机缘你个鸟!”其中一位照日宗高手再也忍耐不住,愤而出手。
季成峰眼看着这个红点,越看眼中的怒火越是茂盛,豁然抬头,恨恨地瞪视着房檐上兀自飘www.hetushu.com飘忽忽的黑袍人,咬牙切齿,一字字的说道:“无边圣主?!”
一滴血珠,赫然在目。
只见在这人全身几无伤痕,就只太阳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众人刚刚才被云端之婉羞辱了一顿,一肚子怒火还没有平息,居然又跑出来这么一个货。
只感觉自己若是再忍下去,恐怕真的就要爆炸了。
照日宗所有人只觉得肚子都气炸了!
飞身而起,剑光如电,誓杀眼前人。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这么一个混账东西?阴阳怪气皮里阳秋,说的话更是句句带刺,连讽带刺,连挖苦带嘲讽,根本就是连怨带损……这他娘的还有这么说话的?
简直就是在挑战人的忍耐极限!
尤其那天,无边圣主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即时动手杀了一个人,更极为狂妄的叫嚣:我的针,从不喂毒!
这回就是婶能忍得,我们也忍不得了了!
这人两手空空和图书,黑衣宽袍,在风中飘舞飞凌,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然而在呼呼夜风呼啸中骤然出现这么一条人影,竟恍如将周遭景致尽数点染,是将这里变成了阴曹地府一般。
“狂!徒!”
“呵呵……哎哟喂……啧啧啧……”黑衣人阴测测的冷笑,摇头叹息:“真可怜,这是谁啊……瞧瞧被打的,怎地这般凄惨,胳膊腿的都断成一节一节的,跟莲藕似的……我说你们照日宗不会是打算要改行种藕吧?”
这分明是在嘲笑木子柱的胳膊,刚才他所说的‘一节一节的,跟莲藕似的’……
因何而得偶?
这个混蛋,居然趁火打劫,来找照日宗的麻烦!
一边说,一边飘来飘去。突然寒光一闪,又闻“叮”的一声脆响。
怪不得看这个身影和气势,让人感觉到这么熟悉……
实在是不能不怒,不能不火。
这句话,当真言犹在耳。
分明没见那黑衣人怎么出手,怎么自己这方和图书的人已经直挺挺的掉了下来?
黑衣人见状亦是冲冲大怒,怒喝道:“你们这帮照日宗人,怎地这般的不知好歹!天大的机缘就在眼前,居然无视,直是有眼无珠,根本就是一帮粗俗的混账;我好心好意的予你们机缘造化,你们不领情,不对对联倒也罢了,居然还要骂我!骂我倒也罢了,居然还想要杀我!”
猩红鲜活!
众人上前一看之下,人人尽都是一阵惊骇莫名。
“什么人?”这一副装扮,大家心中都觉得有几分熟悉,但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谁。
季成峰面寒如冰,道:“阁下身手高明,谅来也不会是无名之辈,何苦在此夤夜之际,黑衣蒙面,前来对我等大加嘲讽?此言此行,未免太失了高手风范吧。”
这个黑衣人,竟是一个绝顶高手?!
说着,他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下,才摇头晃脑的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道:“恩,上联是……因何而得偶?哇卡hetushu.com卡卡……”
竟一个照面就这么无声无息的陨落了!
“我出的上联是,因何而得偶!你们这帮没文化的傻鸟,正常应该对……有杏不需梅!混账东西,居然还拿剑来砍我。”
众人见状尽都为之骇然!
还能怎么样被羞辱?这么接二连三的,还没完了不成?
但剑光已经冲天而起,眨眼便将临身。
显然,对于能有机会如此羞辱照日宗的人,那感觉简直就是爽翻了。
说着,居然摇头晃脑的说道:“大家都是饱学之人,这样吧,本……恩,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上联,咱们来做个文字游戏,若是你们对的上,本……嗯,自然有好处给你们就是!”
一时间,在场的曾经在那天惊鸿一瞥看到过无边圣主的人,顿时就都认定了,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无边圣主!
黑衣蒙面人阴森森的笑道:“风范?你什么眼神,我都这么做了,你还没看出我的高手风范么?高人行事,高深莫测,予教化于游和图书戏之中,你都没听到对出我的下联有好处给你们么?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赶紧对出我的下联,如此莫大机缘就在眼前,汝辈怎地都不珍惜呢,真真是暴殄天珍,那老小子,你说是不是?”
一样的阴测测的,一样的说话促狭,阴阳怪气,活活把人气死的款。
却见那黑衣人身子一飘,当真恍如有形无质一般的飘在空中,黑袍飘飘,阴测测的说道:“看来你们真的打算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才被人将手脚打成了藕,真真是应该的,太应该了!换成我,直接将你们打成藕片,半点也不值得同情怜悯!”
而真正的无边圣主,也在那一天正式现身一次。
云端之婉我们惹不起,得罪不起,凭你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黑衣人怎敢如此嚣张!
说着说着,居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怒火冲天,阴森森的问道:“你们还讲不讲理!”
一样的飘飘忽忽,一样的鬼气森森!
一样的手段诡异,一样的一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