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四百六十八章 必死

步惊天眼中寒芒爆射,淡淡道:“你说你能救我?”
凌无邪挑挑眉毛:“这位风君座心智当真了得,纵处劣势,仍可洞悉对方弱点所在,三言两语之间令到对方投鼠忌器,有力难施;至于那位所谓的天下第一高手……咳咳……”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面对的对方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心性方面竟是完全没有半点可取之处。而且,骨子里极端的贪生怕死,却偏偏又欺软怕硬,色厉内荏。”
从来不曾将国家大事正义良心摆在心上;行事只求自己想做就做,随心所欲。
“这等先抑后扬的做法,若是运作得好,或者说,这个所谓的步惊天做人上但凡还有一些可取之处的话,那么,只需要话锋稍稍一转,彼此就可以化敌为友,而且,从此之后,就算不会多一个打手,也能得到一个强力臂助,当然,那个步惊天也可以逃过死厄,甚至日后颇有未来的说。”
局面一时先入僵持,叶笑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斜着眼和_图_书望着这位天下第一高手,一脸的桀骜不驯,一脸的找揍欠抽。
他阴沉着脸,轻声说道:“风君座眼力不差,老夫委实已然命不久矣,但却还不至于到被一个毛头小伙子指着鼻子大骂,还要满嘴阿谀、摇尾乞怜求人救命的地步!风君座,你在挑战我的容忍极限,老夫活了这么些岁月,若是临了临了,能带着一位丹道大宗师一起上路,也未尝不是一件趣事!”
还有……步惊天的身体状况,当真是如同这位风君座所说的一般么?
至于那个什么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
他现在委实是去到了生命的终点,甚至便如叶笑所言,随时可能陨灭;但,这却并不大代表,便可以承受别人的侮辱!尤其,他雄踞天下第一多年的威名,更加不容任何人随意糟蹋。
而在步惊天身后的两大门派高手,此际一个个脸上神情很精彩,简直是精彩至极。
“这个家伙到底想要想干什么?这又是搞得哪一出啊?”天上之秀http://m.hetushu.com在空中真心得看不懂了:“对方这么强的实力来找麻烦,他居然一句一句将事情搞得对方上不来下不去的……偏偏他这边的实力,根本就没有抗衡余地……简直是找死的款!”
这人乃是公子的朋友,自己两人若与放对,感到为难的只会是公子,而且就算抛开这层顾虑,这家伙虽然是个二货,但一身实力却是实打实的惊天加动地,实在是招惹不起,两女正是明白这点,勉力压下怒火,只是白眼珠子刷刷的翻了又翻。
步惊天闻言又犹豫了一下。
婉儿秀儿同时双眉一竖,目绽寒芒,显然被这句“头发长见识短”给激怒了,只是,旋即却又将怒火压了下去。
叶笑无可无不可的说道:“以我的丹道修为,若是我都救不了你,整个寒阳大陆还有其他人有资格说能救你么?不过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就看你这老小子这会的态度,还是不要抱太大得奢望了!”
真是呵呵了。
他一生杀人无算http://www.hetushu.com,残暴至极,向来我行我素,肆无忌惮。
叶笑冷笑,针锋相对说道:“一起上路?趣事?想与我同归于尽?可以啊,你不是号称你就是一个传说么?正可在你的生命尽头,将你的传说再续一章,来个传说终章,传说伴着丹道宗师一道共走九泉,相信就不再是传说,而是缔造神话!”
他么的,这叫怎么一回事?咱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么?怎么就僵在这了,下一步怎么继续啊?!
有些话,说起来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却是难得很。
这个家伙,完全不同于宁碧落、赵平天,万正豪等,绝对不值得自己为他做什么!
凌无邪嘿嘿一笑,道:“所以说啊,女人啊,头发长,就是见识短,古人诚不欺我,至理名言,至理名言。”
但,对面的步惊天既不敢揍,也不敢抽,空自气得呼呼喘气,半点也不敢妄动。
说到‘天下第一高手’这六个字,凌无邪脸上的神情也很是精彩。
空自气得肚皮如同癞蛤蟆,一鼓一鼓m•hetushu•com,眼中恶毒的光芒闪烁不断,却就是不敢当真出手。
“及至真实洞悉对方心性之后,这位风君座直接就烦了,连转圜也不想转圜了。这会显然是在考虑如何搞死那个第一高手!不信你们就继续看下去,这位天下第一高手若是不死在这位风君座手中,那才是咄咄怪事!”
看来,再收个小弟的打算,注定是要泡汤了……
“这是这位风君座的如意算盘,总体来说,也可算是一种互利互惠的局面,非是损人利己,或者是只利己而不惠人。”
步惊天勃然爆发!
以至于凌公子在说这几个字的时候,真心感到了良心有愧,所谓抹杀良心说话,不外如是。
现在,他虽然已经被叶笑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遏,但,却是死活迈不出出手的那一步!
若是白眼珠子能砸人,此刻的凌无邪恐怕早已经被砸的骨头都烂了。
纵然是天下第一高手又如何,一旦被人拿捏住了软肋,第一高手也不过是不敢动手罢了!
只是叶笑望着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高手,心中不禁www.hetushu.com一声叹息。
毕竟没有了命,便是什么都没了。
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目光复杂。
对于他来说,面子固然重要,但,性命却是最重要的东西。
“若是我不肯援手,管你惊天还是不惊天,都注定难逃死劫,而明知这一节的你不说好好求我,乞求我心慈面软,救你老命,居然还敢威胁我?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实在是无法想象,就这样一个自己一口气就可以吹得他魂飞魄散的家伙,在这一个位面居然还是天下第一高手,居然还是什么传奇,传说,还要缔造什么神话,什么时候起这些玩意,那么好的缔造了呢……
“那位咳咳高手……初来的时候,这位风君座就已经看出端倪,情知其人命不久长;而他却有办法,让这个家伙能够继续活下去。既然有此王牌,这位风君座自然就想要占据主动;甚至还有一种想要招揽收为己用的想法……具体做法就是,先把你打落尘埃,把你的傲气完全打掉,然后,我再搭救你。”
这是他活了一千多年,所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