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三百九十二章 自己选!

不过现在可不是开心的时候,叶笑沉住气,一步步走过去。
又或者说,已经进攻了,已经防守了,只是没有真真意义上的胜负,就那么结束了!
白公子莫名所以,其实叶大公子此刻也差不多,他不过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或者应该说是得其实不知如何得其实!
这次却是阳眼建功!
只见在阴眼视野之中,一片虚无的景色,竹林之中,居然是清晰地出现了几条路。
白公子淡淡道:“风君座乃是贵客,不可无礼。上茶。”
这个所谓的“通畅无阻”却与先前完全不同,之前无论如何行进,始终都受阵法限制,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感觉临身,而此刻踏上了通行阵法无阻的路线,自然不受阵法威能干扰,自然多了一层打破枷锁的微妙感受。
叶笑稍稍一顿,不敢轻心,再度以阴眼视线予以接触,却始终是满目灰暗,毫无所得,叶笑并不灰心,右眼一酸一痛,阴阳眼之中的阳hetushu•com眼又再开启,面前,又是一条光明大道。
叶笑却也只是略略扫了一眼,没有多看。
如此又是走出数百步距离,又感觉眼前一阵豁然开朗。
或许左无忌有这样的潜力,却欠缺白公子的格局,就只能局限于一时一国一地而已!
左眼为阴,右眼为阳。
小径。
下一刻,白公子看着叶笑,悠然道:“作为第一个来到这里的、翻云覆雨楼之外的红尘中人,风君座可以自己选择喝什么茶。”
因为,就在他的面前,有一个人。
不过若说没有实力,却也不对,因为武力之外的某些能力,也属实力的一部分,比如叶笑对外声称的“炼丹”能力,风之凌可是现今人所共知的丹道大宗师,而他还关联着能够白公子重新站起来的“夺天神丹”,叶笑可以笃定在期限到来前,白公子不会对自己下手,自然也就不会在意白公子身边的任何战力了!
或者是天地本m•hetushu.com不全,人亦无完美之理!
一路前行,不过才走出数百步的距离,突然眼前画面一个突兀转换,成为漫天的竹林,而这片竹林,与之前看到的完全不同的,竟然整个灰蒙蒙的,连竹竿,也尽都是青灰色的。
此刻叶笑当真感觉自己如同中了大奖一般。
除了翻云覆雨楼的白公子,其他人也实在没有这样的气度。
叶笑近来虽然实力迭有进境,修为大幅度精进,但仍还处于天元境初阶水准,连中阶都不到,白公子身边的那些个黑衣人,估计随便拿出来一个,都够叶笑一受,在武力方面,叶笑真正什么都不是。
叶笑心念一转,即时停了阳眼运转,只延着阴眼所看到的路径往前走,竟然一步步畅通无阻。
白公子。
叶笑嘿嘿一笑。
随着这句话,那铺天盖地随时蓬勃欲出的压力,突然间全数消失。消失得极端乍然,只是无论白公子或者叶笑,对这股压力得出hetushu.com现与消弭,都全无在意。
这个人,白衣胜雪,宽袍大袖,黑发如墨,面目英俊,雍容,潇洒;眼神之中,似乎自然而然就蕴含着苍天碧海,日月星辰,乾坤宇宙。
庭前院后,一根根翠绿的竹子,迎风摇曳。
然而在阳眼视野之中,却仍是一片郁郁葱葱,与之前无异。
因为造成现今这一切的,并不是因为他所说的‘虚虚实实假假真真’、又或者是他完全看破了幻天阵的阵法真意,全部奥妙;而是因为……
也许,风之凌只是真的不在意这股力量呢,自身若有强大的实力傍身,何须忌惮任何的外力!
竹林中的叶笑,行进步法越来越迅速。这一座就算是在九重天阙之上也能够阻挡百万天兵的幻天阵,在他的眼中,竟然再没有了半分神秘。
“绝无仅有的一个。”白公子声音之中,有毫不掩饰的赞赏。
风吹云动我就动;天若存在我便在。
那人目光悠然,满脸淡淡的笑意望着http://m•hetushu.com自己。他的整个人,便如是与这一片大地天空融在了一起一般,让叶笑有一种恍如明悟一般的感觉。
不会有人觉得是风之凌根本就没察觉到这股压力的存在,无知而无畏。
只是这个人坐在一张轮椅上,为这个极之完美的形象,多添了一笔不那么完美。
叶笑淡淡道:“不外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白公子过誉了。”
叶笑虽然一时明悟,对这阵法有所认知,却仍是寻路无方,一筹莫展的时候,无意间运起了的阴阳眼,竟建大功。
在庭院前后的这数十株竹子,似乎与之前自己看到的……有些不一样?
白公子哈哈一笑,道:“风君座果然是傲气冲天!不错不错。”
而自己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院落,就只得几间茅屋,在竹林之中错落有致。
阴沉竹。
“风君座果然本领超绝,没有让我失望。”白公子微笑着,看着叶笑:“苍茫九千年,能偶凭借一己之力,进入我这小院子和-图-书见到我的,风君座实乃是第一人。”
随即,他的目光就凝注在了前方。
白公子是此间主人,他对自己一方的力量如何动向不在意自是寻常事,然而风之凌这个外来者,竟也对这股异常强大的压力全不在意,那就耐人寻味。
一次进攻与防守,就这么消失在无形之中。
他运起此功法,初心不过只是尝试,根本就没抱成功的希望,但却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尝试,却给他意外至极的惊喜!
风之凌有这样的实力么?
然而在两侧,隐隐有无数的滔天气势,兀自在凝聚,在酝酿,似乎随时可能爆发。
前后两次,恍如无边无际的竹林,突然间全数消失在身后。
原来这阴阳眼竟有如此神异功效,不知大千阵法是否都在自己眼中一览无遗呢?!
这个说法虽然尖锐刺耳,却是事实!
没有!
想要怎么走,就怎么走,想要怎么破,就怎么破,一路势如破竹,一派胸有成竹的款!
明明就在刚才,他还是一筹莫展,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