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三百八十四章 强压!

另一人将柳长君的所有潜力激发至如斯境地,两人联袂并肩,才展现出空前的惊人氛围?
难道,这所有的震撼,其实都是源自于另一人?
毛骨悚然!
而在此时此刻,能以这等超级高姿态的样子说话,显而易见,摆明就是没将五大家族中人当回事。尽都不外如是,有也如是,无也如是!
这,哪里是两个……人?
这份气势,无懈可击,浑然天成啊!
他是怎么做到呢呢?
绝顶高手!
叶笑坐在椅子上,面色淡然无波,忽而以伸手,身后的一位侍女递上雪白的毛巾,叶笑擦了擦手,那位侍女躬身将毛巾拿了下去。
宁碧落始终是叶笑这边的人,虽然也惊讶其气势,但总归只是惊讶,不会有其他的感觉。
其他人就该等着,就该这般的迎和他!
十个人是一种清晰的感觉。
叶笑虽然最终开口说话了,但话中语气,连不卑不亢都算不上,就是一派的高高在上,所谓“有失远迎”云云,百分之一万的和_图_书全无诚意,倒“惯常如是”大抵才是其真心话。
这就是风之凌给龙天云的第一印象。
有这样的两个人在,哪怕是身处战火纷飞的百万大军之中,这位风君座多半也只会背负双手,闲庭信步无视一切。甚至,可以从百万大军作战的战场上,从这一边,一直背负双手悠闲的安然逛到另一边。
怎么会这样?这俩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分明就是两把剑!
而绝对不会有丝毫伤害。
一派旁若无人,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房间里,还有这么一大群人在等着他说话。
然而直至风之凌的脚步声响起一刻,瞬时便将龙天云的侥幸万一尽数摧毁。及至风之凌的身影出现在大厅彼端之时,龙天云已然得出一个结论——
虽然身后一片尸山血海!
他是怎么培养出这样一股气势的?
这位风君座,虽然自从出来还没有说话,但这份气势却已经压的众人说不出什么。
及至一连串的动作m•hetushu.com做完了,才微微的淡淡的笑了笑,大是倨傲、矜持的说道:“据说……几位八大家族的贵人……想要与敝人一谈么?余生性疏懒,惯常如是,此际有失远迎,还请大家莫要放在心上呵呵……”
而众人之中,个中感受最为强烈的,却有以龙氏家族家主龙天云为首!
这是每个人的直觉!
“风君座此际能够降尊纡贵,出来一见,我等已经是荣宠至极,感怀万分。”龙天云虽然心底波涛汹涌,起伏不定,面上却是不卑不亢,淡淡一笑道:“今天既然来到了灵宝阁,自然要一睹风君座的盖世风采,此刻得见,君座果然是人中龙凤,一代天骄。风君座的风采,令人心折。”
所有人尽都从背心直接升起来一股彻骨凉意。
一隐一现的两口绝世神锋!
可对面的那十个人可就完全不同了,这伙人面对这等气势,同时有一种矮了一头的感觉。
判断,完全错误!
这样的人,怎么会屈居在人之下?和*图*书尤其是……自己等人刚才对待万正豪的态度还有些倨傲……
就算是如何的深藏不漏,甚至是自污,貌似也没这么干的吧?
根据宁碧落掌握的资料,就在大约半年之前,这位叶大少爷还是号称京城三大纨绔之一,听外号其人就可想而知,可是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如此人物?
那柳长君虽然是当世十大杀手之一,虽然修为不俗,在当日拍卖会所展露出来的气势胆魄尽都极高,但又如何能臻至如此境地?
似乎随时随地,都有一把绝世神剑,接触到自己的肌肤上,那锋锐无匹的剑刃贴着自己的肉皮刮来刮去……
然而那柳长君已然是当世十大高手之一,那么能够将他更推高一层的另一个,又该是什么人,本身实力又该高到什么程度呢?!
龙天云想到的,五大家族其他诸人也都有想到,就算没有龙天云想得那么透彻,但对于风之凌的高姿态却都有眼得见,心知肚明,素来高高在上的五大家族中人何曾遭遇www.hetushu.com过这等待遇,若非此刻有求于人,早已拂袖离去。
虽然叶笑这边首先开口打破僵局,可是这几句话说得实在是不客气,五大家族中人一时间竟无人借口,场面竟隐隐要再度陷入冷场之中。
还有他身后那两个人……
从他擦手,喝茶,揭开茶盖,到转身说话,语气,声音,还有话语底蕴……细细的听着,细细的看着,然后龙天云终于在心底叹了口气:这位风君座,果然是一点也没有将自己这些人放在心上!
他自从风君座出来的那一刻,就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冰凉冰凉的直沉了下去。
只是这么一站,就已经让十大高手同时生出一股处身在刀山剑林的微妙感觉。随着他们目光纵横捭阖交错闪过,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剑气森森,明知眼前无剑,却觉剑意加身。
他说话的时候,龙天云一直都在注意着他的动作,每一个动作。
倨傲!
高手!
就有这种上天赋予的资格!
五大家族众人尽都想到了这一点,尽都为之骇绝,就算和_图_书没霸杀有剑气临身的触觉,同样要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真真是莫大的错误!
龙天云脸色微微一变,他却知道若是局面再度冷场,以自己所见的风之凌,绝无可能再度开口打开话题,而其他人俱都面色不佳,却也只得由自己开口了。
再接下来无俦剑气临身肆虐之时,龙天云又多了一层明悟:这位风君座,这种态度,分明就是对自己等人刚才的倨傲态度的反击!
然后,叶笑慢条斯理地端起来一杯茶,揭开茶盖,轻轻地吹了一口,让茶香袅袅而起,他很是痛快的喝了一大口。
似乎,他天生就应该晚来,天生就应该被人等着。
在风之凌未现身之前,他虽然已经才想到灵宝阁绝不会就此胆怯就范,必然另有底牌,但心底未尝没有侥幸万一之心,这却是人之常情。
万万想不到这个风君座,竟是一个如此骄傲,刚愎自用,而且又是如此霸道独裁的人物!
真正没想到,来自灵宝阁的反击,来得这般快,还是这般的犀利,这般的不留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