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章 灵媒之眼?

他此刻浑身血污,几乎如同一个血人,最重要的,‘生无可恋,天下第三’的这个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肯定会被人认出来了的。
白公子淡淡道:“能够保留着,自然会有能够保留的办法,修行灵媒之眼的法门虽然至少要在极高级位面在偶有流传,且数量极为稀罕,但那风之凌若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某种这类法门的心法,且有所成就,那就能够解释的通这个所谓诡异状况了!”
终于,白公子眼睛一闪,喃喃的说道:“这位风之凌总能让我惊异……他居然具备灵媒之眼?在这等低级位面,居然有人能够拥有这等玄异力量,真真玄妙啊!”
“确实如此,那灵媒之眼若是修炼有成,不但可见阳世外物,甚至可以能够沟通阴阳两界,绝非稀奇……”秀儿说道:“便如一般人眼中看来,鬼神之说,纯属无稽之谈;不过,唯有到了修为高深的人才会明白,所谓轮回,乃属真实存在;hetushu.com灵魂既然真的存在,那么鬼魂,自然也是存在的。”
秀儿亦道:“我看与其说是遗憾所在,莫如说是赵平天这一生最深爱的人,最在乎的人,公子,等下我去将赵平天的资料全部找出来,仔细调查一番,当有收获。”
两个人翻身下马,随意将两匹坐骑送给了路边的一户贫穷人家,旋即走进了那间小酒馆。
那个无数人心头最为梦寐以求的人。
带上蒙面巾虽然怪异,虽然有点那啥,但,起码没人认得出来。
但,以这种很那啥的形象示人,反而没有人上前找麻烦了……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大白天带着蒙面巾,看起来就像是有神经方面疾病的人,居然就是灵宝阁的风君座。
叶笑要了一个雅间,与赵平波走了进去,随即便从空间神戒里面拿出衣服来换上,然后两人并不停留,径自从雅间穿窗而出,眨眼便消失不见。
尤其是叶笑和-图-书已经示范在前,赵平天也就跟着照搬了!
白公子轻轻点头:“怎么不会!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别的合理解释了;难道你会认为杀手至尊赵平天是那种一句话就被吓住,或者打动的幼稚人么?”
但,这样继续下去显然不是办法,因为抱有这样想法的人,现在在辰星城之中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多。
白公子淡淡的说道:“其实现在再查,已然于事无补,这个赵平天至少有九成以上的机会,会成为风之凌的铁杆助力,不过亡羊补牢,仍有其用,对那赵平天多一分了解,以后应付起来才能更加容易。”
于是乎,两个人,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戴着夜行人专用的蒙面巾招摇过市,在许多满是嘲讽、讥笑、乃至怜悯的目光中,一路走过。
两个人对面而坐,面前摆着几个小菜,还有几坛酒则摆在身边,垂手可及。
……
秀儿不解的说道:“公子所言自www.hetushu.com然有理,不过在低级位面具备灵媒之眼的之人,基本都是幼年孩童,而且,这些孩童因为能见阳世外物,多半都不健康;而且都会随着长大,灵媒之眼的能力便会逐渐消失……这位风君座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会保留着?”
秀儿领命去了。
渐次地恢复了原本的白皙脸色,英俊帅气的面孔再现,猪头不见。
叶笑与赵平天双马疾驰齐头并进,还只是走出去了七八里的路程,居然先后遭遇到了七八波想要摘取风君座项上人头去领悬赏的有心人;只是根本不用风君座亲自出手,此际比叶笑还要在意风之凌性命安全的赵平波大开杀戒,直杀得鲜血滚滚人头乱飞。
赵平天是杀手至尊,他仍旧只是人,人力有时穷,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抗衡源源不绝近乎全无止息的人流!
不过此刻却是不同,之前的一连串杀戮,早已形成了最新消息,现如今是,只要找到了赵平天,就等于是找到了和_图_书风君座,这样的消息只要有心人就一定知道。
婉儿和秀儿同时转头看来:“灵媒之眼?怎么会……”
到后来,叶笑干脆蒙上了蒙面巾。
现在远远不到吃饭喝酒的时间,酒馆内一个客人也没有。
在相邻彼端小酒馆不远处的另外一家小酒馆,叶笑很大气地甩出一千两银票,将这个小酒馆包了一天。
婉儿点点头说道:“不错。如此看来,这位柔儿姑娘,只怕就是赵平天心底最大遗憾所在了,也是他得名‘生无可恋’的根本原因之所在。而风之凌,则是利用了这一点。令到赵平天完全倒戈!”
受到叶笑启发,赵平天也有样学样的戴上了蒙面巾。
那大汉低头沉思半晌,又再一一仔细诉说,他越说,白公子的眼睛就越发的亮了起来。
而就在他皱着眉头深沉思考的时候,他脸上的伤,却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大白天的罩着蒙面巾,那德行实在是很有些怪异,甚至是很傻……那啥的。
这样http://www.hetushu.com的小酒馆,只怕半年下来的营业额也未必能有千两银子,今天意外遇到叶笑这么一个大款土鳖,大发横财的掌柜一张脸几乎笑成了一朵菊花,二话不说,立即关门打烊,最后连他自己也知情知趣地躲了出去。
婉儿和秀儿同时嘀咕一声:“啊?这还真是挺古怪的。”
白公子淡淡的点点头,认可了云端之婉的说法。
婉儿道:“公子既然笃定那赵平天会成为风之凌的助力,我们这边便再出一个能够牵制赵平天的人,不可使局势失衡。”
若是在平日,赵平天现身某地,倒也不算什么,平白招惹杀手至尊,岂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上了门板,就留下这两位财神爷在里面说话聊心事。
“就是在这句话之后,赵平天就突然倒戈了?”白公子问道:“当时他的表情是个什么样子?具体还说过什么话?你仔细回忆一下再说,一点都不要遗漏!”
一直却到了一家偏僻的小酒馆之中,终于结束了这一路的讶异目光护送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