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八章 “笑”是什么?

叶笑本以为,这位相士多半是个知名相士,甚至可能有诸如天下第一相士,又或者铁口直断、算无不准之类的名头,名动寒阳,让人不得不信的;非如此又如何能令赵平天打消死志,哪想到赵平天居然完全不认识对方,更遑论明了对方底细?
就为了当初阴果融入尸骸之余的一个渺茫希望,他几乎就是生无可恋的活着。
以赵平天这等杀手至尊的心思坚毅程度,这个相士居然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让赵平天相信,就算内里有赵平天自己愿意相信的成分,但那个相士仍旧不会是凡俗之辈。
天机先生?
“赵兄,当日指点你迷津的那个相士是谁啊?对方神异至斯,想来不会是寻常之士吧!”叶笑好奇地问道。
他放声大哭,哭得肝肠寸断。一边哭,一边喃喃道:“我本想,在报了师门大仇之后,了无生趣,就会追随柔儿而去,黄泉路远,我怎忍心让她孤身一人前行,只是,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梦m•hetushu•com里见到柔儿,柔儿每次都告诉我,她一直在我身边……”
赵平天说道:“这位天机先生当时跟我说道:流年江湖,遍地白骨;不愧于心,方遇君主;两世挣扎,一生莫苦;一笑今生,一笑来路;一笑乾坤,一笑亘古;夫妻团聚,只在笑处……”
最重要的,他的话,真的那么神准么?!
若非是亲眼所见,又有谁能想得到,一代杀手至尊,竟然会这么全无形象的嚎啕大哭,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一样……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我其实不认识他,自那日之后,我们也再没有过任何交集。”赵平天脸上露出一丝迷惘。
“当时那位天机先生说的话,我听得就不是很懂,甚至到了到现在,还是感觉跟他说的话有些异样,但我就是心里相信他。”
“前四句‘流年江湖,遍地白骨,不愧于心,方遇君主’想来说的是我浪荡江湖,杀人夺命之事,我虽然至今和_图_书仍自不解何谓‘方遇君主’,但这些年中,我虽为杀手,却极有原则,绝无滥杀无辜之举,更无助纣为虐之事,自问能够说得上‘不愧于心’四字!或者正因为于此,今日才有机缘得遇风君座,终见希望曙光,而后边两世挣扎,说的应该就是我和柔儿,我俩大抵也可说得上是两世为人……但再接下来的‘一笑今生,一笑来路’,就有些费解了;至于夫妻团聚,只在笑处,更加的一头雾水……我仅能参详到,我和柔儿,应该是与一个‘笑’字有许多关联;但,这个笑……到底是指什么?是人、是物,又或者是其他别的,却是不得而知了。”
“十五年前,机缘偶遇到一个相士,他说,阴阳两隔,原属无望,但只要有心,我们仍有相聚之日……我明知相士之言虚无缥缈,却仍是一直抱着这个渺茫的希望,勉力挣扎……我我我……我我……我每每生出死志的时候,就想一想那个相士的话,盼望着hetushu.com,他不会骗我……呜呜……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原来,只要有心,真的有望!”
终于在今日,有了希望!
“他只是说,他叫天机先生;然后告诉我,只要有心,便会有相见一日,而自从那日一别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我也曾有四处打听他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打听到……这个人,似乎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了一般……”赵平天迷惘的说道:“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了,我就相信了。后来我也曾经说过自己:这个人是骗人的,但,不知怎地,内心深处一直觉得,他不会骗我!这里边或者有我愿意相信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我的直觉,直觉他没有骗我!”
“这件事,真的很奇怪,但我的直觉,或者我的心告诉我,只要有心,就能有那一日。”赵平天说道。
当日,他明明就是亲眼看到了心上人的尸骸,亲眼看到了坟墓,但却有人告诉他,还有相见一日!这是一个何等无法相信的事情?
http://www•hetushu.com片刻之后,他竟干脆趴在酒桌上,突兀地放声大哭起来。
“当然是真的……”叶笑微笑道:“对了,今天是七月初八,再有七天,就是七月十五了……我会在那一天,尽可能的先炼出一枚阴灵锁魂丹,先让你们相见一面,一叙别离衷肠。”
由希望到失望,乃至绝望之后的巨大惊喜,一下子充斥了赵平天的整副心胸,他呆呆的站着,瞪着眼睛看着叶笑,浑然不敢相信眼前一切的真确,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在这一刻要爆炸一般。
但赵平天竟然相信了。
一直在绝望之中勉力挣扎。
这多少年的思念,多少年的深爱,多少年的愧疚,多少年的等待……
赵平天一边说,一边沉思往事,回想当日遇见天机先生之时的每一点每一滴,他现在可以笃定那天机先生当真是不世出的奇人,早在许多年前,就算了今日之事,昔年的那次相遇,乃是莫大机缘,也许有某些遗漏却可能影响自己两人的未来,却浑没注意,叶笑的脸色已经变m.hetushu.com了。
叶笑也感觉奇怪:怎么会有这等事?真的存在铁口直断的事情?
然而叶笑确实很明白赵平天的感受。
啪嗒啪嗒……
这个答案,让叶笑大为惊愕。
赵平天的眼泪,便如是一条小河一般的流淌下来,点点滴滴落在地上,竟然汇成了一滩水渍。
“当时……他具体是怎么说的?”叶笑问道。
他就像一个负重前行的旅者,一直背负着沉沉的负担,从来没有放下过,哪怕再苦再累,也没有放下过,始终一路前行。
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到底是何来历!
自己貌似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在这个寒阳大陆,有什么天机先生,若是真有这种观人生死,断人未来的超级相士,怎么也没可能名不见经传吧……
他呆呆的坐着,眼中的惊喜慢慢的汇聚,竟然涌出来两眼泪水;这位刚强的汉子,一代杀手至尊,竟然突然之间,就好像个孩子一样,裂开嘴呜咽起来。
而且还一直坚守着这个近乎不可能达到的愿望,生无可恋地挣扎着活到了今时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