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 谁干的?

你他么的当你自己是什么人?
“不是夫人?那是谁干的?”秀儿霍的站了起来,柳眉倒竖:“我找他去!真是大了他的狗胆!”
卧槽泥马隔了比!你他么的杀了我们这么多的人,居然还想要我们的马,还要跟那个装神弄鬼的风之凌要一匹,居然还是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简直是如同上级对下级下命令一般!
……
季梦展瞬时之间,思绪回转万千,到底是不敢再开罪此刻的赵平天,选择委曲求全,好听一点的说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也行!
“怎么可以将我们公子爷打成这个样子,太肆无忌惮了吧……”
天上之秀此际心中满是甜蜜,今日才知,公子竟是如此挂念自己,心里面真是如同塞满了蜜一般,此刻见到公子,却哪里还忍得住,并不理会白公子让其休息的说法,几步冲到白公子面前,欢欣道:“公子,我……啊!”
至于马匹……
跟自己也没关系。
季梦展立时浑身一抖,羞愤交加之m.hetushu.com下,断喝一声道:“……给他们留下三匹马!”
看着这些人已然逃得无影无踪,赵平天面无表情,兀自有如标枪一般的站着。
这帮家伙走得实在太匆忙,季梦展一声令下,好几个人同时答应,每个人都留下了三匹……反正都已经变成了无主战马。
这人飞身而起,箭一般向着竹林的方向而去。
同样也是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貌似比天上之秀还要尖锐几分。
不留马,便留命吧!
“太过分了!”
“我也一道去!”婉儿也是怒火冲天。
在他的身上,四五处伤口不断地流出鲜血,他却是好似根本没有半点感觉。
一如平日,两条窈窕身影便待要同时扑上去,去到公子身边。
两人走后片刻,在土山的另一边,一块土黄色的石头突然莫名地蠕动了一下。
赶紧闪人是正经!
又青又红又紫又黑,什么色都有,就是没有好脸色……
一语未毕,便和*图*书是突兀的一声惊叫。
……
头竟是始终不肯回转,一味看着面前的竹林。
天上之秀抖抖索索的指着面前轮椅上的人:“公子,你你你……啊!!”
人影已然消失不见了。
咳,不仅仅是留下了三匹马而已,而是……留在原地没动的马匹,居然足足有三四十匹!
所有屠神队残余高手也纷纷打马而去。烟尘滚滚,蹄声如雷,转眼就消失了。
但,才刚想要出口喝骂乃至拒绝,一股浓烈异常的杀气已然罩面而来,死神之威再度席卷而至。
两女见状顿时感到了不对劲,狐疑的相对望了一眼:这是怎么了?公子……貌似有些反常?
然后就忙不迭的打马逃命,谁知道一共留下了几匹?
季梦展率人重新上马,正待满怀郁闷的疾驰而去,却听见赵平天淡淡说道:“把我的马留下,另外再多留下一匹。”
“不过,这个风君座倒是真的不同凡响,不可小觑,我隐身在这里,只怕连赵平天都没有发觉,和-图-书反倒是他,居然察觉了我的存在,那临别一眼,大有深意啊……”
“公子,我们回来了。”
因为出现在两女面前的,非是往昔那张俊逸不凡的帅气面容,而是一副货真价实的猪脑袋。
季梦展又是一口血几乎喷出来。
除了一些细微之处还勉强能分辨得出来眼前之人乃是白公子,其他的地方,当真是半点也看不出来了……
只是一声令下之后,委实是再也没有脸面在这里呆下去了,两腿一夹马腹,一肚子郁闷的打马急疾飞奔而去。
随即,与赵平天上马,两个人同时策马扬鞭,“啪”的一声,如箭离弦,奔腾而去。
这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到这,到从这离开,貌似一共也就两盏茶的光景!
“算了,我还是先回去禀报公子爷这里的变故再说。”
随即,便有一个人恍如凭空幻化一般地从地上钻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土,一脸的迷惑,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要说季梦展不明白,连我http://m•hetushu.com这会也是迷迷糊糊,这个赵平天怎么会突然倒戈?堂堂杀手至尊,不该是如此心志平庸之辈吧,就风之凌的几句鬼话,只怕连三岁小孩都糊弄不了,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取得了赵平天的全部信任?”
婉儿一听秀儿语气不对,急忙凑过来:“秀儿你这是咋地了,叫得这么一惊一乍的……啊!啊啊!!”
“咳咳……”白公子感觉自己有些尴尬,摸着鼻子:“不是我娘干的,这个……这就是一个意外……对了,就是一个意外……”
终于回到竹林的云端之婉与天上之秀,踏着欢快的步伐冲了进去。
“风君座,现在轮到咱们了。”赵平天的神色,有些急切:“你的危机已解,终于可以好好的说说话吧。”
大统领都像是一只兔子一般逃得无影无踪了,老子还在乎这几匹马?
“只是,若非是这般不堪的心志,又怎么会凭空就相信了一句鬼话?这次事件的变故至多,真真是出人意料,匪夷所思……”
……
不意轮椅和-图-书上的白公子仍旧背对着两人,淡淡的“哦”了一声,又道:“回来了就好,嗯,这里不需要你们侍候,你俩先下去休息吧。”
叶笑道:“危机解除是一回事,然此地仍不是久留之地,咱们另外找个地方,我可安心,你也能舒心的地方。”
这意思很明白。
说着,眼神有意无意的向着某个方向扫了一眼。
再加上那些死了主人的马匹,整个算下来,竟有三四十匹那么多!
连那些已经死去的屠神队高手,他们都没有理会,显然是连收尸的心思也没有了,就任由自己的战友暴尸荒野了。
挠挠头,实在是想不明白:“真难以想象赵平天平日到底是怎么当杀手的,又是怎么混到现如今这般地位?虽然他的实力确实惊人,杀手至尊当之无愧,可是这份心志,实在是……”
这……这还是我们英俊潇洒天下无双的公子爷吗?
“公子,你你……你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夫人又来了?”两女慌忙问道,一个个心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