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四百八十五章 吓到了!

东天大帝的媳妇!西天大帝的妹妹!
看什么看,你还看,我和婉儿跟你不熟不知道么?!
这番心思若是被凌无邪知道,尤其是最后那一段,恐怕这货哪怕是累死自己也要不断的吐口水,直到自己的口水将这位异想天开的风君座淹死为止!
真的,这已经是最最保守的估计了!
普天之下,谁敢欺负天后娘娘的关门弟子?
所以说,这位大能才是真正意义上地天地宇宙第一惹不起!
谁不知道,天后娘娘为了寻觅一个合心意的衣钵传人,已经前前后后寻找了多么漫长的岁月……
这什么人呢,无论是美梦白日梦痴人说梦,也没这么做的吧?!
经过这大出意外的意外之事一吓,可怜的凌公子显然是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开口想要说话的初衷了。迷惘地瞪着眼睛,翻着白眼琢磨了半天,挠着头,问秀儿道:“刚才我想说什么来着?”
叶笑心中自然是觉得,这位梦怀卿前辈,闯出来和-图-书的名堂越大越好!
那可是天后啊!你说有没有名?
“……”秀儿瞪着眼睛看着他。
很有名?
原因无他,实在是……
实在是忒让本公子惊悚了!
这位风君座,居然直接将她老人家的名字搬了出来,还那么的浅藏辄止,轻描淡写……
以天后娘娘的为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宝贝被人欺负了?
还有这样介绍自己名字的?
你敢不敢再淡定一定?能木能?!
“风君座您……有所不知了……那位梦前辈……咳咳咳……”凌无邪艰难的翻着白眼,拍着自己的胸口理顺气息,被噎的翻了个白眼说道:“在天外之天,真正很厉害的说……无人敢惹……咳咳……”
叶笑这句话,在心中过了一遍,却没有说出来。
凌无邪闻言,又是一阵猛咳,又是口水鼻涕横溢,最后更是险些吐出了舌头在晃荡。
当然了,若是娘娘的那位弟子主动出去欺负人,娘娘倒是会乐和*图*书见其成滴,毕竟娘娘对于欺负人,很是行家里手的说!
“咳咳咳咳……窝咳咳咳咳……咪咪咳咳咳……咳……”这一顿咳,真正是咳嗽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阴阳错乱,以凌无邪公子的修为和修养,也几乎将眼泪鼻涕都给咳出来了。
婉儿和秀儿狠狠的低下了头。
这世上本已再无能够令到两位大帝联袂出手的存在!
这风君座这句话实在是说的让人无言以对。
有一些名堂?
“刚才凌兄你说……你的尊讳叫凌无邪。”叶笑很是有耐心的提醒道。
他么的,老子居然被一个男人给牵手了?还要握的这么紧,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位关门弟子早在第一时间就变身成为她的心头肉了!
“对,对,风兄,风兄啊风兄。”凌无邪一把握住了叶笑的手,很郑重的道:“风兄你可一定要记住我,我的名字,叫凌无邪。凌无邪的凌,凌无邪的无,凌和_图_书无邪的邪。”
实在是忒危险了!
名堂越大,身份地位也就相对越高,那样,小丫头也就可以更加的水涨船高。
因为若是当真那么做的话……保守估计,也得被活活的扒掉几层皮的啊。
叶笑眯着眼睛,沉思的说道:“嗯……天外之天……天外之天啊……”他的眼睛眯着,似乎陷入了悠久的沉思,一股前所未有的沉凝气势,悄然无意识的散发出来。
这真他么的太强大了吧!
彼时,我一定要看看,这个寰宇苍穹之下,真正的主宰高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若是能跟他们交交手过过招……那才是我生平至愿!
跟这样一个二货熟悉,说出去真正的丢人呢,难怪公子从来都不会提起这个二货兄弟!
那可是天地之间的主宰之一的老婆大人!
不说别的,就算是我凌无邪加上梦无真还有另外七八个无法无天的纨绔联手……那也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不敢生起和*图*书……
岂止是有名,那简直就是太有名了!
至于说有木有名堂?
你想说什么……你问我?
但千万不要置疑,若然梦怀卿被欺负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两位大帝决计不会有任何犹豫,联手不要脸算什么,将欺负我老婆/我妹妹的敌人彻底的挫骨扬灰,才是正经……
叶笑闻听凌无邪给出的评断,即时放下心来,宽怀地说道:“听到凌兄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一直担心,我那位朋友是不是会被人欺负……”
一定!必定!
这些个身份够不够,够不够有名?!
天外之天么……纵然相隔无数位面,我仍是要冲上去的!
凌无邪张着嘴,瞪着眼,好容易吸了一口气,才刚要说话的当口,突然猛烈地呛咳起来。
一时间,凌无邪唯一的感觉就是貌似有些惊吓过度而尿急了……卧槽,在这里居然还隐藏这么危险的事情,我是不是应该提早一步走了呢,虽然这样做有点对不起朋友……
难道以http://www•hetushu.com为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么!
放眼整个宇宙之间,能够惹得起这位梦怀卿的……估计根本没有这等人!或许还有人能够招惹得起东天大帝,但,试问谁能惹得起两位大帝联手?
同感颜面无光,这脸简直就是丢到天外之天去了!
然后又是一阵冷场。
当然,若是能够战而胜之,就更加理想一些!
不说别的了,她除了是主宰之妻之外,还是白沉的娘!外加梦无真的姑姑!
“怎么,难道这位梦前辈,在天外之天是很有名的么?”叶笑有些意外的问道:“看几位的样子,这位梦前辈竟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名堂么!?”
但若是有一天那位天后娘娘知道我在这里面做了手脚,搞了名堂,也不需要他老人家做什么,只需要轻描淡写的跟我爹说一句话……我爹就能把我挂在房梁上风干了……甚至这都是最轻最轻的惩处了!
叶笑嘴角抽搐,一脑门子的黑线,再看着被这家伙握在手心的自己的手,一时间,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