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网成擒!

只要她这会点头,出声说放咱们离去,那么,今夜的死厄也许就能解除了。
死了三个兄弟,虽然悲伤,虽然满腔恨意,但,只要自己五人还能够活下来。只要这会能够活着离去,相信日后自有报仇的机会!
叶笑转头看着冰儿,见冰儿虽然多少有些恶心,但,样子委实不是如何严重,非是刻意强忍。
及至看到一脸奇异,即将恶心呕吐的叶笑和冰儿,终于无奈的摊摊手,陪笑道:“一不小心,用力太大了,把场面整得邋遢了,是我的不对……”
“公子……你问我……我想要将这五个人怎么办??”冰儿满眼尽是迷惘的看着叶笑,伸出白嫩的手指头指着自己,红唇兀自微张,这会的小模样儿当真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因为冰儿绝对想不到,叶笑会将这五个人的最终处置权力交到自己手上。
“委实是有不少次了。”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一脸灰败:“我们也是供人驱使,毫无办法。”
就算已经知道了对方实力强得难以抗拒,今http://www.hetushu•com生今世,再无任何复仇的可能,总还有一世人可活,若是能活,谁会想死呢?!
地上瘫软的五个人却同时目光一亮。
咔嚓嚓……
叶笑对某个滚刀肉长辈无可奈何,再者那也不是什么大事,转头看着地上幸存的五个人,有意无意的向冰儿问道:“丫头,这五个人,你打算将他们怎么办呢?”
这位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的一颗大好头颅,就这么在宋绝手中被生生爆裂!
更加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主张别人的生杀大权!
纵然砌词狡辩,硬说这次就是第一次,不说那两位,就算那姑娘都不会信的;但如果说这不是第一次,恐怕接着临身的,就是许多生死不能的刑罚。
“是的。来袭者的黑衣蒙面人一共八个,迄今为止已经死了三个。”叶笑淡淡道:“他们想要掳走你,对你造成莫大的伤害,所以,作为最直接的受害人,究竟要怎么办,具体如何处置他们,都你说了算。”
只是和图书话到后来,貌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圆下去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宋绝飞身而起,一闪七丈空间,手掌自衣袖中身处的同时,已经跨越了八丈距离,一把抓在了那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头上,用力一按,喝道:“你也下去吧!”
宋绝自知是自己的不对,一脸讪讪,还有些懊恼。
叶笑一阵无语。
“宋叔,你看你搞得,怎地这般满目狼藉……”叶笑指了指院子:“这……也太恶心了,要是在外边倒也罢了,眼不见心不烦,这可是咱们住的地方;被这些脏东西给污染了,得下多少功夫情理,就算清理干净的,心底也不舒服啊……”
再看看地上的一地血肉,咂咂嘴,还是没能没出说话来。
若是以最时髦的话来说,那就是萌,简直是萌呆了,太萌了,萌的不能再萌了,当然叶笑所处的那个位面貌似没有这么贴切的形容词!
这俩位怎么看都是老江湖,谁不知道谁?
不回答,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若是如实m.hetushu.com回答,貌似只会更加激起对方的怒气,还是死路一条?!至于说,用花言巧语回答?!
没有人会怀疑叶笑的话,也许不经意的一个字,就葬送了这最后的机会,五人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到冰儿那边,希望这个清纯美丽善良的姑娘,能够大发慈悲的,给他们一个生的机会!
似乎对乍现眼前的满目血腥,并不是多么的难以接受。
就以一个女孩子的心性而论,乍见这等血腥场面,怎地都会有心理生理不舒服的迹象出现,若是全无不良反应者,才是不正常的现象,冰儿就只是干呕一下,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负面状况出现,已经是很难得了!
实在不知道说啥才好!这老货,摆了半天潇洒造型,结果一出手就将这个干净的小院子搞成了修罗屠场,姜还是老的辣,貌似不太对呢!
宋大管家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无语。
早已洞悉五人心意的叶笑头也不回,淡淡道:“谁敢多说一个字,五个人一起死!”
五个人面面相觑,竟不知道该如何回hetushu.com答。
刚才本来是想要好好的装一下逼,拿出巅峰的高手风范,过把瘾,外带在叶笑、冰儿丫头树立起高大光辉形象,不意结果却是搞得血肉模糊,一点美感也没有,讪讪地道:“尽胡说,老爷们见点血怎么了,能有啥事儿,反正早晚都是要杀的,早点见血早点习惯……”
甚至,还有几分冰冷的杀气,不经意的显现出来。
旁边,宋绝脸色森冷,面前,叶笑眼神凌厉。
“很多次了么……”冰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哀痛;也就是说,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好人家的女儿,正在如花年纪,正在做梦的年龄,一朝变故,就被他们这些人给彻底的毁掉了!
长得太美,本身就是一种弥天大罪!就是一项原罪,就是倾家荡产之因,抄家灭族之源!
身后五人之中,正自有人将要出声哀告求情,闻言之下,立即紧紧的闭住了嘴巴。
就像是一个被一铁锤砸烂了的西瓜!
至此,叶笑心底松了口气,却又叹了口气,心道:这丫头还真是一个天生走江湖的料子。这等血腥http://m.hetushu.com场面,居然这么快就有些适应了,只是……未免适应得太快了吧?当年自己初次面对类似场面的时候,好歹还适应了小半天,外加还吐了一小场呢!
这个小丫头,一看就是那种不谙世事的,这样的女子,性情刚烈是一回事,刚才生死一发,为求救主,为求全身,舍命一战亦在情理之中,然而这样的女子,通常还有一种特性,那就是最容易心软。
冰儿倒也没有让他们多等,因为冰儿就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即想起了刚才他们说过的话。
大致明了始末缘由的冰儿思索片刻,不禁犹豫了起来,似乎举棋不定,一时间难以做出判断。
而且,眸子里面的光芒,满是一片清冷,不见丝毫焦虑紧张,乃至惶恐。
“呕……”冰儿干呕了一声。
冰儿转头问道:“我刚才问过你们,你们做这种事,难道就不觉得良心亏欠,真的就能心安理得么?你们跟我说,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现在彼强汝弱,你们又作何感想?!现在我再问你们,在此之前,你们有做过多少这样的事情?”